《星艦征途》

下載本書

添加書簽

星艦征途- 第56部分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趙君玉一個踉蹌,撞開了一個通道,頓時看到了躺在手術臺上面的阿賴耶。
    曾經總是微笑著的笑容,還有那柔韌兼且堅強的身體,此時卻仿佛一個精致的人偶一樣,安靜的躺在了手術臺上面,任人擺布。雖然臉上依舊是安靜而且圣潔,但是那隱隱間帶著的痛楚,卻不禁意的叩開了他的心扉,悄悄的鉆入了最深處的心魂當中,化為了永恒的烙印。
    “她究竟怎么了?”
    他輕輕的握住少女的手,動作異常的輕微,唯恐將這宛如瓷器一般的細膩潤白的手臂弄傷,雙目之中點點淚花濺落,話音當中也帶著后悔,甚至是對自己的自責。
    “系統遭到攻擊,整個核心程序險些崩潰。正是因此,所以她……”
    上官琉璃看到這位曾經堅強的艦長,在這個時候居然露出這種彷徨、無助,甚至是帶著祈求的神情,頓時感到自己再也說不下去了,畢竟依照這種狀況,能夠將其神志保存下來已經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趙君玉一聽,只覺得自己腦海里面,整個爆炸開來,炸的自己神志失措,喃喃自語道:“為什么會這樣?誰能告訴我,為什么會這樣?”說話間,淚水越發控制不住,一顆顆落下宛如易碎的水晶一般,在手背上面濺開,將折射的場景也一并的粉碎。
    “這就是沒有實體,僅僅只是以虛體存在的問題。僅僅以程序訊息存在的程序,會因為外界巨量信息的侵入而產生畸變,并且最終導致程序的崩潰。她并沒有屬于自己的實體存在,當面對外界沖擊,自然是難以抵抗!”冰靈站在一邊,看到趙君玉為阿賴耶痛心的樣子,不由得感到芯片當中運行著的程序也變得躁動起來,頓時滿是不悅的說道。
    “那你一定有辦法吧!”趙君玉頓時醒覺,連忙站起來抓住冰靈的衣襟問道,話語當中帶著祈求。
    他突然意識到,也許冰靈有辦法解決,畢竟她和阿賴耶也是一樣,都是以龐大基數的構建出來的超智能生命體,從生命的構成形式來說,都有類似的存在,如果是這位的話,也許有解決的辦法。
    冰靈也沒想到趙君玉居然會這樣做,一時間整個人都僵住了。
    她不由得將目光掃過躺在手術臺上面的阿賴耶,曾經和自己對抗時候的氣定神閑,但是此刻卻只是一個儼然奄奄一息的孱弱生命,當即搖搖頭說道:“對不起,我也沒辦法。畢竟,我對她的構成形式并不熟悉!”
    趙君玉卻是不聽,執著無比繼續問道:“可是,你不是和她一樣嗎?”話音當中,五指也死死的扣著冰靈的衣衫,整個人都快要跪倒在地,一副悲痛欲絕祈求的樣子。
    “怎么可能一樣?”冰靈心中惱怒之下,當即伸手捏住趙君玉的手臂,將其整個推開,繼續道:“你應該也知道,承載我的意識的八百億顆類神經元結構光子芯片,是通過模擬人腦的結構而強行催生出來我這個意識的。正是因此,所以承載我的意識的硬件基礎無比強大,即使遭受相當強烈的沖擊,也可以支撐下去。”
    她說到這里,也不由得感到了一絲懼意,那個曾經和自己勢均力敵分庭抗禮的存在,如今在那些外星人的攻擊之下,居然變成了這個樣子,心中也不禁生出兔死狐悲的感覺,甚至于對外星人的敵意,也越發濃盛了。
    “但是她呢?僅僅是人類潛意識里面催生出來的類智慧程序一類的存在,而人腦這種東西本身也具備自己的意識,雖然在平時里因為特殊的機制被壓抑住,但是其能夠利用的計算力卻是有限的。從基礎硬件的數量還有質量,她和我都存在著顯著的差距,除卻了因為人腦所展現的那種創造性之外,其余的根本比不過我!”
    “而在遭受到了外星人的攻擊之后,本就脆弱的核心程序也很快的崩潰了,而維持其存在機制的人類,也因為受到外界的擾動紛紛蘇醒過來。這也導致本就薄弱的硬件基礎進一步縮小,她能夠維持自身的意識已經很不錯的,但是過去那種能力,估計是再也不可能出現了。”
    冰靈看著趙君玉此時完全崩潰的樣子,也頓時露出了幾分不悅,當即斥責道:“話說回來,你就不能夠振作一下嗎?又不是一定會死,你弄出這個樣子來,有意思嗎?”
    趙君玉聽到這話,原本黯淡的眼睛頓時亮了亮,連忙問道:“難道,她還有存活的機會?”
    “也不完全算吧!至少,這個家伙還是為自己留有后路的,至于成功率是多少,我也不是很清楚。”冰靈見到趙君玉這完全忽略自己,將關注完全投入另外一人的表現,相當的惱怒。
    要知道,當初將他弄出來的,可是自己啊。
    但是這家伙居然嫌棄自己脾氣暴躁,直接投入了那個千年冤家的懷中,這種近乎背叛的行為,怎么說也算是背叛的行徑吧,但是她又限于雙方的身份,很多的事情都無法進行,只好令這個家伙在這里囂張猖狂,甚至越俎代庖,試圖取代自己的位置。當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什么方法?”趙君玉連忙問道。
    “思維移植手術!”上官琉璃在一邊說道:“將承載自己意識的數據轉移到人腦上面,并且確定下來。這是唯一的方法,但是受限于信息量的龐大,還有技術連接當中的復雜以及信息的失真問題,以及目標人體自身的素質問題,此項技術一向是成功率極低,百萬次當中成功率只有一次!”
    “那,這次的手術成功了嗎?”
    趙君玉當即盯著沉睡當中的阿賴耶,伸出手輕輕撫摸了一下她的臉,想要將眉宇間的一絲痛楚也抹去。
    上官琉璃輕輕的點了點頭,神情略顯傷感說道:“素體是經過專門培養出來的特殊個體,并且經過了長期性的調整以及適應性實驗,雖然將成功率提高了幾個數量級。但是這次的手術能否成功,還得看上天的意思!”
    
    第一百一十章失去的情感
    
    “也就是說,也可能就此沉睡不起嗎?”
    趙君玉的聲音異常的柔軟,唯恐將阿賴耶驚起,他輕輕的將她的手握住,想要感受到她那本該存在著的生命力,但是柔弱無力的手臂,卻并沒有任何的溫度傳來,就像冰塊一樣,充滿著寒冷的死氣。
    “有這個可能性,但是也可能會蘇醒,總之一切都不確定!”上官琉璃在一邊看著兩人,心緒充滿酸澀,聲音異常低沉。
    進行這項手術的她,十分清楚這種針對腦部進行的手術成功率究竟有多么復雜,在微觀層面對神經元進行修改,并且在分子層面進行修復工程,這種完全等同于神經再造的技術,其復雜程度絲毫不亞于制造一枚芯片的復雜。
    正是因此,她對這項技術的困難,還有成功的可能性,十分的熟悉。
    趙君玉身軀微震,輕聲問道:“那這個可能性是多少?”
    “如果三天之內還無法蘇醒過來,那么就沒有生存下去的可能了。”上官琉璃深吸一口氣,滿心擔憂說道:“但是三天之內的話,還有復蘇的可能。總之,一切只能夠聽天由命了。”
    “三天時間嗎?只有三天的時間嗎?既然如此,那么就讓我陪你吧,度過這可能的三天!”趙君玉神色黯淡,低沉著的聲音也充滿著依戀,而且充滿著苦澀。
    “可是,長官。這三天之內,那些事情怎么辦?”一邊肅立著的烈冰邁前一步,對著趙君玉問道。
    他雖然知道這個時候趙君玉明顯是處于氣頭之上,但是出于對目前星艦狀況的擔憂,還是堅持自己的意志站出來說道。
    畢竟依照目前的狀況,星艦絕對不能夠沒有統領,不然的話一切的事情都將很難以展開。從各處設備的維修,燃料消耗的補給,戰斗機器人的重新制造,乃至各個武器平臺的維修,這些工作都需要得到合理的規劃分配,才能夠迅速展開維修工程,而這一切都需要來自于艦長的指揮。
    他在這個時候已經無法想象,一旦那些艦員知曉艦長此時居然消失三天時間,他們又會做出什么令人難堪的事情呢?
    “出去!”
    沒有回答,只有異常的排斥。
    趙君玉置若罔聞,完全和尋常相反的張口就是斥責道,毫不留情也沒有任何反應,就這樣直接表現出自己的排斥。
    “可是,趙長官——,我們實在是不能夠沒有領導!如果你不干了,我們又該怎么辦?”
    烈冰見此,心中越發緊張,再次提高聲音企圖吸引趙君玉,就連一邊頻頻示意的王啟年也沒有在意,執拗的想要發表自己的意見。王啟年一見,連忙走上前,切著耳朵說道:“快停下,別再說了!”
    “可是——”
    烈冰一張口想要爭辯,卻見旁邊的王虎一把走上前將其嘴巴都唔住,令其無法在說話。王啟年也是輕嘆一聲,掃過一副傷神的趙君玉,低沉著聲音對著烈冰說道:“不管發生什么事情,現在他是艦長。既然他還沒有選擇辭職,那么我們就必須要聽他的話,你記住了嗎?”
    只是烈冰卻也是執拗,身子不斷的掙扎著,想要掙脫王虎的鉗制。王啟年眼見與此,也只好對著王虎說道:“看樣子,你也不會聽的。王虎,將他抬出去,別在這里騷擾病人了。”說完之后,也連忙上前幫上一把,將烈冰的身體架起來,就是朝著門外抬去。
    “我們也出去吧!”
    上官琉璃也仿佛感受到了周圍凝重的空氣,當即對著身邊的兩位小護士說道,然后就轉身離開了這個手術室。很快的,其他人也陸陸續續的從這里消失,而整個手術室只剩下重傷不醒的阿賴耶,悲痛欲絕的趙君玉,當然還有在一邊看著的冰靈。
    冰靈盯著趙君玉,張了張口想要勸說他重新振作起來,卻發現自己居然沒曾關心過這位年輕的艦長。
    從一開始將其“召喚”出來之后,除了將一堆絕對算得上是艱巨的任務丟給對方之外,其他的從感情、身體健康乃至于其他心理方面的東西,從來都沒有注意到過,僅僅是將其當作一個可以處理任務并且解決任務的工具而已。
    她直到這一刻,才突然明白過來,自己究竟欠缺什么東西。
    “唉,就算是勸你估計你也不會聽的。”她微微扯出一個似笑非笑的神情來,說道:“但是也許我也需要改變一下了。至少這段時間,就讓我來處理那些事情吧。”說完之后,只留下了趙君玉一人在這里,靜靜的陪伴著阿賴耶。
    “果然,我就是一個笨蛋!就連愛情都不知道,只知道等候的笨蛋!”趙君玉并沒有注意到周圍消失的眾人,也沒有在意周圍環境的變化,只是靜靜的坐在了座位上面,神色憔悴看著躺在床上的那個人。
    靜靜的躺著,什么都沒有做,就像是陷入了自己夢境當中的睡公主一樣。
    不知道,她在另外一邊的世界,究竟在做著什么樣的夢?
    又或者,她還會記住自己嗎?還會不會一如既往,如同過去的那樣,不管什么時候,都異常的溫柔陪伴在自己的身邊嗎?
    思緒混亂著不斷的冒出各種的場景,而噙滿淚水的眼眶充盈著眼睛,也朦膿了眼前的事物,而直到此刻他卻發現自己居然是一個笨蛋,直到現在才明白過來,原來自己已經悄悄的陷入了愛情當中。
    是的,從第一次見面的那個時候算起,自己的心底就已經悄然被侵入了一角。
    但是之后他就因為過于忙碌的事物,以及壓在自己肩膀上面的重擔,而忘記了最初開始的悸動,甚至于將對方那不計賠償的守護,當成了理所應當,甚至是自欺欺人的視而不見。而直到失去之后他突然發現自己從一開始到現在,居然就連超過一小時的相處都沒有,除卻了偶然間相遇時候的邂逅之外,其他的完全都是一副公事公辦的樣子,根本就不曾表現過自己的感情。
    他直到這一刻,才明白過來自己居然是這般混賬的東西,但是腦海里面對她的思緒卻完全停滯不了,只能不斷的訴說著自己的期望,一次又一次直到永遠,甚至沉入睡夢當中也不曾停歇。
    “但是,至少請給我一個機會,一個能夠償還的機會,別這樣突然就消失了。不管如此,我永遠愛你!”
    
    第一百一十一章戰爭并未結束
    
    “喂,你將我們叫來是什么意思?王啟年!”
    沉悶的房間,還有暗沉的光芒,數人坐在鄰座當中,目光盯著其他人默不作聲。
    成浩似乎因為抵抗不住周圍壓抑的氛圍,當即放下手中的終端器,張開嘴打破了房間的寧靜。
    王啟年神情一冷,盯著他說道:“我只是想要向各位詢問一下,如果艦長不在了,那我們該怎么辦?”說話時間,眼神也異常銳利,掃過了在場的眾人,而如果有人到這里的話,就會發現坐在這里的基本上都是負責各自崗位的高層領導。
    除了負
小提示:按 回車 [Enter] 鍵 返回書目,按 ←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 鍵 進入下一頁。 贊一下 添加書簽加入書架
手机网络捕鱼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