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艦征途》

下載本書

添加書簽

星艦征途- 第27部分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br />     “我來幫你處理吧!”
    阿賴耶眼見如此,連忙走上前,將手按在了趙君玉的身體上面,伴隨著一陣綠芒他曾經斷裂的傷勢也恢復如初了。趙君玉見此當即心生疑惑,問道:“這些家伙的武器怎么這么怪?居然能夠影響我的權限,甚至阻斷恢復指令?”
    是的,依照他的權限設定,整個虛擬世界當中,一般的武器根本無法對自己的身體造成損傷,就算是一時不察受傷了,也會利用自身具備的權限迅速恢復,從而避免不受到影響。但是這些武器不僅僅鉆破了屏障,而且對這具近乎金剛不壞的身軀也造成了嚴重打擊,這種武器當真是古怪異常。
    “他們的武器和一般殺傷性武器不一樣,是專門制造對付我們這一類的侵入者的。通過數據編程之后的武器,在命中目標之后,會自動釋放出相應的病毒,從而阻斷整個虛擬身體的運行。因為每一個人都有不同的習慣,所以他們的武器均有不同。有的以火槍形式出現,有的則是以冷兵器的形式出現,彼此之間造成損傷也各有不同。”阿賴耶在一邊解釋道。
    “換句話說,這些武器是電腦病毒的外在表現形式嗎?”
    趙君玉輕嘆一聲,看向那些滿是敵意的幾人,也明白這些武器究竟是怎么來的。
    借助于自身的編程能力,篡改網絡當中的數據,并且借此摧毀一些軟件程序的運轉,甚至導致部分硬件的損壞。而這些技能,曾經是一些黑客們慣常使用的方式,盡管他們所使用的方式略有些差別,但是事實上這就是這些武器存在的基礎。畢竟這個世界是虛擬世界,一個數據涌動的世界,只要有能力完全可以進行數據篡改。
    “的確如此!而他們,就是被系統賦予權限的管理者。”阿賴耶神色黯然,點點頭承認了這一點。
    這個世界并不算是完美的,很多的地方都存在著漏洞,而這些漏洞的存在,也就意味著一些違規手段的使用,甚至是被某些有心人所利用。天心城畢竟不是完美的,運行整個世界所產生的龐大數據流當中,存在著相當多的缺陷,而這些缺陷有的時候會被某些罪犯利用,為此系統衍生出了這些具備古怪能力的管理者,而所有的目的都是為了維持天心城的運轉。
    “既然如此,那么我也不可能就這樣呆在這里,承受單方面的威脅了。”趙君玉手一招一柄青鋒寶劍陡然出現在手中,格住凌空劈來的戰劍,畢竟之前不過是因為未曾警覺才被偷襲受傷,如今儼然恢復過來了,對付這種攻擊自然是得心應手。
    他看著眼前的亞當斯,還有旁邊圍過來的四人,自信滿滿說道:“更何況,想要讓你們知道真實的狀況,只怕也不是很容易的事情吧。”說完之后,信手一揮帶出陣陣罡氣,震裂碎石顯出幾分肅殺。
    沒錯,但看這些人眼中的敵意,他就知道想要和解完全是自討苦吃的事情。
    既然如此,那也沒有必要再繼續堅持下去,至少現在必須要從這個所謂的戰斗領域空間當中脫離出去。
    “真實的狀況?以莫須有的事實,卻以市民的生命為食糧,你這家伙還真是恬不知恥啊!”
    又一次的撞擊,亞當斯察覺到了眼前之人的頑強,當然還有那種久居高位的氣定神閑。他認識到眼前之人,和自己曾經獵殺的那些人截然相反,完全是一個及其強力的對手,當即對著周圍伙伴們吼道:“夏娜、羅斯、冷絕,跟我一起上,夏瑪露全力維持空間的穩定。大家一起將這個家伙干掉。”
    “我知道了,現在就開始過來!”一時間,旁邊的一位身材嬌小、一頭修長紅發的少女擎出一柄太刀驀地襲來。
    修長的太刀銳利無比,竟然直接截斷了趙君玉手中的寶劍。但是趙君玉卻神色平靜,棄了手中的寶劍,避開忻來的利刃,驀地欺身靠近,一雙肉掌就是朝著對方轟去,這一擊若是命中,就算是不死也會身軀受損,再也難以繼續行動了。
    “鐺”的一聲,劇烈的顫音嗡鳴而起,趙君玉定眼一看,便見眼前出現一位紅發藍瞳的青年男子。
    趙君玉看著眼前出現的阻擋者,笑道:“看來,你們的配合倒也不錯嘛!至少居然能夠擋住我的攻擊。”他不敢說自己一定是第一,但是長久以來的訓練,卻也賦予了自己超強的運動能力,更何況那超乎常人的身軀和大腦,更是賦予了自己強有力的力量,縱然面對這幾位的圍攻也渾然不懼。
    “注意點夏娜,這家伙很強!”羅斯護在少女面前,一雙淡藍的瞳孔溫和無比看著她說道:“可別因為貿然行動而被對方抽空襲擊了。”他一身健碩的肌肉也緊繃著,宛如一頭蓄勢待發的獅子,死死盯著眼前的目標,不曾因為對方看似輕松的狀態,而放松警惕。
    “砰”的一聲,遠處奔來的冷絕扣動扳機,但是射出的子彈卻只是鉆破了一個幻影。
    冷絕當即露出惱火,看向再次出現在旁邊的趙君玉,吼道:“該死的,這家伙隱藏能力還真他娘的多。”
    趙君玉穩住自己的身形,看向了圍住了自己的四人說道:“四個人嗎?看來,你們還真的肯下功夫啊!”
    
    第五十三章錯誤的戰斗(三)
    
    “這是自然,畢竟對付你這種深淵之人,當然要用盡全力!”亞當斯冷哼一聲,充滿怨氣。
    “深淵之人嗎?”趙君玉嘴中念叨了一下這個名詞,思索一下又看向亞當斯,清澈的眼神帶著疑惑:“從一開始,你們就這樣稱呼我,請問這是為什么?”
    亞當斯見到趙君玉這般疑惑的表情,心中的怒火早已經是騰騰燃燒起來。
    他宛如獵豹一般猛地撲來,手中重劍一揮便是劈向眼前這個混蛋,口中怒罵道:“難道不是嗎?凡是和你們接觸的人,全都消失不見了,就這一點來稱呼你們,不為過吧!”
    是的,就因為這些人的原因,他的兒女曾經消失了,無論是找遍了所有的地方,都再也找不到,沒有了音訊也沒有消息,就這樣的徹底消失了。當生命的支柱一瞬間崩潰之后,他就整個人徹底崩潰了,悲憤、失落,甚至是陷入了無助當中,宛如一條失魂落魄的野狗一般,流浪飄蕩在這個繁華卻又脆弱的城市當中。
    所以直到他知道這些深淵之人存在之后,才覺醒起來決定以自己的力量守衛這個城市。
    是的,這些侵蝕天心城的混蛋,必須要為他們的行為付出代價,無論是為了什么理由。
    “這的確是事實,我無法辯解。”
    趙君玉劈手擋住這柄戰劍,只是神情卻沉默了,話音當中充滿著苦澀。
    的確,那是人士是被帶出來的,而依照之后發生的事情,也許他們再也回不到天心城里面去了。而那些曾經生活甚至還殘存著記憶的人們,自然也會歷經艱險、企圖找尋這些曾經最重視的人們,但是當承載意識的軀體消失了,所謂的思想還有殘存的記憶,還能夠繼續下去嗎?
    于是,這些因為外界原因失去親人的人們,就走上了這樣的一條道路。
    一條怨恨外部人員,甚至輕蔑將其稱呼為深淵之人的充滿仇恨,并且為之執著戰斗的道路。
    吸靈怪也不過是同樣的代名詞而已,而里面充滿著輕蔑還有敵意,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掩飾。
    “既然如此,那么告訴我,你們應不應該去死?”
    亞當斯一雙猩紅雙眼泛著殺氣,而戰艦之上燃燒著的橘紅色火焰也似乎感受到了他的憤怒,一朵朵烈焰幻化而出,寸寸爆裂而起,將四周圍映襯的宛如熊熊燃燒著的地獄。
    這宛如來自于地獄的業火,直接炙烤著對象的存在基礎,若是尋常人只怕根本支撐不了多長時間。
    趙君玉頓覺彷如置身煉獄,頭發蜷曲變得枯黃,皮膚也泛起不尋常的灼熱感,甚至那股沉重甚至窒息般的壓力,也彷如變為了實質性的存在,要將自己烤的肉枯骨爛,再也無法維持自身軀殼。
    若是這樣下去,就算是自己不死,只怕自己在虛擬世界的軀殼也被徹底燒毀破壞,再也無法現身在這個虛擬世界當中了。
    “無法瞬移?被這火焰鎖定了嗎?”
    趙君玉當即想要發動瞬移,卻發現自己竟然無法行動,被周遭無盡火焰舔舐之下,他竟然產生一種彷如即將化為碎片的錯覺。心想到此,他又見到翱翔肆掠的巨龍,一張開直接朝著自己噬來,而那柄重劍更是沉重異常,仿佛隨時可能將自己徹底劈碎。
    他見到無法避開對方攻擊,心中一想當即將長劍丟出,只見“砰”的長劍頓時崩裂,無數的沛力伴隨著劇烈爆炸蜂擁而至,將環繞身軀的烈焰迫退數分,更是將亞當斯也稍微擋住幾下。
    他緊接著身形一閃卻是出現在了亞當斯身后,一雙鐵拳分毫不差狠狠的撞在這位的身上。
    “轟”的一聲,劇烈的撞擊聲響徹天際,而亞當斯整個身軀也彷如破布一般,被狠狠的大飛出去,整個身軀在地上翻滾幾下,帶出了陣陣煙霧隨后就失去意識,癱軟的倒在了地上…
    “現在還不是時候。但是處于安全考慮,你還是睡一覺再說吧!”趙君玉斜眼撇過沉默的亞當斯,接著就朝著阿賴耶說道:“阿賴耶,全力解析整個空間的構造,讓我們從這里撤退。至于他們讓我來解決吧!要知道,我們可沒有足夠的時間,在這里浪費了。”
    說完之后,他就宛如幽靈一般,驀地出現在了羅斯身邊,抬起腿就是朝著對方轟去。
    這次他倒是沒有在使用武器了,僅僅是因為在這種戰斗當中,他感覺還是近身搏斗更能夠有效發揮自己的實力,至少在將“暈厥”這個指令傳遞給對方的時候,還是通過拳頭來傳遞信息效果更好。
    “咚”的一聲,空氣當中頓時泛起陣陣漣漪,一道道波紋蕩出無數的云霧。
    趙君玉稍定之后,卻是異常驚訝看著拿著盾牌擋住自己攻擊的羅斯,贊嘆道:“挺有趣的能力。你擅長的是防御嗎?居然將我的攻擊全部消解傳遞到了周圍空氣當中。但是這種才能,僅僅呆在這里可就委屈了。”
    雖是如此,但是他卻并未留情,手腳之下立刻迅猛朝著對方攻去,陣陣波紋帶來的震動空氣的音爆聲,甚至舉手投足當中,將周圍的巖石震裂、散發的聲波更是將其震碎,碾為了湮粉,而這種可怖的效果,顯然是將自己速度修改到最大程度所達成的效果。
    畢竟他在面對這些具備特殊能力的權限者,可沒有任何留手的習慣。
    “你想說什么?”羅斯也不慌張,舉起盾牌宛如巖石一般,死死護住周圍,不漏分毫。
    他眼見對方行事也算是和藹,而且在戰斗當中也明顯對自己行為進行了約束,心中也不由得泛起了幾分遲疑,甚至懷疑對方究竟是否是深淵之人?
    但是他卻明白,能夠具備這種修改現實的能力,除了他們和深淵之人之外,再無其他人了。
    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羅斯一時間也搞不清楚了。
    “砰……,砰……,砰……”
    連續數聲,宛如疾風驟雨一般,迅猛的子彈聲頓時打斷了他的思緒。
    卻見遠處,冷絕迅速朝著這里撲來。但見此時,他雙手之上握著兩把手槍,雖然外表看起來不過是尋常樣式,但是在他的控制下,這兩柄手槍卻宛如潑墨一般播散出一陣宛如死亡之雨的彈幕,將趙君玉逼退。
    他看到了羅斯若有所思的樣子,當即咬牙怒道:“羅斯,你又杵在原地干啥?還不一起上去,將這家伙殺了。”話音當中,明顯帶著怒火。
    “無法交流嗎?果然是多年積累的錯誤,想要解決倒是要費一番功夫。”
    趙君玉見此,心中嘆息一下。
    他眼見對方心有疑慮,便產生了和對方交流的想法,畢竟這種戰斗不過是因為雙方信息未曾交流,并且在相處當中因為黑幕而產生的誤解,如果能夠交流得知雙方的狀況的話,絕對能夠化解雙方的矛盾。
    只是看此時的狀況,顯然不是什么好的時候。
    
    第五十四章錯誤的戰斗(四)
    
    “去死吧!”
    夏娜眼見趙君玉兀自站在原地的身影,心中頓時涌出無盡的恨意,這是對父母被“殺”的憤怒。
    是的,本來一直寵溺自己的父母親,因為莫名的原因突然間從自己的生活當中消失不見了,無論自己如何的哀求,他們都不曾呼應。在那個時候,她就覺得自己的生活宛如肥皂泡一般,折射出來的虛幻夢境整個破碎了,無論如何祈求都再也無法回到原來的生活。
    而造成這一切的,都是眼前這個家伙。
    只要殺了這個深淵之人,那么自己的憤怒、失望甚至痛苦,都會再次消散,即使這可能付出自己的生命。
    她想到這里,當即挺起太刀凌空一揮,一道冷冽的刀光自刀刃冒出,筆直劈向他所在的位?
小提示:按 回車 [Enter] 鍵 返回書目,按 ←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 鍵 進入下一頁。 贊一下 添加書簽加入書架
手机网络捕鱼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