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艦征途》

下載本書

添加書簽

星艦征途- 第17部分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壓用的最好的武器。
    而在剛才直接扔手雷的究竟是誰?難道那個家伙不知道,這么近的距離可能會炸死自己嗎?
    他充滿忿恨看向了周圍,腳下不自覺的輕挪幾步,企圖將自己和別人拉開距離,一時間甚至連奔來的目標都遺忘了。
    “告訴我,你想做什么?”
    陳輕昂頓時看到了夏隊長走過來,一把將自己整個拽住,滿懷憤怒的聲音灌入腦海里面,他張了張口想要說什么。
    “是我扔的!”夏杰拔出戰斧,猛地一擊當即敲出陣陣響聲,說道:“至于你待會兒再說以后再說,現在給我戰斗!”
    他剛才見這位剛剛從危險當中脫離就有懈怠的跡象,早就是肚子里面都點著了一把火,就等著抓一個典型建立其權威。要知道這個時候本來就因為少了一半戰力而軍心渙散,此時此刻這家伙居然還想要逃跑?這混蛋當自己不存在嗎?還是說,他以為這里還是那個一個小小的警察,也可以站在眾人之上,作威作福的世界嗎?
    “可是,我……”
    夏杰眼見此人依舊啰哩啰唆的,手一挪槍口對準頭盔,說道:“沒什么可是!要么站著戰斗到死,要么現在被我打死!你究竟選哪個?”話音當中充斥著絕對的壓迫感,當然還有不容置疑的命令。
    陳輕昂盯著黑漆漆的槍口,終于恢復了平靜,沉默不語拿起槍,再次投入了戰斗當中。
    夏杰見到他恢復戰斗力之后,輕斥道:“媽的,一群需要鞭子才能夠行動的廢物。盡是在這里浪費我的精力。”
    他在這個時候可沒有興趣去理會這些士兵的心理,畢竟人都快要死了,考慮這些問題有用嗎?
    現在最重要的是解決眼前的惡魔,并且順利的回到登陸艇當中才是王道,而其他的東西和生命一比,完全是不值一提。
    更何況眼前的生物,可不是那些地球上面的豺狼虎豹之類的野生生物,能夠相提并論的?
    強大的體魄,堅硬的鱗甲,自由移動的身軀,以及那異常猙獰的獠牙、刺尾,乃至于仿似切割機一般的利爪,都越發顯得這些生物奇怪異常。起碼在他們的數據庫當中,根本就沒有這種生物的記錄。如果想要在接下來的戰斗之中,擊敗這些古怪生物的話,只怕所付出的犧牲不止于此。
    “該死的,通訊裝置怎么回事?為什么還沒有聯絡上機動部隊!”
    夏杰看著急速減少的彈夾,心中越發著急起來。
    即使是三百發的標準彈夾,在持續一分鐘的射擊之后,也瞬間消耗了一空了。而自身攜帶的六個基數共計三十個彈夾也只剩下了一半了。他發現在面對這種怪物的時候,手中的武器根本就沒有絲毫用處,至少如果想要摧毀對方的身軀的話,絕不是這種強調射速而不是貫穿力的EG1270型動能槍能夠做到的。
    即使它那長達1。27米的電磁加速軌道,能夠將重達4g的彈丸加速到1553m/s的程度,也是如此。
    
    第三十三章沖突(中)
    
    “對了,葉聽輝呢?他在那里?”
    陳輕昂因為剛才隊長的訓斥有些失魂落魄,他四下掃了一下卻未發現自己的伙伴。
    葉聽輝,乃是他在監獄當中的獄友,而在監獄當中也正是虧的這位幫忙,自己才沒有被那群窮兇極惡的罪犯侮辱。也正是如此,他們兩人倒是成為了很好的朋友。但是這個時候,他卻不曾見到自己好友,眼見與此心中也不由得跳動了起來。
    “媽的,不是告訴了你別分神嗎?”
    一邊傳來的隊長的喝令聲,但是他卻并未在意依舊置若罔聞,四下尋找著自己的戰友。
    “媽的,那些人快過來了,給我頂住!”
    “周圍太黑了,誰能告訴我,那些家伙在哪里?”
    “我沒子彈了,誰給我一發彈夾?”
    “……”
    周圍的戰友因為這些強大的敵人而陷入了被動,一聲聲的呵斥聲伴隨著通訊線傳入了耳中,而陳輕昂聽到這些也越發的感到了恐懼,一顆心惴惴不安,思緒也飄了起來,鉆入了別處。
    他不知道葉聽輝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現在又處于什么狀況?
    但是按照這般的情況,如果還獨身一個身處外面的話,肯定是兇多吉少的,至少處境不會比那些被殘殺的隊員要好!難道說是死了?還是說還躲在那里沒有被攻擊到?但是這可能嗎?畢竟這里可是外星人的巢穴,那些家伙絕對不會輕易放過任何一人的。
    陳輕昂努力的去抑制自己不去想這些東西,但是腦海里面卻總是蹦出這些玩意,一個個根本就控制不住。
    “該死的,你究竟在哪里啊!如果聽到的話,就快點出現。”
    他感到了腦中傳來一陣陣的畫面,依稀間似乎是曾經相處的日子,但是卻被劃過眼前的火花撕碎,一片片的全都化入了火焰當中。他再也忍受不住,張口怒吼道,手指扣動著扳機,想要將藏于黑暗當中的戰友找出來。
    但是眼前漆黑一片更兼處于真空狀態,就算是再怎么大吼大叫制造噪音,對方也不可能知道的,宛如吞噬一切的黑暗。
    “給我釋放照明彈,將那些家伙揪出來。”
    一聲厲吼,當空中頓時出現一個光球,明亮的光芒頓時潑灑在了周圍,釋放著光輝、驅走了周圍的黑暗。
    “快點,如果看到的話,就快點出來吧!”
    陳輕昂頓覺眼前一片明亮,當即睜大眼睛死死的盯著周圍,企圖尋找自己的獄友。
    他知曉這是照明彈,持續時間只有數分鐘,但是在這短短的時間已經足夠了,至少足夠那位獄友發現這里的狀況,當然前提是他還活著。
    “啪”的一下,一道身影頓時跌入眼眶當中。
    別扭的**兔圖案,還有被確定下來的清晰的編碼,陳輕昂當即愣住了,他十分熟悉這個圖案究竟是什么。
    這是葉聽輝的動力裝甲獨有的東西,總是糾結于各種不公正現象,甚至令自己陷入某種癲狂的狀態當中,在別人眼中就像是偏執狂一般,正是因此葉聽輝將這個**兔的圖案當作了自己的某種特征而被印上了動力裝甲上面,為此他還被別人嘲笑了好久。
    “快,到這里來!”陳輕昂頓時驚喜異常,高昂手揮手示意著。
    此時這個機甲當即邁開步伐,朝著這邊奔來,只是行走當中踉踉蹌蹌的,宛如喝醉了一般。驀地,一道黑影出現在了它的背后,修長的尾巴慢慢的搖晃著,銳利無比的尾刺緩緩蕩漾著,宛如毒蛇一般緩緩纏繞著,準備發出致命的攻擊。
    而他還未曾察覺到,依舊全神貫注朝著這邊走來,陳輕昂一時間變得慌張起來,大聲吼道:“注意后面!”一邊說著一邊端起槍,將黑影套入瞄準鏡。
    外星生命像是察覺到了兩位的關系,一張口猙獰的宛如漩渦般的巨口挑釁著,它渾然無懼的沐浴在了彈雨當中,高抬的尾巴當即落下,“唰!”的一下,整個尾刺貫穿了裝甲,破入了大力神當中,將其高高的抬起來擋在了身軀面前,而那原本混無感情的紅色眼球,也露出了仿佛戲謔般的神情。
    “救救我……”
    陳輕昂眼中印著葉聽輝的神情,他努力的張開口輕輕的呢喃著,而沁出的血液不斷的自口中流出,化為了一個個血珠,宛如被奪走的生命力一般。而他的臉上也凝結出了無數的冰霜,自動力裝甲之內,無數的空氣漸漸的泄露出去,似是要將最后的生命也帶去一樣,逐漸降低的溫度越發寒冷,似是要將最后的火力也一并冷卻。
    “該死的,我這就去救你!”
    陳輕昂再也忍不住了,也不理會隊長的命令,當即跨步前去,準備去救他。
    死亡,他曾經親手制造過這東西,但是卻不曾想到,這種東西居然再次展現在了自己的面前。
    但是為什么,為什么原來可以保持冷靜的自己居然變得如此的古怪,血液仿佛沸騰了起來,腦袋也失去了理性,還是說僅僅因為懼怕死亡嗎?但是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必須要去救他,將這位曾經幫助自己的獄友救出來。
    “給我站住!”
    身后的話音是隊長的聲音,但是他已經不愿意去聽了。
    畢竟自己是罪犯,又怎么可能將一個硬塞過來的人當成救命恩人呢?至于夏杰那個家伙,終究不過是一個罪犯而已,縱然身負著指揮全員的任務,但是當遇到犧牲的時候,絕對會置之不理的,因為他就是這個性格。
    陳輕昂在常年的監獄生涯當中,早已經了解這一點。
    而外星怪物也像是感到了敵意,宛如扔破布一樣將葉聽輝扔到一邊,一個縱越當即朝著陳輕昂沖來。而陳輕昂眼見對方尾巴襲來,當即取過戰斧猛地一揮將其格開,隨后一個猛沖頓時欺入對方身前,動能槍朝前一撞撞入對方口中,然后扣動扳機傾瀉著自己的怒火。
    伴隨著一陣狂射,對方腦袋整個崩碎,濺出斑駁乳白色的血液。
    “快點,就差一點點了。”
    陳輕昂一彎腰,看了看葉聽輝的生體數據表,微弱的波動幾近于無,他連忙準備將其攙扶起來,準備回歸隊伍。
    只是外星生物卻注意到了這里,一個個全都跳到兩人眼前,猙獰的面龐還有龐大的身軀,沒有任何表示,有的只是同此發出的攻擊。“砰!”的一下,陳輕昂頓覺身軀劇痛,鉆入了身軀里面的尾刺彷如鉆機一般,一下下的將身軀里面的內臟全都轟碎。緊接著整個人都被扔到地上,他的一雙眼睛還孕育著光彩,默默地注視著身邊同樣的伙伴,遠處葉聽輝的臉上早已經布滿了冰霜,宛如塑像一般栩栩如生。
    “原來這就是死亡嗎?”
    陳輕昂緩緩地閉上眼,宛如冰冷的鋼鐵一樣,再也沒有任何的動作。
    
    第三十四章沖突(下)
    
    “切,兩個糾纏不休的基佬。”夏杰面生惱意,撇過林深河問道:“怎么還沒有和外界取得聯系?”
    “通訊光釬被切斷了。我們無法聯系外部人員!”林深河大聲吼道,眼睛盯著屏幕顯示斷掉網絡的紅色符號,布滿恐懼。
    他也是第一次上戰場,能夠保持鎮靜已經算是不錯的,至少沒有如同陳輕昂一般失去理智,被那些外星怪物設下的陷阱獵殺。只可惜將隊員和登陸艇聯系起來的光釬卻被對方斬斷了,他想要將這里的情況發送出去,顯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被切斷了?這群該死的毒物,智慧還真的不容小覷啊!居然連這個都會玩。”夏杰聽到這話,嘀咕了幾下,又問道:“那有沒有別的通訊方式。”
    林深河眉頭微皺,取下身后的大型聯絡器,摸索了一下之后,搖搖頭說道:“不行,聯絡器整個壞掉了,無法使用。”
    “無法使用?”夏杰沉吟片刻,掃過了站在遠處恣意笑著的怪物,不由得生出被算計的錯覺。
    林深河苦笑道:“是的,無法使用。電容被整個擊穿,想要恢復很困難。而現在這種狀況,也不是什么好的地方。”說完之后,他又掃過周圍的野獸,心中也是惴惴不安,卻是想到了自己的妹妹。
    唉,也許這就是命吧,只是為什么我們就是不能夠在一起呢?他腦海里面冒出了妹妹的影響,一時間也變得黯然了。
    “沒辦法修復嗎?”夏杰想到了這里,暗罵一聲道:“媽的。想要將老子留在這里嗎?但是,就算你們的牙口好使,老子也要崩掉你們一顆牙!”說完之后,他習慣性的微瞇眼睛,宛如叢林當中的獵人,死死盯著眼前的幾個怪物。
    “這樣嗎?既然如此,那我嘗試修理一下,也許可以恢復!只是,必須要爭取時間。”
    林深河掃過了正在激烈戰斗的眾人,縱橫交錯帶出點點火光的彈丸,洞穿的船體帶出里面殘存著的空氣,零碎散落著的碎片四處飛濺,一派血腥戰斗的險惡場景。他不由得捏緊拳頭,心中一顆血熱不斷的跳動著,眼睛里面也因為周圍的環境而變得堅毅,心里暗自發誓一定要活下去,不管是為了自己還是為了和妹妹相見。
    “多長時間?五分鐘夠嗎?”夏杰持續著手中動作,槍口不斷射向怪物,聲音也似是因為強烈的噠噠聲,變得異常沉重。
    林深河置若罔聞,全神貫注眼前的工作說道:“五分鐘的時間?我盡力吧!”神色專注,甚至忘記了周圍的危險。
    “快閃開!”
    一聲炸響陡然在耳邊響起,林深河頓時感覺眼前一道亮光,他剛回過神便看到手中聯絡器整個斷為兩半。斷口分明,其上更是閃爍著莫名火花,顯然是就連修復都不可能了。
    “聯絡器毀掉了!”
    林深河腦海里面頓時破入這個念頭,甚至就連眼前搖晃的尾刺都忘卻了,只是直愣愣的看著破碎的聯絡器。
    “次啦”一聲,宛如毒蛇一般,尾巴上面一柄銳利長劍,陡然貫穿裝甲,插入了了裝甲里面。?
小提示:按 回車 [Enter] 鍵 返回書目,按 ←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 鍵 進入下一頁。 贊一下 添加書簽加入書架
手机网络捕鱼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