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母女調教 (1-40章+外篇1-4)作者:needfor08》

下載本書

添加書簽

重生之母女調教 (1-40章+外篇1-4)作者:needfor08- 第16部分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陳玉娟紅著眼,狠狠的瞪著我,一口氣將憋在心里的話倒了出來。
  「老師,我對梅梅和你的愛也是真心的!」
  我盯著陳玉娟,誠懇的說。
  「你真心個屁!讓那么多男人去侮辱我,現在連梅梅也不放過,還拍出來這種照片!我算明白了,你根本就是想狠狠的玩弄我們母女兩個,玩夠了就逼我們去賣逼,供你們這幫臭男人取樂!你他媽的就是個披著人皮的狼!」
  「你這種人也配談愛?我呸!就讓我們去被別的男人玩,這就是你的愛?別以為我們孤兒寡母的就好欺負!讓我們母女不好過,我讓你也不好過!」
  「他媽的跟你拼了!大不了同歸于盡!」
  感到我的手松了一些,陳玉娟突然用力掙脫了我的手,從床頭柜上拿起一把水果刀,朝我狠狠的扎了過來,嘴里還喊著,「你該死,張天來他媽的也要死!」
  我急忙躲閃,但還是被刀子在胳膊上劃了一下,鮮血頓時順著手臂流了下來。
  老師看到了血,好像清醒了過來,癱坐在了地上。我乘此機會將她手里的刀子給奪了下來。
  「老師,你聽我說好不?你誤會了,那個女孩不是梅梅!」
  我看著老師癡癡呆呆的樣子,急忙開始解釋。
  聽到這個,老師頭也不抬,「你撒謊,你就是個大騙子,我再也不會相信你了!」
  我在地上的照片上找了一下,拿起來一張上面有女孩臉蛋的,遞到了老師面前,「你看看這個臉,是梅梅嗎?」
  陳玉娟神色茫然的看著照片,「這個臉真的不是梅梅!」
  狂喜之下,她只覺的身上的血液仿佛全部涌到了頭頂,眼前天旋地轉的,一下子昏了過去。
  我看到老師口吐白沫,氣息都微弱了下去,顧不上自己手臂上的傷口,急忙將老師送到了醫院。


第12章
  ***********************************
    不止一條評論說對第12章不滿意,尤其是陳玉娟的最初調教我一筆帶過,
  沒有詳細過程,估計是犯了色文的大忌。即使現在我重新寫本文的話,前面兩章可能會更加簡潔,會更加更多的肉戲,但我絕不會去改動關于陳玉娟被調教的這一段。
  唉,我只是覺得那種調教沒什么技術含量,純粹的暴力威脅加藥物,將女人的性欲激發出來,變成純粹的性交野獸。最初還是男人玩女人,文章后半部就變成了男人玩雌獸,日本很多翻譯過來的文章里面多的很呢,比如那篇很經典的「高樹三姐妹」,我再去炒冷飯也沒啥意思吧。
  我想寫的是一個在現代一個良家婦女怎么能比較自然,合乎邏輯的接受和女兒同侍一夫的故事,在發展過程中母女盡量的要保持自己原本的性格,堅持自己獨立的個性,不能因為幾頓暴打,幾只藥劑,原來堅強的就變成軟弱了,原來的性冷淡就變成沒有雞巴就活不下去的蕩婦了,仿佛變成了個機器人,原本人物的性格全部消失了,只剩下了服從和肉欲。
  陳玉娟這個女主角,應該是外柔內剛那種性格,盡管她做了個人盡可夫的婊子,但還也是有自己的底線、逆鱗的,那就是自己的女兒。為了李映梅的幸福,陳玉娟可以付出自己的一切。
  假設有人以給李映梅拍裸照,強暴什么的去脅迫陳玉娟:如果女兒只是被威脅,陳玉娟拼了性命去救女兒;已經被侮辱了,陳玉娟會選擇玉石俱焚,和女兒連同仇人一起離開這個世界。
  所以男主角的母女雙收之路就要和陳玉娟斗智斗勇了,僅僅把陳玉娟變成個妓女是無法讓她將女兒拱手讓出的。只有雙管齊下,讓女兒和自己結成聯盟,攻陷陳玉娟這個堡壘。
  人物正常的性格走向,心理的變化,各種關系之間的邏輯沖突及后果,這是我所關注的,要盡可能的符合故事的邏輯。
  前面用愛做牽引,后面用暴力為推力,這樣的調教過程是我想描寫的,更像是一篇關于母女的愛情童話吧,雖然有點點暴力和色情。至于寫出什么樣子,我文筆有限,寫到哪里算哪吧。
  關于女兒喊媽媽為滅絕師太,當初我的想法是,她們母女都不想讓同學們知道她們的母女關系,才這么寫的。
  關于男主財產的事情,我承認確實是個敗筆。但和文章的核心關系不大吧,懶得去改了。
  你們的回復我每個都認真的拜讀了,謝謝你們的支持!
  ***********************************
     將陳玉娟安頓好,包扎了傷口,我又給狼哥打了個電話。
  「狼哥,張天來這小子要跟緊啊,他可是老狐貍了。今天晚上他可是捅了個簍子出來沒事沒事,回頭再和你說。」
  「嗯嗯,那就好。對了,把他家、辦公室全都安上監控。什么,那些地方本來就有?拿過來就能用?那感情好啊,又省了一筆錢。日,這個色狼真他媽的賤啊,是啊,禍害了不少美女啊。哦,哦,知道了。」
  「錄像帶制作好了吧?張文靜配合不?好好好,那我就等著看好戲了」「聶倩表現的怎么樣?嘴巴挺嚴實的?嗯,那就好,再給她一萬塊錢,就說是我給的獎金。下面表演的好,事情搞定了再給她五萬!」
  「派出所那邊怎么樣?嗯,抓緊時間啊。那邊也是關鍵啊。」
  「你說的我都明白什么?為那兩個女人費那么大事值不值?我日,小狼哥啊,別看你歲數挺大的,你他媽的懂得什么叫純真的愛情不?」
  「日了,你笑夠了沒?別廢話了啊,叫人快去把李映梅接來。快去做事吧。」
  「那就好,你辦事,我放心。掛了啊。」
  李映梅見到了躺在病床上的母親,盡管我告訴過她陳玉娟沒事了,但還嚇得臉上煞白,坐在床邊小聲抽泣。
  過來好大一會兒,李映梅好像想起了什么,站了起來,「華哥,媽媽到底怎么回事呢,呀,你怎么受傷了?」
  我早就想好了如何跟李映梅說辭。仔細琢磨陳玉娟昨天晚上說過的話,老師其實已經同意我和梅梅的事情了。但梅梅這邊我還沒開始做工作呢。
  「梅梅,我沒事的。張天來好像是知道了你要報復她,昨天晚上讓白潔到你家,想要報復你們。你媽媽正好在家,結果白潔和張文靜就把你媽媽綁了起來,后來我去找你,正好碰上了。趕走了他們,把你媽媽送到了醫院。大夫說了,幸虧送得及時,要不可就危險了。」
  「真懸啊,不過媽媽沒事就好了。」
  「華哥,你傷口還疼嗎?」
  李映梅注意力轉移到了我的傷口上,關心的問。
  看我搖頭,她將我另一只手臂拉起,手輕輕地撫摸著上面的傷疤,「哥哥,你還記得這塊傷疤的來歷嗎?」
  這個傷疤的來歷我早就忘了,畢竟對于這個身體來說,傷疤才出現了四、五年,但對于穿越的腦子來說,那已經是二十多年前的陳年往事了。
  這個傷疤也是最近我看了偵探所調查的資料后才想起來的。
  「哦,不記得了。或許是小時候摔的吧。」
  我裝起了迷糊。
  「你真的不記得了嗎?當時張文靜她們正欺負一個小姑娘,你救了她,還挨了一刀。」
  李映梅感激看著我,「你當時救的就是我啊!」
  「我可是一直都記得你的,從你進教室那一刻起,我就認出你了。更幸運的是,你居然做了我的同桌!」
  「你可別以為我是那么容易花癡的女孩。從高一開始就有人遞我紙條了,上面寫的什么我根本沒看就燒了,我一直希望有個人,那個能給我安全感的男人出現。」
  「你真的出現了!我當時高興得都快瘋了。我當時就知道,這一定是上天的安排,咱們兩個注定有場浪漫的戀愛。后來我還跟蹤過你,那只不過想了解你更多一些,華哥,你不會生氣吧?」
  「好哥哥,我喜歡你!」
  對著男生第一次表白,李映梅羞得將發燙的臉埋進了自己的手里。
  我的臉輕易不會紅的,但現在好像出現了例外。上天的安排?我的安排還差不多。聽著女孩的表白,看著女孩臉上動人的羞澀表情,我的心頭一陣舒暢和甜蜜,那種感覺比性交的高潮還要爽。
  「好梅梅,我也喜歡你!」
  我一把將李映梅拉到了自己的懷里,讓她感受自己強有力的心跳。
  看著懷里的女孩,我不禁對自己的貪心有些自責。自己前世的夢中情人現在正躺在自己懷里,向自己表白。若在前世,自己不高興死了?
  而現在呢,自己毫不滿足,更希望能夠母女同收,希望能讓母女兩個一起陪自己享受黑色變態的欲望和快感!
  「梅梅,有件事我必須向你說清楚!」
  我突然推開了李映梅,紅著臉說道,「說了你可千萬別生氣!」
  「啥事?」
  李映梅看我扭捏的樣子,感到很奇怪,「讓我生氣的事?難道,你已經有女朋友了?」
  「有啊,還不止一個呢。」
  我半開玩笑地說道,扳著手指頭開始數,「一、二哇,兩只手都不夠數的。」
  「別開玩笑了。」
  李映梅認為我在開玩笑,「到底啥嘛?」
  「是這樣的,我進屋的時候,白潔她們已經將阿姨的衣服給脫光了」「什么?都是女的,她們想干啥?」
  李映梅不禁有些奇怪。
  「」
  關鍵不在這里啊,傻丫頭!
  「啊!那媽媽的全身不是全被你看到了?」
  李映梅這才反應過來,想到媽媽居然在華哥面前赤裸裸的,「你你沒偷看吧!」
  「比那還糟。」
  我吞吞吐吐的說,「當時你媽的呼吸都沒了,我不得不給她做人工呼吸」
  學校當時有專門講解過簡單的救護知識,李映梅當然知道人工呼吸是什么意思,她的臉騰就紅了,「你你親了媽媽還摸了她的」
  她不好意思往下說了,氣呼呼地瞪著我。
  「好梅梅,這個真不關我的事啊,」
  我急忙辯解,「當時那種情況」
  李映梅瞪了我半天,終于想通了什么,「這個也不能怪你呢」,但馬上又板著臉問,「你做了其他動作沒?」
  看我一臉的苦惱樣,李映梅更加擔心了,她怯怯地問道,「你不會是把媽媽給了吧?」
  「沒沒沒,借我十個膽子我也不敢呢。只不過」
  「只不過什么,快說!」
  聽說我沒干那事,李映梅不禁松了口氣。
  「阿姨都有呼吸了,我還是繼續給你媽媽渡氣、做人工按壓」
  「你個大色狼,居然敢假公濟私!看我不擰死你!」
  李映梅聽我這么說,又有點惱了,追著我擰了起來,「看你還敢不敢摸媽媽的胸,親媽媽的嘴!」
  「這也不能怪我啊,梅梅。誰讓你媽長的那么像你呢?迷死人不償命啊!」
  我嘴里亂喊著求饒,「好梅梅,乖梅梅,哎呦,疼死我了!饒命啊!」
  「哼!好好給你長長記性!我早就注意到了,你平時可沒少偷看媽媽」李映梅下手更重了,「我警告你啊,以后你離我媽遠點!」
  擰了一會兒,李映梅看我毫不反抗,好像感到有點過分了,她吐了吐舌頭,「哥哥,你疼嗎?」
  看我板著臉不理她,把我的手拉住,放到她的胸部。我剛動了兩下,李映梅一頭鉆進衛生間。
  她從門縫里探出頭,俏皮的問了一句讓我雞巴馬上硬起的話,迅速地把門反鎖了,「大色狼,我的奶子摸著舒服還是媽的舒服?」
  李映梅躲在門后,心里面也是砰砰直跳。哥哥居然摸了媽媽的乳房,親了媽媽的嘴!雖然是迫不得已,但事實就是事實。自己為什么不生氣呢?
  看得出來,剛才那個大色狼講的時候,表情可是色迷迷的!媽媽的奶子真好看啊,自己是女人家都羨慕不已,自己的小蓓蕾啥時間才能長的像媽媽那樣呢?
  到時候保證大色狼的眼睛整天盯住自己看,就沒工夫看其他人了。
  媽媽最近那么辛勞,確實需要個男人在她身邊照顧保護她啊。唉,要是世界上再有個華哥就好了。
  身上雖然被李映梅擰的青一塊紫一塊,但我卻很興奮。剛才我在小蘿莉心中已經埋下了一粒亂倫的種子,只待合適的時間肯定會開花結果的。
  整個晚上,陳玉娟都在昏迷著。她在不停的做著惡夢。
  夢里,自己好像在參加一場婚禮。自己正穿著漂亮的晚禮服,胸口別著小紅花。婚禮好像就在教室里面舉行。
  新娘子穿著潔白的婚紗,頭戴著紅蓋頭,在自己的攙扶下出場了。班里面的同學們都在,全都熱烈鼓掌。
  新郎原來是陳明華,只見他穿著筆挺的西服,分外的英俊瀟灑。奇怪,新娘子不應該是自己嗎?迷迷糊糊的,自己好像變成了新娘子,正在和陳明華?
小提示:按 回車 [Enter] 鍵 返回書目,按 ←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 鍵 進入下一頁。 贊一下 添加書簽加入書架
手机网络捕鱼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