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之流氓將軍》

下載本書

添加書簽

新生之流氓將軍- 第19部分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林,你還是把槍放下吧,你這樣做會害了你,你父母也不希望你去殺人。”

“殺人?我雙手早就染滿了不知多少敵人的鮮血,再多一個也無所謂。”正當楊林與劉雨倩說話的時候,張少東立即爬起來跑回酒樓里,許多人,連劉雨倩在內都對他感到鄙視。

楊林看了劉雨倩一眼后,收起槍轉身離開了,王強幾個也跟上去,李升連忙收起腳跑上去,接著一輛軍用吉普車飛快地離開了這里。

張少東看到楊林離開后,又復活了,昂首挺胸地走到劉雨倩面前給了她一巴,“賤人,居然還跟那小子眉來眼去,是不是想回到他身邊,要知道你現在的一切都是我給的,既然可以給你,同樣我也可以收回來。”現在的張少東完全不記得當時是誰救了他一命,氣急敗壞的他在眾人面前打罵女人。

“看什么看,沒見過人打女人嗎?還有你們兩個,我請你們來,居然一點用也沒有,讓犯人逃走,我會跟你們所長說的。”看到周圍人指指點點,張少東把氣全撒在他們,還有那兩名警察身上。

劉雨倩現在開始后悔了,如果當初不是自己貪慕虛榮,如今又怎么會落得現在這個地步,她開始懷念起以前跟楊林在一起幸福的時光,盡管楊林沒有張少東那么英俊,沒有那么多的身家,但楊林卻擁有張少東所沒有的真情,自己現在只不過是張少東其中一個情婦,一個隨叫隨到的暖床工具。曾經楊林跟她講過一個故事,‘一個農村男孩喜歡上了一個漂亮的城市女孩,經過男孩的一番追逐,終于成為了女孩的朋友。有一次,那女孩在一個首飾店的櫥窗里呆了很久,說給男孩聽自己喜歡那心形的項鏈,男孩記住了她這個愿望,在女孩生日的時候,他把自己所有積蓄買到的這個首飾當作生日禮物送給了那女孩,女孩高興地親了他臉上,正當女孩準備戴在脖子時,男孩說,這只是一個銅項鏈,不是金做的。弄得那女孩在生日會上丟臉,生氣地把項鏈塞進口袋里,整個晚會都不再理睬他。后來讀大學的時候,女孩被一個老板用一大堆金首飾追到了手,結果搬出宿舍與那老板同居,三個月后,那老板突然失蹤了,沒有經濟收入的女孩只好到一家首飾店里變賣自己身上一大堆的金首飾,但出乎意料的是,那經理看了一眼就說那些全部鍍金的,不值錢,突然他翻了翻首飾堆了,拿出了那被女孩遺忘的心形項鏈,說只有這條還值一兩個錢。最后女孩氣憤地搶過經理手里的項鏈轉身離開了。’楊林講完故事之后,還笑著問自己會不會象那故事中的女孩,這時候劉雨倩還記得自己當初的答案,幸福地說,自己永遠也不會象那女孩一樣沒有眼光的,自己現在已經找到了比金錢還重要的愛情。然而才過了兩年,自己就被金錢打敗了。如今自己種下的苦果,只能自己默默地把它吞進肚子里。突然一個巴掌印在劉雨倩臉上,把她從記憶中打回了現實。

“記住我的話,你只是我用錢養的女人,如果你想回到以前的生活,那就把你身上的東西全部還給我。”說完,張少東帶著那手下坐上車離開了。

劉雨倩摸著自己臉上的紅腫站在那里,心中響起了剛才張少東的話,然后頭也不回的坐上一輛的士,在周圍人的指點中離開了酒樓。

刪除版 第三十章 轉變

一輛行使急快的軍用吉普車在街道上穿越著來往車輛,兩旁的燈光如幻影一般被拉出了一條直線,讓車上的人看得眼花繚亂,可是美麗熱鬧的都是夜景卻在車上找不到一點令人高興的波動,所有人都不敢跟楊林說話,也不知用什么話題來安慰楊林。

“有什么話就說,別埋在心里。”

“老大,你別再為那狗男女生氣了,這樣不值得,這個世界可是有一半的女人,你就別理會那賤人。”

張鳴跟著也勸說楊林,楊林還是一副面無表情的樣子靜靜地操縱著方向盤,往軍營里使去,一路上,張鳴和王強他們都想方設法地讓楊林開心起來,但都是肉包子打狗,一去無回。

回到軍營后,楊林把車交給他們幾個后頭也不回地走向宿舍樓,看到楊林現在這個樣子,誰都幫不上忙,能幫得了自己的就只有他自己本人,張鳴幾個人無奈地開車回去。

楊林一回到宿舍就倒在床上,堅硬的床板傳來陣陣的涼意,現在還只是剛到8月,楊林一點也感覺不到溫暖,扳過身體后望著天花板,楊林回憶起今天晚上的事,自己一點也不后悔拿槍指著別人的頭,甚至還恨自己為什么還猶豫不決地扣動扳機,難道自己還是放不下過去,為什么一聽到她的話就住手了,原來愛一個人很難,去恨一個人更難……最后,楊林還是想著想著就睡著了。

第二天,楊林象往常一樣準時回到基地,這次楊林要去參加裝甲營首次內部會議,剛進會議室,他的戰友全部都坐著等楊林,看到楊林仿佛變了個人似的,昨天發生的事不象發生在自己本人身上一樣。

“老大,你說我們新營長會是誰?”一坐下,張震就粘了上來問,原來昨天楊林剛接到任命還沒來得及告訴他們就被拉到外面吃飯,接著發生了那件事,最后不歡而散,那時楊林因為自己的事而忘記告訴他們。

突然楊林想到了一件事,笑著問,“那你希望是什么樣的人來擔任我們的營長?”

“最好是氣量大、能說能開玩笑的,不要那些只會板著臉說話的人。”王強不經思考就把底線全部說了出來,最后還加了一句‘最好是老大你來擔任’。

“我可能不行,我現在也只是個中尉,就算是晉升到上尉,我也是不夠資格。”

“那也對,裝甲營營長怎么也要個少校來指揮,不過話說回來,我們這個營的裝備比我們在特種營時還要先進,單是坦克、裝甲車全部都是‘48’型號的,連黃振國的坦克營也只是‘47’型號的,看來我們跟黃振國他們是同步換裝。”張震滔滔不絕地把自己之前在基地打探到的小道消息全部道出來,當然也順帶拿了一些紀念品。

“可惜啊,我們的連卻被打散了,全部戰士都分配到基層里擔任士官。”旁邊的李升也跟王強他們懷念起來。

這時門突然打開,一名美女穿著筆直的軍裝走了進來,狼形畢露的幾個人吹起了口哨,但那女軍官卻毫不在意,可能是已經見過太多這種場面了。

“小姐,你好,我姓王,單名一個……”

張震一腳踢開王強,湊到美女面前,道,“別管他,他叫旺才”不顧王強抗議的他立即跪在美女面前,用其雄厚的男音推銷自己,“美麗的女士,你知道嗎,你的美貌可以媲美神話中的仙女,你的身姿比那不完整的維納斯更加吸引男人的眼光,你給人的感覺是……”這時張震想不出用什么形容詞來贊美她。

“陰險狡詐。”

聽到別人提示后,張震如雞啄米一樣連忙點頭,“對,對,這用在你身上形容得非常的貼切,簡直完美無暇。啊!不對,我說錯了。死人妖居然耍我,看我不收拾你。”

“報告營長,秘書錢瑩前來報到。”當他們看到美女向楊林敬禮時,個個都定住了,張震的手掐著王強的雞脖子,王強則是準備給對方來個猴子偷桃,但還差三公分就達成愿望。

“你好,歡迎你加入第七裝甲營部隊。”楊林在眾人面前握著錢瑩的手。

一陣咳嗽聲在他們兩人中間響起,這時楊林才知道自己握著對方的手很長一段時間(經過張震他們的嚴密計算一共握了近二十多秒)。

“他們就是我的部下,戰友,今后你也要跟他們一起共事。”楊林為錢瑩簡單地介紹了一下。

然后楊林開始分配職位,張鳴擔任副營長,李升三人是連長,還有一位坦克連連長今天還沒有上任,以后再介紹。

三天后,那缺席的坦克連連長終于到達了,原來是久違的黃振國,不過這時一身綠色軍裝打扮的他讓人看來不相稱。

楊林奇怪地問,“怎么會是你?”

剛和王強他們打招呼的黃振國立即向楊林報到,“第七裝甲營坦克連連長黃振國前來報到,跟你們一樣,我因為上次的事被人開除出特種了。”

楊林知道是因為他打張少秦的事,“對不起,是我連累了你。”剛說到這里一只手搭楊林的肩膀上。

“別說這些傻事,打人的是我,不是你,不過,我當時打得也非常痛快。”黃振國用手撓撓自己的頭發,臉上還夸張地露出幸福的表情。

“哈哈,別說這些了,來,來,帶我去看看那些寶貝,聽說跟我之前部隊一樣的型號,這幾天一直都沒有開坦克,我手都發癢了,走,我讓你見識一下我高超的技術。”黃振國拉著楊林走。

“好。”

接著在一塊大的操場上,一輛‘48’型坦克在快速地移動,并且還時不時移動炮塔對準來往的人。

這天晚上,第七營全部軍官都到齊了,上面還派了位政委下來,叫趙大軍,原本看這個名字以為那人可能長得三大五粗,一想到這么一號人物負責營里的監督和教育,簡直就象一只猩猩拿著皮鞭進行審訊,等見到這只猩猩時,卻摔破了所有人的眼鏡。如今坐在楊林右邊的一個文質彬彬的中年人正是趙大軍,一個帶著眼睛的高才生,但卻擁有與自己樣貌不符合的名字。

一個星期過去了,當初以為趙大軍沒有什么的王強和張震都先后命喪于他的手里,只要兩人一有違紀的行為,趙大軍立即將他們帶到自己的辦公室喝咖啡,第二天兩人臉上都掛著兩只熊貓眼去他的辦公室繼續喝,曾經有人試過逃避這杯咖啡,結果死得更慘,最后甚至還跪在門外求他給自己一次喝咖啡的機會,如今整個營里除了楊林、錢瑩、張鳴三人外,幾乎所有人都喝過他泡的咖啡。楊林是因為營長的緣故,官大一級嚇死人,錢瑩則是女性,為了不讓自己傳出誹聞,只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放過了這兩人,只有張鳴卻是一名真正的軍人,嚴格要求自己,讓趙大軍與張鳴大有一種相見恨晚的感覺,從那以后張鳴每天都按時去辦公室找他,一起喝咖啡聊天,幫助他完善營內的紀律,繼‘人妖’、‘太監’之后,‘叛徒’張鳴也誕生了。

經過一段時間的大力整治和訓練,楊林非常滿意這個成績,去喝咖啡的人也逐漸減少。接著開始實行自己的計劃,兩天后,一架大型運輸機將整個營的人全部帶到一個森林里。

楊林跳上一塊大石頭上對著所有人大聲道,“聽著,把你們身上所有的裝備全部交上來,同時到這里領取一個背包。”楊林指了指左邊,等收刮完所有裝備和拿好背包后,一隊士兵把這些裝備全部搬回到運輸機內,然后全副武裝地站在第七裝甲營面前。

“你們將在這里進行為期一個月的野人生活,如果不想死的話,就必須靠背包里的工具去求生,這里你們除了野獸外,還有我們請來的友軍,第九山地團的戰友前來教導,教導你。”楊林邊說邊發出怪聲,還順帶介紹那些全副武裝的士兵,聽在王強他們耳朵里卻是惡魔的奸笑,有些人無意識地打了個冷顫。

“老大變了,以前他不會這么奸笑了。”王強歪著脖子跟身邊的人道。

張震也同意道,“看來他還是沒有忘記我曾經偷了他錢包的事。”

“還有一點要補充的,你們必須要相互團結,除了同伴就是敵人,如果你們想去趙政委那里喝咖啡的話,就盡管被友軍抓住,我想趙政委一定會喜歡跟你們在一起的。”趙大軍很配合地站出來向所有人展現自己迷人的笑容。

“我們一定會勝利的!”

“打倒敵人!”

“拒絕喝咖啡!”

……

一聲令下,全部人都逃跑了。

山地團的團長走了過來,問,“楊營長,我想問你一個問題,可以嗎?”

“請說。”

“為什么他們會那么害怕喝咖啡?”

“這個……我也不太清楚……”

刪除版 第三十一章 流氓兵

第七裝甲營的士兵為了不讓自己再次喝到那趙氏企業出產的咖啡,不得不使出自己所學的知識逃避敵人的追捕。夜幕降臨時,一陣讓人毛骨悚然的狼嚎聲在森林里響起,漆黑一片的森林時不時在草叢里發出一陣嘩嘩的樹葉摩擦聲。

一群人正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中打轉,突然一個聲音從草叢里傳來。

“天王蓋地虎。”

“寶塔鎮河妖。”

接著又有一群人從草叢的兩旁走出來,剛一見面,兩名看似領隊的人立即來了個擁抱。

“同志你辛苦了。”

“你也是。”

“怎么只剩下你們這些人了?黃振國他的人呢?”

“哎,當沖進森林的時候就被伏擊了,我和黃振國他們失散了,還有一些同志還抓到了,現在他們一定是在……”王強嘆息道,一想到那些失敗的人可能正跟趙政委在一起喝咖啡,心里就有一種痛苦,兩人心有靈?
小提示:按 回車 [Enter] 鍵 返回書目,按 ←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 鍵 進入下一頁。 贊一下 添加書簽加入書架
手机网络捕鱼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