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御弟》

下載本書

添加書簽

風流御弟- 第175部分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早在朱隸下西洋之前,就曾經在上書房批閱過奏折,朝中的大臣也早有耳聞,但誰都不敢啃聲。說什么,說朱隸想造反?只怕話說出來,朱隸肯定沒事,說話的那個人腦袋就要搬家了。

以前朱隸批閱奏折,還關起上書房的門,雖然奏折上有些字一看就是朱隸寫的,但誰也沒有看到朱隸批,也許是皇上在一旁授意朱隸批的。但這次不同,為了方便內官、宮女們照顧皇上,朱隸不僅沒有關門,也不禁止宮女內官們進出。御書案正對著門,朱隸就那么堂而皇之地坐在龍椅上,批閱奏折。

朱隸的批復相當得直白,古人的那些文采,不能說朱隸一點也沒有,卻也基本上是零,況且積攢的奏折那么多,朱隸就是想掉文袋,也沒有那個時間,后世說從奏折的朱批上就可以看出永樂帝沒有文采,實在是太冤枉永樂帝。那寫毫無文采的朱批。都出自朱隸之手。

能處理的奏折朱隸都處理了,處理不了的,朱隸就放在一旁。也不去問永樂帝怎么處理,他知道永樂帝不想說話,就像他此時也不想說話。

永樂帝也明白朱隸的意思,朱隸批完后。永樂帝將朱隸留下的幾個奏折批閱一下,王彥細心地現。朱隸批過的奏折永樂帝連看到都沒看,直接讓王彥送到各部處理。

開始兩天還只是批閱奏折。兩天后開始有大臣陸續求見,朱隸也不擋駕。一律讓見,只是坐在御書案后面的龍椅上的,仍然是朱隸,永樂帝或躺在內室的龍床上,或者干脆端杯茶,在寢宮里來回走動。

大臣們見到坐在龍椅上的朱隸,都大為吃驚,卻不敢什么說,戰戰兢兢地叩見了皇帝,再叩見王爺小卻不知道該說什么了,直到朱隸輕咳一聲,才緩過神,顫顫巍巍地遞上奏折。

永樂帝就像沒看到這些大再們一樣,既不叫平身,也不說話,無聲的像個影子。

一切都是朱隸在處理,口氣完全像個皇帝。

于是朝廷上謠言紛飛,說京王爺控制了皇帝。

朱隸也不解釋,他處理國事是不得已說話,其他的話,多一個字都不說。

朱隸下西洋期間,永樂帝最綺重的朝臣,是當年的道衍和尚,如今的黑衣宰相姚廣孝。

群臣將此事報知姚廣孝,姚廣孝只說了一句話:“盡忠京王爺,就是盡忠圣上

永樂帝看著朱隸處理了十天國事后,終于有了表情,望著朱隸問道:。感覺怎樣?。

朱隸回望著永樂帝:。我覺得我這一生做得最正確的事情,就是沒上您的當,做皇帝

永樂帝牽動了一下嘴角,接著不可抑止的笑容在臉上展開,徐皇后的去世帶來的陰霾。終于開始慢慢散去……從西洋回來,我還沒有回過王府呢,皇上,我想今晚回去除了那天在宮里遠遠地看了一眼女兒和兩個兒子,朱隸再沒見過他們,皇上痊愈了,朱隸也確實想回家了。

系樂帝沉吟了片刻,低聲道:“再讓聯休息一天,就一天,明天晚上再放你回去

永樂帝的話讓朱隸的心口堵了一下,打工族還有個周末年節。永樂帝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都要上班,雖然工資高,可確實太辛苦了。

“小皇上,做個英明的君主太累,不如您做個昏君吧。

永樂帝愕然地看著朱隸,相信滿朝文武有心讓皇帝做昏君的一定很多,可敢說出來,百分之百只有朱隸一個。

半天,永樂帝說道:“剛登基的時候沒條件,各方勢力虎視眈眈,現在國泰民安,做昏君有條件了,可是真做了昏君,怎么對得起靖難死去的那些將士?怎么對得起你四哥徐增壽和聯的大將軍張玉朱隸感覺的氣氛太壓抑了。呵呵一笑:“好,為了支持您當一個明君,我再留一天!

永樂帝滿意地笑了。

然而讓朱隸多留一天。卻是讓永樂帝后悔了很久的決定。,


 第222章 朱能惡訊

 

知道皇家人沒有睡懶覺的習慣;蛘哒f。沒有睡懶慘四百,永樂帝身體恢復后,果然早早就醒了,輕手輕腳地走出去,吩咐宮女們,不得打擾京王爺。

朱隸當然知道永樂帝出去了,卻裝作不知道繼續睡,反正他只是個。替班的,用不著那么盡職。

開始兩天朱隸有批不了的奏折,是因為朱隸離開了兩年,朝廷中發生了很多事,雖然回來后永樂帝跟他說了個大概,但詳細的情況卻不了解,因而也沒法做出決定,批了十多天奏折,面見了一些大臣情況也掌握得差不多了,需要永樂帝親自批復的奏折越來越少。

朱隸絕沒有想到,永樂帝將朱隸多留一天,居然是為了悄悄出宮。

這兩天有朱隸這個義務皇帝為永樂帝批閱奏折,面見大臣,永樂帝有了很多空閑時間御花園中散步。前一日散步時,永樂帝無意中聽皇宮的侍衛們聊天,說馮三虎馮大將軍這幾日在京城最大的茶樓客串說書的,大講京王爺下西洋的是故事,茶樓天天爆滿,很多人為了得到一張門票,不惜花重金。

下西洋的事情雖說朱隸都已經報告的很詳細了,但那些都是官文,倒如捉拿陳祖義,朱隸只是說剿滅了海盜船隊,剿殺海盜多少名燒毀海盜船多少艘等等,至于其中的細節,朱隸的密函中沒有,跟永樂帝的匯報中也沒有,永樂帝雖然很想聽,卻也不能讓朱隸像二十年前那樣口若懸河,像說書一樣講。那天施進林送密函。永樂帝細細地問了兩個時辰,施進林的口才太一般了,永樂帝都非常喜歡聽,馮三虎的口才永樂帝親自領教過,可以說,只要朱隸不出山,馮三虎是大明朝第一說書高手了。

馮三虎講述京王爺下西洋的故事,永樂帝當然非常想聽。

早就派人偷偷定了座位。出宮后,永樂帝和王彥直奔茶館,茶館門口的盛況空前。離馮三虎說書還有近一個時辰,茶館里已經人山人海,王彥怕怕胸口,還好自己多長個心眼,暗中叫了幾個禁衛偷偷跟著,不然這么多人,若是皇帝出了差什么錯,他可是有多少個腦袋也不夠砍的。

馮三虎不負眾望,今天講的是《京王爺爪哇顯國威》,一段講下來,茶館中喝彩聲不斷,永樂帝更是聽得意猶未盡,可惜馮三虎每天只講一段。永樂帝暗暗決定,早晚把馮三虎抓到皇宮,好好聽他講上幾個時辰。

回宮的路上,永樂帝心中暗暗罵朱隸。馮三虎講了足足一個時辰,朱隸的奏折中,關于這件事情。只有不到三行,田多個字。

臨近寢宮,永樂帝吃驚地看到寢宮里的宮女內官們腳步匆匆,看見永樂帝回來更是面露驚慌之色,忙問跪在地上的宮女:“出了什么事?”

“回萬歲,京王爺吐血暈倒了!

永樂帝心中一慌,幾步沖進了寢宮。

聽見跟在身后的王彥尖聲問道:“請御醫了嗎?”

“回公公,御醫已經在為京王爺診治了!

永樂帝走進寢宮,見朱隸斜靠在龍椅上,緊閉雙眼,臉色蒼白,嘴角還掛著一絲血跡,一名御醫跪在朱隸身旁,正在為他診脈。

“京王爺怎么樣?”永樂帝焦急地問道。

“回圣上,京王爺是急火攻心,加上這段時間勞累過度,才會暈倒,沒什么大礙,修養兩日就會好的!庇t跪下答道。

“狗兒,你把王爺扶到床上,御醫,王爺怎么會急火攻心?”永樂帝不解的問道。

皇上的龍床,除了皇上本人小連徐皇后都沒有躺過,王彥卻指揮兩個內官,架起朱隸輕輕放在龍床上,他知道此刻稍有一點猶豫,永樂帝絕對能讓他后悔投胎做人。

一旁的御醫不敢起來,仍然跪在地上回卓道:“回圣上,急火攻心,是突然遇到了特別生氣或傷心的人或事,至于京王爺遇到什么事了,下官也不知道!

永樂帝一聽,帶著怒火的目光掃向宮女和內官們,聲色俱厲地問道:“王爺暈到前,有誰來過嗎?”那陣勢,無論是那位大臣沖撞了朱隸,都能立刻腦袋搬家。

宮女內官跪下一片,一名宮女戰戰兢兢地答道:“回萬歲,王爺暈倒前正在看奏折,不曾有人來!

永樂帝掃了一眼御書案。朱隸暈倒前看的奏折還攤開著,上面濺滿了朱隸噴出的鮮血,永樂帝拿起來看了一眼,明白了怎么回事。

這是一份為平定安南將士請功的奏折,上面奏請皇帝追封朱能為東平王。

知道朱隸跟朱能感情深厚,回來后又遭遇徐皇后去世,大家不約而同地都沒有跟朱隸提到朱能的死訊,朱隸也一直以為朱能在邊疆。

朱隸醒過來,發現自己躺在龍床上,才想起自己暈到了,翻身坐起,見永樂帝正拿著被自己鮮血染紅的奏折。胸口又是狠狠一疼,忍不住輕輕咳嗽了一聲。

永樂帝聞聲轉過身,見朱隸坐了起來,忙走過去關切地冉道:”四,感覺怎么樣?”“沒事,其上,朱能”

“朱將軍走了一年了,聯本想過些天告訴你!

“怎么”朱隸皺了一下眉頭,那個死字他居然說不出來。

“朱將軍在龍州暴病身亡,聯派人查過了,沒發現什么疑點!庇罉返壑乐祀`要問什么。

“怎么會呢,他還那么年輕!敝祀`一臉的寂寥。

“小四,聯已經安排馬車,這就送你回王府,你好好休息休息,聯知道你同朱將軍感情好,但”永樂帝沒有說下去,他知道這種安慰的話朱隸也聽不進去,他只是責怪自己,為什么要留朱隸一天,過段時間慢慢告訴朱隸這件事,朱隸也不會被突然傷

這樣想著,永樂帝忽然兩步走到御書案前,拿起奏折看著呈奏人的姓名,這個時候上這種奏折,找死。

那個可憐的官員倒是沒死,卻怎么也想不到是因為奉上司之命,將早已定下的封賞寫成奏折。就惹下了如此大禍。被貶到邊關的一個小鎮當蠻夷副長官。他不明白那個奏折到底錯在什么地方了,每一個封賞不都是事先定好的嗎?

朱隸吐血的事很快傳了出去,那個命令官員寫奏折的上司聽聞此事,嚇得出了一身冷汗,深怕皇帝繼續追究。提心吊膽地又做了半個月官后,終于辭官回家。

朱隸覺得渾身一股暖流在流動,非常舒服,睜開眼睛,是燕飛關切的面孔,燕飛的手正握著朱隸的脈關,真氣源源輸入!案杏X怎么樣?”

“沒事!敝祀`笑了一下。

看見朱隸從馬車上下來,燕飛嚇了一跳,不過一個月沒見,朱隸瘦了一圈,臉色蒼白,面容憔悴,知道徐皇后的死對他打擊很大,卻沒想到會這么大。

“燕飛,朱能

“我知道了!毖囡w回來的第三天,張輔上門看他時,就告訴了燕飛這件事。燕飛當時也很震驚,朱能走得太突然了,讓大家都無法接受。

“朱能身體一向很好,我不相信你以后找機會查查!敝祀`的聲音很輕。

燕飛點點頭,他也不相信,細細地問了張輔好幾遍,卻沒找到什么有用的信息,關鍵是,朱能去世的時候。張輔并不在朱能身邊張輔趕到時,朱能已經死了四、五個時辰了。

“困了,想睡會,我沒事,你回去吧!敝祀`閉上眼睛,低聲說道。

“好,你睡吧,我走了!毖囡w起身走出去,將門輕輕帶上。

聽著燕飛腳步聲遠了,朱隸起身下地。悄悄打開門,一躬身上了房頂,幾個起伏后出了京王府,向城南掠去。在他身后,一個人影不遠不近地跟著。

成國公府的下人清早起來掃院子,見供奉著成國公朱能牌位的祠堂門開著,里面坐著一個人,嚇得尖叫起來。霎時召來了不少人。大家走進祠堂,才發現坐在里面的那個人竟然是一個月前從西洋回來的京王爺。

幾個老人知道自家老爺成國公朱能跟京王爺朱隸感情很深,見京王爺一個人在祠堂里坐了一夜,為了表示自己的忠誠,硬擠出幾滴眼淚,干嚎了幾聲,朱隸厭惡地皺皺眉頭,站起來一句話沒說,徑直走出了成國公府。

一直坐在屋頂上看著朱隸的那個人影也跳了下來,幾步追上了朱隸。

“你還是跟來了,吹了一夜的風不冷?”

“夜風拂面,很舒服!

“就這么不放心我?”

“你拿個鏡子照照,讓我怎么放心你!

“幾天就能養過來了,用得著這么大驚小怪嗎?”

“剛吐了血,內息還不穩,就在祠堂里坐了一夜,你這樣養法,一個月也養不過來!

“我就是想看看他!

“我明白。

“餓了!

“小蕓準備好早餐了,好久沒有吃小蕓做的早餐了,快些走吧,我也餓了!

“你不用回去嗎?”

“一夜沒回去小路此時肯定帶著孩子在你的王府呢!

“哎,你們快看,那個兩個人,好帥氣哦!

“你不認識嗎?那是京王爺和賢國公!

“他們還是那么年輕,京王爺看上去好像有些憔悴!

“當然,他的姐姐徐皇后剛歿了不久。聽說他們姐弟感情很深!

“京王爺不是姓朱嗎?”

“這你就不知道了吧,京王爺徐王府徐老太太的干兒子!

幾天后,海盜王陳祖義當著
小提示:按 回車 [Enter] 鍵 返回書目,按 ←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 鍵 進入下一頁。 贊一下 添加書簽加入書架
手机网络捕鱼游戏 124 百家乐胜追负退 体彩开奖11选5 黑龙江十一选五第34期 湖北快三精准预测 山西时时彩十一选五走势图 金能科技股票趋势 快乐十分近期开奖查询 北京时时彩最新版安装 时时乐餐厅菜单价格 江苏十一选五走势图江苏十一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