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御弟》

下載本書

添加書簽

風流御弟- 第163部分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其實朱隸心中清楚,燕飛內功深厚,脈息悠長,最適合學潛水燕飛的這種狀況,應該是與兒時的經歷有關,但問了兩次,燕飛也說不出什么來,只是說從小到大,見到水就緊張,游泳也是在殺手練營中被逼出來的,僅僅是短時間內淹不死而已。朱隸知道,想讓燕飛學潛水,首先要解決心理問題,但心理問題,需要機緣巧合,才可能解決。

沒想到這次神秘船出現,對燕飛而言就是一個很好的機緣巧合,燕飛徹底走出了心理陰影。

本有心讓老柯當潛水教練,老烏賊聽說后,自高奮勇教燕飛,有老烏賊陪著,朱隸當然非常放心,又回到了四層他舒服的躺椅上,悠閑地喝著茶,看著海圖室新送來的海圖,計算著回程的時間。

再有半個多月就到南巫里了小陳祖義的海盜船很可能在哪兒附近等著他們,嘿嘿,七百五十萬兩白銀,就要到手了,不過,永樂帝會把這筆賞金給他嗎?朱隸非常懷疑。

遙望著南京的方向,朱隸心中默默呼喚:皇上、姐姐小蕓,你們好嗎?我就要回來了,真想你們了。朱能、房寬、張輔,你們在哪里呢?是在邊關?還是在京師?一直都沒有想家,踏上歸程,真有一種想家的沖動,狠不得一下飛回去。

“王爺,前方船隊發現大片死魚一名軍士站在甲板上,沖著四層大聲喊道。

朱隸的思緒瞬間被拉了回來,走到船舷旁詫異地問:“死魚?。


 第213章 葵花寶典

 

三爺,前方船隊發現大片死名軍十站在甲板心,川著四層大聲喊道。

朱隸的思緒瞬間被拉了回來,走到船舷旁詫異地問道:“死魚?”

燕飛聽說發現了大批的死魚,也爬上了甲板,看著鄭和踏著纜繩,從前面的戰船返回,手里拿了兩條魚。

“四哥鄭和在甲板上沒有停留,足尖一點直接躍上了四層,燕飛心中暗贊一聲:三寶的功夫越來越好了。隨著鄭和也上了四層。

“四哥你看鄭和將死魚遞給朱隸。

朱隸拿過來先聞聞了,并沒有異樣的味道,看魚眼睛是鮮亮的,鱗片也沒有發烏,不是中毒,而且死了并不是很久。

“有多少?。朱隸問道。

鄭和估計了一下:“近千條

“品種呢?”

“什么樣的魚都有

朱隸皺皺眉頭,不是中毒,又不是相同品種的魚,這魚是怎么死的?

取出匕首,朱隸將魚腹輕輕劃開,依然看不出什么異樣。

“你們怎么看?”

燕飛接過魚,反復看了一會,搖搖頭,鄭和看著朱隸也搖搖頭。都想不明白這些魚怎么會死。

“死魚還在增加嗎?”朱隸皺著眉頭仍然反復看著死魚。

鄭和向旗手做了幾個。手勢。旗手很快用旗語將問題發了出去沒多久,前面送回來了信息,沒有增加。

“原地拋錨。觀察一天再做決定。朱隸命令道。

晚飯過后,朱隸一個。人站在甲板上,望著晴朗的夜空,沒有云。也沒有月亮,漫天的繁星,非常美麗,朱隸想起尋找美人魚的那個晚上,也是這樣晴朗的夜空。繁星閃爍,海面上沒有什么風浪,朱隸曾認為那將會一次非常安全的航行,卻沒想到隱藏著那么深的危機。

今天這樣晴朗的夜空下,會不會也隱藏著危機?

死去的魚朱隸仔仔細細地解剖過,也用了銀針測試,晚飯時大家熱烈討論過,還是沒有找到死因。

要是美人魚在就好了,她一定會知道。朱隸仰望著星空默默地想著;睾胶,朱隸曾多次默默的想著美人魚,希望能再次與她交流,然而始終沒有聲音回答她,真像分開時美人魚說的那樣,永別了。

她會生活得很好的。朱隸只能這樣安慰自己。

“朱隸沈潔拿了一件長衫,披在朱隸的身上,“還在想死魚的事情?”

“近千條魚,不會無緣無故死的,到底是什么原因?。朱隸郁悶地將手中的一小塊石榴,扔進了大海。

“當然不會無緣無故地死亡小都是被你砸死的!鄙驖嵖粗鴦澚艘粋弧度,落入大海的石榴,開玩笑地說。

“你當我扔的是炸彈啊,還炸死!敝祀`不屑地撇撇嘴,他知道沈潔過來是勸慰他,跟沈潔斗斗嘴,確實心情好了不少。

“砸死,誰說炸死了,你平翹舌不分啊沈潔向來是不服輸的!拔业绞窍氚阳~都炸死,可哪來的炸藥?”

“炸魚干嘛?你還沒吃夠魚啊出海一年多,沈潔可有些吃夠魚了。

“炸魚賣錢呀。近一千條魚,一噸多呢,得賣多少錢朱隸對于做發財夢,從來不用腳本。

“你傻呀,死魚誰買呀,人家都買活魚沈潔像看著白癡一般搖搖頭。

“是啊,這個年代沒有冰。怪不得沒有淡船到深海打漁,打上來也帶不回去,所以科技發展了也不好,引世紀船上只要有制冰機,到什么地方都能打漁,就連《完美風暴》中的老破船,也敢進深海,海里的魚都快被人類打光了朱隸靠在船舷上,吹著海風,信口胡謅著。跟沈潔說話就是這樣好,可以不經大腦,想到什么說什么。也不怕說漏了嘴。

半天,見沈潔沒有搭腔,朱隸回過頭用手肘碰了沈潔一下:“想什么呢

“別吵,我想到一件事沈潔似乎在捕捉什么,“你剛才說什么?。

“說什么了?”

“什么電影?。

“《完美風暴》,你想說會有風暴?風暴之前會有大批死魚嗎?再說有風暴,老柯、升哥他們不會一點感覺都沒有朱隸否定的搖搖頭。

“不是風暴,在海上有三大自然災害,海嘯、風暴

“海底地震”。朱隸和沈潔同時說道。

“死魚是由于地震前的超聲波或次聲波造成的!敝祀`興奮道。

“還有那艘神秘的幽冥船,在那船上一定有什么氣體,能讓人產生幻覺。如果不是人為的,也有可能是海底地震產生的氣體,與船上的什么東西發生反應了沈潔推測道。

“很有可能,我們怎么辦?東西南北我們該往那個方向撤?。朱隸遙望著大海,不管發一品不是到下咋小港口,距離都差不多,都有十多天的航貍:跳岸是不可能了,真要發生海底地震。震中會在哪里,不能因為死魚在前方,就斷定震中會在前方,因為海水是會傳遞聲波的。

“一旦發生海底地震,必然會造成海嘯。只要在大海里,哪里也不安全!鄙驖嵣袂槟氐卣f道。

“既然躲不了,就做好一切準備****……朱隸說著話向舵艙走去,應付海嘯,還是老柯他們經驗多,雖然這一次海嘯,很有可能是他們這一生中遇到的最大的一次。

將所有的船都用鎖鏈固定在了一起,在詣天的巨浪前,越大相對來說越穩定,所有容易傷到人的物品全部收了起來,東西能固定的盡量固定,不能固定。都集中到了一個地方,朱隸的命令是。不要讓船晃動起來時把人砸了。

忙碌了一夜,天色微明時。一切都安排得差不多了。

沈潔、石小路、索菲亞三人緊緊地靠在一起,看著朱隸、燕飛、鄭和及阿杰四個人走進來。

朱隸拿起一跟纜繩,將沈潔、索菲亞、石小路三人的腰上分別個扣。然后是阿杰和燕飛的,最后在鄭和的腰上也環了一圈。

“大哥你呢?。石小路問道。

“三寶的水性很好,阿杰也不錯,燕飛這段時間也大有長進有他們三個保護你們,就算船毀了小路也可以放心朱隸笑笑說道。

“我不是說我,我是說你,你為什么不跟我們在一起?”石小路焦急地說。

“我還要帶船隊朱隸輕輕說道,他何嘗不想跟他們在一起,但他早就說過,三個,人中。至少有一個人要在船隊。

鄭和很想跟朱隸說一起去,但看著跟自己連在一起的幾個人,燕飛才學了幾天潛水,阿杰水性再好,畢竟一點武功都沒有,石小路還懷有身孕,自己走了。這幾人怎么辦?

燕飛一句話沒說,眼睛里卻是深深的自責,如果自己的潛水過得去。至少可以讓三寶跟著朱隸。

寶船猛然晃動了一下,船身忽然傾斜了。

果然地震了。

朱隸努力平衡著身體,深情地望了沈潔和索菲亞一眼,轉身向艙門走奔。

“朱隸!”沈潔的眼淚撲簌簌掉了下來。

朱隸回頭一笑:“小心。小閃身出了艙門,向舵艙奔去。這個時候。他必須守在舵艙。

老柯,升哥,老烏賊,以及老柯手下兩個經驗豐富的水手張強和林阿生都在舵艙里,看見朱隸進來,老柯詫異地叫道:“王爺您怎么來了?。

朱隸笑一下,問道:“情況怎么樣?。

“只是兩個大浪,沒什么問題,您還是回去陪夫人吧!鄙珀P心地說道。

“國公和鄭大人跟她們在一起朱隸感激地一笑。自從升哥答應了老柯的請求,老柯那是天天像泡在蜜罐里一樣,瞎子都能在他臉上看到幸福,升哥也越來越女性化,不那么好勝了,說起話來,也溫柔了很多,而且,非常關心沈潔、石小路等。

朱隸知道升哥可能永遠也忘不了燕飛,但她對燕飛的愛,已轉化成了對燕飛身邊人的關心。

只要你愛的人過得幸福。

看到升哥那種真摯坦率的眼神,朱隸明白,有這種境界的人不一定需要有多高的文化。

“您還是回去陪夫人他們吧,這里有我們就行升哥堅持道。

船員和軍士們都非常尊重朱隸,雖然一般情況下朱隸不拿王爺的架子,只是身份在那里。多數船員和軍士還是很害怕朱隸的。朱隸下的命令,沒人敢違抗。

升哥以前也不敢,就算關心朱隸,也不敢說出來。

可最近,朱隸覺得升哥似乎漸漸地不當他是王爺,而當他是朋友,很多她以前從不說的話,現在居然很大膽地說出來。

還沒等朱隸回答。就見前方不遠處一排像山一樣的巨浪迅速迎面而來,寶船的船頭轉瞬間被抬起了近肥度,除了老柯仍然緊緊地被握著船舵,其他人都滑倒了船艙的另一側。

朱隸的船頭抬起得一瞬間,抓住了升哥;氯r,升哥重重地壓在了朱隸身上。

前排浪過后,寶船升到了浪尖。船體暫時平衡,朱隸看了一眼大家問道:“有沒有人受傷?”

升哥這時才意思到自己還壓著朱隸,忙移開身體,不好意思地說道:“對不起王爺,您撞傷了嗎?”

“本王沒事朱隸試著站起來,升哥比沈潔重多了,剛才那一下,撞的朱隸后背生疼。

寶船在浪尖起伏著,朱隸透過舷窗向外望去,寶船左右的幾搜船仍然保持著平衡,為了增加重量。朱隸讓三個船的人聚在一個船上寶船在最前方,其他的船在寶船的左右后方,空船掛在了汞后。有寶船讀撥巨大的船穩著,大大增加了其他船的穩沁懵,

第一輪海浪沒過多久,第二輪海浪又咆哮著迎面撲來,大家盡量將身體靠在船艙壁上。但仍然被掀起的海浪晃得滾來滾去,老柯也無法再堅持在船舵旁,換成朱隸始終把持著船舵。盡量保持寶船不打橫。

明明起浪時天快亮了,但隨著海浪的咆哮,朱隸始終覺得天黑漆漆的。海浪聲震耳欲聾,在大自然面前,人真是比塵埃還渺

似乎感覺不到手臂還是自己的,朱隸覺得過了漫長的一晝夜,雖然船體發出的吱拗聲讓朱隸的心一直懸著,但寶船最終還是經過了巨浪的考驗,風浪終于見小了,寶船的搖晃也漸漸平穩。

朱隸吁了一口氣,費力地將船舵交給老柯,環顧眾人雖然磕得鼻青臉腫的,但都沒有大傷!氨就跞z查一下船體朱隸說著話。向艙門走去。

“老烏賊陪跟您一起去

甲板上一片狼藉。

船舷全都不見了。桅桿也折斷了好幾根。甲板的好多處船板斷了,露出一個個洞。

船員們大部分都聚集在底艙,朱隸推開艙門,在眾人的臉上都看到了一種劫后余生的表情,除了仍然很穩健的王景洪。

朱隸對王景洪一直很賞識,他知道王景洪將是鄭和以后遠航的最得力助手,因而刻意培養他小這場風暴,他將王景洪安排到了底艙,穩住大家的情緒。才能同舟共濟,渡過難關。王景洪知道自己責任重大。

看到大家的神情,朱隸知道王景洪這項任務完成的很好。

“船體怎么樣?。朱隸問道。

“回王爺,只漏了四處,三處已經堵上了,還有一處不好修王景洪已經查看過了,破損的地方雖然不嚴重。但如果不能修復,再遇上風暴,很可能波及相鄰的倉位。

“怎么不好修?。

“回王爺。維修隔斷的那快木板變形了,人進不去王景洪解釋道。

“去看看朱隸說著話,率先走了。

寶船底層為了防止漏水,像竹節一樣打成了幾十個隔斷,每個隔斷大概十平米左右,別小看這些隔斷,它把巨大的船底分成了一個個小小部分,哪個隔斷漏水。修哪個隔斷就行,即容易維修,也不會造成整船漏水。

據說這項技術,歐洲人兩百年后才想到。

來到漏水的隔斷,原來能讓一個成年人正常出入的艙口,此時被扭曲的只
小提示:按 回車 [Enter] 鍵 返回書目,按 ←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 鍵 進入下一頁。 贊一下 添加書簽加入書架
手机网络捕鱼游戏 贵州11选5前3直玩法 内蒙古快三跨度和值走势图 彩票开奖查询 浙江11选五玩法二拖六 急速赛车 郑州余经理股票融资 湖北快三走势图 舟山飞鱼近期开奖号 加拿大快乐8查询 彩票开奖历史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