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相公西門慶》

下載本書

添加書簽

風流相公西門慶- 第35部分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兩人做賊似的繞到后門,偷偷進了院子,武大郎仔細聽了聽:“兄弟你聽,樓上是不是有什么動靜?”



鄆哥側耳聽了半響,壓低了聲音回道:“哥哥,這。。。沒啥動靜啊,會不會沒在啊。”



“是嗎?”武大郎一邊往屋里走去,一邊又聽了聽:“我怎么聽到樓上床板有點動靜?”



兩人來到樓梯口,武大郎叫鄆哥把扁擔遞給自己,讓鄆哥看著樓梯,不叫人沖下來,自己一步步輕輕走上樓去。。。



“這西門慶和潘六娘真的在樓上做著好事么?”鄆哥站在樓梯底下,看著武大郎貓著身子往上走去,忍不住想道:“你說如果現在是換成我在樓上,和六娘卿卿我我,那該多好啊。。。”



鄆哥頓時有一種酸酸的感覺,尋思好白菜都叫豬給拱了,完全沒有自己的份。



這時,樓上傳來一聲武大郎的大喝:“jiān夫yín婦,看你們往哪兒跑!”緊接著扁擔敲擊床板的聲音不斷響起。



“老子打死你們兩個!打死你們!”



第四十七章捉奸?



話說西門慶剛一踏入紫石街,突然醒悟過來,自己怎么跟著腳步就來了紫石街了呢?



前方王婆的茶坊幡子已經清晰可見,西門慶一頓足,把準備前行的安道全拉住了:“哥哥,走錯了走錯了!”



“呃?兄弟不是本地人么?怎么還能走錯?”安道全一臉霧水,指了指前面隱約可見的百花樓:“那地方是不是百花樓?”



“這個。。。是百花樓沒錯。”西門慶咳嗽一聲:“但前面這條街是斷頭街,過不去的。方才一時走岔了,不好意思。”



“哦。”安道全皺著眉頭半信半疑的隨著西門慶退出紫石街,開始繞起路來。。。



等西門慶和安道全看見百花樓大門的時候,鄆哥還在樓下把守著樓梯,聽著樓上武大郎有一聲沒一聲的大罵著,還有扁擔起起落落,砸到床板發出的聲音。



“怎么沒聽到西門慶和六娘的聲音?光是武大在打罵?”鄆哥越聽越不對勁:“莫不是一扁擔下去,直接打死了?”



想著潘金蓮可能已經香消玉殞的樣子,鄆哥再也無法忍住,正準備上樓去看時,身后傳來一個聲音:“鄆哥,你在我家做什么?”



鄆哥頓時渾身一震,慢慢轉過身來,眼前是滿臉驚訝的潘金蓮,還是皺著眉頭聽動靜的王婆。



“鄆哥,我說這樓上是怎么回事?是不是武大回來了?”王婆指了指樓上:“這動靜,不會是想要把屋子拆掉吧?”



“這個。。。西門慶沒在樓上么?”鄆哥情急之下脫口而出,隨即醒悟過來自己說錯了話,潘金蓮好端端的在面前站著,樓上自然是沒有西門慶的。



那么,武大郎現在到底是在打誰呢?



“樓上這罵聲,莫非是武大?”潘金蓮也問道:“奴家和干娘在隔壁茶坊都聽到了,還以為家里面招賊了。”



鄆哥抓了抓頭發,不知道如何開口。總不能直說自己和武大郎是沖進來抓jiān的,現在西門慶也沒在樓上,潘金蓮在王婆那里閑坐,也沒在樓上,這抓jiān從何說起?



“大郎哥哥在街頭賣著炊餅,胸口好像有點發悶。”鄆哥想了想,也只能這么說了:“俺扶他回來,前面的屋門給閂上了,只好從后院進來,沒想到大郎哥哥一進來就發了瘋似的往樓上跑去。。。”



鄆哥說道這里,三人忍不住抬起來看了看樓板,武大郎似乎已經打累了,揮舞扁擔的節奏明顯慢了下來,但嘴里面還是罵個不停。



“jiān夫!yín婦!打不死你們!”



“我打!再打!”



王婆聽了聽,擔心的說道:“這武大,不會是得了失心瘋吧?”



潘金蓮皺著眉頭聽著武大郎不斷的“yín婦”罵來罵去,心中滿是厭煩,這種rì子,什么時候才是個頭啊。自從上次在玉皇廟無意中被西門慶抱了個滿懷,又弄出個天生姻緣,潘金蓮的一顆芳心,已經隱隱拴在了西門慶身邊。



所以這些天,潘金蓮的心情是很晴朗的,見天的去王婆的茶坊坐著,聊天吃茶,做點女紅,就盼著門口什么時候響起西門慶的腳步聲。



沒想到幾天不見西門慶,武大郎又出了這檔子事情。



潘金蓮和鄆哥束手無策,一旁王婆不知道從哪兒找了根潘金蓮用了做炊餅的搟面杖握住手里:“這失心瘋也耽誤不得,時間長了人就全瘋了救不回來。老身在前面,你們在后面跟著,看準機會把武大打昏,只有這樣,才能救他。”



說完王婆也不等潘金蓮和鄆哥回話,把鄆哥推到一旁,提著搟面杖就往樓上爬去。



鄆哥腦子暈暈的,不知道如何是好,倒是潘金蓮一咬牙,提了裙子緊緊跟著王婆,鄆哥這才醒過神來,也跟了上去。



就這樣,王婆在前,潘金蓮在中間,鄆哥最后,三人慢慢爬上樓梯,鄆哥抬頭想往上瞅瞅,沒想到入眼的倒是潘金蓮兩條結實的小腿,白乎乎的叫鄆哥一下子看走神了。



“這兩條大長腿,就夠玩三年的。”



鄆哥不由連連咽下口水,由于貪圖眼前的美sè,爬的更加慢了,前面的王婆已經探出半個身子,看那武大郎破頭散發,背對著自己正有氣無力的舉著扁擔敲打著床板。



而床上空無一人,只有一床rì常蓋的被子,已經被武大郎給打得臟兮兮的。



“我打。。。我打。。。”武大郎喉間荷荷作響,手上的動作已經變成了機械的舞動。



王婆躡手躡腳站直身子,伸手往后面輕輕招了招,那意思就是你們快上來。



潘金蓮見王婆手勢,輕輕爬了上去,站在王婆身邊;而鄆哥眼前一花,好看的兩條小腿已經突然不見,暗自罵了一聲“該死”,也慢慢爬了上來。



等上來的時候,鄆哥就見武大郎失心瘋的樣子,不免嚇了一跳,腳下一滑,身子就往樓梯倒去,發出一聲驚叫,幸好潘金蓮手疾眼快,一把抓住了鄆哥的手,雙方一較勁,把鄆哥拉了上來。



鄆哥驚魂未定,沒太害怕自己險些從樓梯上滾下去,反而因為趁機感受了一下潘金蓮手心的柔軟,差點沒失了jīng魂。



鄆哥這一聲驚呼不要緊,就見武大郎肩頭一聳,就要轉過身來,王婆情急之下,手中搟面杖就照武大郎的后腦拍了下去。



這搟面杖是一段略粗的竹筒制成,磨得光滑,本身并不沉重,加上王婆雖然膽大,先見武大郎瘋瘋癲癲的樣子,手底下軟了,所以這一下雖然敲著悶響一聲,但其實并不嚴重。



只見武大郎被敲的嚇了一跳,馬上轉過身來,三人一見,武大郎正面都被頭發蓋住了,連眼睛都遮去了大半,看不到眼神如何,但滿臉都是汗水,頭發都粘在臉上,好像帶了一個長滿了頭發的面具,十分的嚇人!



“你這馬泊六,也敢打我!”武大郎破口大罵,配合現在嚇人的外表效果極好,也不知怎么著,一下子就認出了王婆,手中扁擔就要掄起來向王婆打去。



這一下要是打在實處,王婆最低也是個腦震蕩,王婆見一下沒把武大郎打昏,又見武大郎這等樣子,連腿都軟了,想要用手中的搟面杖招架一下,竟然也提不起來。



一旁的潘金蓮見情勢危急,也顧不上那么多,從王婆那里劈手搶過了搟面杖,跳起來照著武大郎的腦門就狠狠的拍了下去!



潘金蓮本來力氣不大,但rì常用這搟面杖用習慣了,非常的順手,加上心急火燎的,也沒有時間思考,不知不覺中把渾身的力氣都使了出來!



這個跳起來的動作也是潘金蓮平時搟面的時候力氣不夠用,經常跳起來好把自身的重量加上去!



隨著“禿!”一聲悶響,武大郎直接丟了扁擔往后一倒,潘金蓮這記使得狠了,連搟面杖都被拍出了一個裂口,同時潘金蓮被反震的無法把持住,搟面杖也不知道飛到哪兒去了。



武大郎腦門迅速從青到紅,從紅到紫,頂出個大包來,連王婆和鄆哥看著都倒吸一口涼氣,未武大郎不值。



“這下要拍在自己腦門上,還不給拍死了啊!”鄆哥摸了摸自己腦門的汗水,非常后悔剛才偷看潘金蓮的裙下風光,這要是讓潘金蓮察覺了,說不定現在自己已經死翹翹了。



潘金蓮雖然拍倒了武大郎,自己也軟軟的癱坐在樓板上,許久才說出話來:“干娘,接下來怎么辦啊?奴家渾身都沒了氣力。”



“六娘啊,你那一下好像力氣用的。。。稍微大了點。”王婆苦笑一聲:“先看看人還活著沒活著吧。”



“鄆哥,你來幫老身一把,把武大抬到床上再說。”



鄆哥手腳也軟了,硬著頭皮和王婆把武大郎從樓板上搭了起來,費了半天氣力才拖到床上,王婆抓起武大郎的手,摸了摸脈搏,用趴在武大郎的胸口聽了聽。



“干娘,怎么樣了?”潘金蓮坐在樓板上,有氣無力的問著。



“人還活著,沒事!”王婆抬起頭來,吩咐鄆哥去樓下打盆水來,找了塊頭巾投濕了往武大郎腦門鼓起的大包一搭,這才松了口氣。



“六娘,幸好你氣力不夠,這要是出了人命,等武二回來,可怎么交待啊。”王婆坐在床邊很是擔心。



潘金蓮掙扎著站了起來,找個椅子坐了:“奴家剛才也是著急,如果不打這一棍,干娘你恐怕。。。”



鄆哥站在中間,看了看王婆,又看看潘金蓮:“等會兒大郎哥哥醒了,該怎么辦?”



“以老身的經驗看,這種得了失心瘋的,醒了之后會忘記之前的事情。”王婆想了想說道:



“如果武大醒了問起腦門上的大包,你們就說是他不小心從樓梯上滾下去,自己磕的。”



“不過有一點,武大問起來,你們一定要口徑一致,不能說岔了,不如武大疑心重重,弄不好還要發病。”



“奴家自然知道。”潘金蓮嘆氣道:“一會兒奴家還是去生藥鋪給他抓一副安神的方子,吃吃看吧。”



鄆哥也沒想到自己一個判斷失誤,居然弄出這么大事情來,只好找個借口先走了。



腦門上頂個大包的武大郎,依然躺在床上昏迷不醒。。。



第四十八章菊花姑娘



“這不是為我們力擒殺人蜂的縣尉大人么!今天怎么有空來啊,里面請!里面請!”百花樓門口的大茶壺眼前一亮,看著西門慶和安道全大搖大把走了過來,趕緊上來行禮。



西門慶看也不看,直接塞了把銅錢過去:“把你們掌柜的給我叫過來!”



“好咧!馬上來!”大茶壺喜得屁滾尿流,忙不迭的轉身邊跑邊喊,順便把銅錢塞在懷里:“薛媽!薛媽!縣尉大人來了!”



“兄弟好威風,那個殺人蜂是什么來頭啊?”安道全跟著西門慶進了百花樓,看著富麗堂皇的大廳,順口問道。



“那個鳥人手里有上百條人命,在清河縣隱姓埋名,還把女兒嫁給我,準備要侵占家產。”西門慶也打量著大廳的豪華裝飾,回答道:“后來被我發現他的yīn謀詭計,把他女兒休了,擒了那老賊,那老賊氣憤不過,自殺了。”



西門慶三言兩語把事情經過講講,當然從抄家中獲得第一桶金這種事情是不會提起了,只是淡淡的說了一句“繳回財物”就算了。



安道全聽了老大的驚訝,這種狗血加奇葩的事情還真算得上是奇聞一樁了。不過天下有那個男人可以理直氣壯的把自己老婆休了,然后到老丈人府上抄家的?西門慶恐怕算是空前絕后,自古以來第一人了。



“啊呀,我的縣尉大人,怎么今天有空才來啊!”一陣香風襲來,穿著半透明白紗衣的梨花姑娘已經直接撲到了西門慶的懷中,看的安道全好不羨慕。



西門慶非常自然的享受著梨花姑娘在自己懷里面蹭來蹭去的那種肉貼肉的妙感,手里面也不客氣的摸了兩把,這才笑著說道:“今天沒有縣尉大人,只有西門大官人。”



“看來西門慶這廝,是個老手啊!”安道全看著梨花姑娘若隱若現的軀體,憤憤不平的想著:“安某真是白白多活了二十年啊。”



“梨花!你穩當點!”后面跟上來的薛媽有些惱火的喊著:“大官人還沒說話,你湊什么熱鬧!sāo不死你!”



“梨花今天全身上下,都是西門大官人的!”梨花信誓旦旦的用甜死人的聲音說著,整個身子這才念念不舍的從西門慶懷中蹭了出來,嘟著嘴站到一邊,還不停用眼神挑逗著。



薛媽雖然是管著百花樓上上下下,名義上是十二頭牌的母親,但看上去也不過三十四五歲,身上大紅的紗衣看起來十分的喜慶,沖著西門慶和安道全行了一禮:“這些個女兒們都叫奴家給慣壞了,大官人勿怪。”



?
小提示:按 回車 [Enter] 鍵 返回書目,按 ←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 鍵 進入下一頁。 贊一下 添加書簽加入書架
手机网络捕鱼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