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爺不好當》

下載本書

添加書簽

王爺不好當- 第8部分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郟衷謨直徽庋矍暗娜蘇鶘遄。。。见我呆阕x,他轻轻的敲溜晧魳I耐罰霸趺戳?柄栧蜜E也幌不!?br />
  “?”

  。。。。。。。。。。。。。。

  我的內心自白:

  今天是我最丟臉的一天,竟然屢次在清劍面前犯傻。

  他的眉很濃,眼睛很大,薄薄的嘴唇緊緊抿成了一條線,挺直的鼻子使他的臉看來更瘦削。這張臉使人很容易就像山中的嵐霧,你根本不知道它從什么地方,從那個山谷里飄出來和冒出來的。

  清劍他是一個倔強的男人,也是一個孤獨的男人,

  男人活在這個世上,好象注定是要懦弱的,堅強的男人在現實總是要被淘汰抹殺掉的。清劍的內心自白:

  今天是我最開心的一天。

  今天是我們的第一次獨處,她終于不再是一副冷漠又無奈的表情了。傻傻的、呆呆的,很可愛!我很高興自己能讓她變得像正常人了。

  每次見她那樣,都會為她心疼,她不該那么的無可奈何,她不該那么的無所謂。她不該在她臉上露出不屬于她表情的樣子。

  她最不該在淡然的眼中帶著一抹憂郁,就像永遠都化解不開的煩擾。這樣的她,讓我的心疼得就像被針扎般的難受。原來這里叫鳳凰軒!

  房里的男仆見我進來,正想下跪叫人。忙揮手讓他們退下。

  簾子慢慢被拉起,坐在床邊靜靜的注視著床上的人,俊朗清秀、唇若施脂,他的膚色像大理石一樣潔白,雪白細膩、光滑如瓷。我簡直不相信白人男人的皮膚有這么高雅、細嫩。他突然轉動一雙清澈明亮的眼睛。

  我趕緊火燒屁股似的拉直身子,尷尬!索性主動提及!鞍,你醒了,怎么樣了?”看起來沒什么大礙,為什么艾雪說他傷得比較嚴重?

  他只是沉默的看著我,不說一句話。

  “王爺問你話,你竟敢不回!”清劍立刻怒喝出聲。如此不敬的舉動,不用王爺下令,都該殺!向清劍擺了擺手,示意沒事!笆遣皇俏掖驍_到你了?”

  他還是不言一語。有些無趣:“那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話一說完,他就即刻扁了扁嘴,一副欲然啜泣的樣子,同時露出了一口白牙齒!澳锬。。。。。不要墨墨了了。。。。。。娘娘壞。。。。。。!

  這。。。。。。。到底是恩么一回事?這。。。這就是艾雪說的比較嚴重的傷嗎?傻人一個?

  在我錯愕中,他雙手攀上我的脖子,雙腳勾住我的腰,臉埋在我的脖子里蹭蹭,象只章魚似的把我吸附住。

  口齒不清的道:“娘娘。。。。。不。。。要丟下墨墨,。。。。乖墨墨。。。。。。!

  事出突然,清劍愕然當場,竟不知如何反應。我也傻眼了!想我自己才幾歲,倒成了一個十六、十七歲的孩子的媽了!

  有些便宜占不得的,會遭天譴的!“你。。。你先下來,我不是你娘。。娘親!毕氚伍_纏住的雙手和雙腳,可他卻越抱越緊。

  看見我求救的眼神,清劍才反應過來?汕鍎σ慌龅剿,他就哭得更兇了。

  投降!“清劍,你去叫大夫來一趟!

  會意的走了。

  怎么好好的一個人會變成這樣?像孩童似的!肮,不哭了。再哭就真的不要墨墨你了!

  “娘娘壞!。。。壞娘娘。。。。。不要。。。。墨墨。。。。。。。。。!本尤贿理直氣壯,真是有夠離譜!拔也皇悄隳锬,叫姐姐!

  “是娘娘,是我的娘娘!彼恼Z氣含著濃濃的占有欲。

  惡狠狠的瞪住他!安皇,你聽到了沒,我不是!”

  “是!彼@么宣布著,還舔了舔我的臉頰。

  寒!“不是!睙o奈的再一次糾正。

  只見林少墨一臉驚慌震怒的哭喊著“是。。。。。是我的娘娘。。。。。。。。。!

  我沉默的望著他哭泣的小臉,一時之間,室內只剩下他的嗚咽聲。天!我這是在干什么?怎么在和這樣的他計較?忍不住嘆口氣,然后任他擺布!昂昧,好了,不哭了!";

  “王爺,大夫找來了!鼻鍎︻I著人走進來了。向清劍點了一下頭,再溫柔的對著掛在自己身上的人說:“墨墨讓大夫姐姐看一下好不好?看看墨墨哪里不舒服!币荒樀牟磺樵,嘟著嘴說:“我不要!”

  “為什么?墨墨生病了,不看不行的!聽話點!”

  “墨墨沒病,墨墨沒病!笨棺h著。

  “沒病看一下也好的,乖!”

  “不!”

  看來征求他的同意是不可能的,再次用眼神示意清劍讓大夫過來。大夫一碰到他衣角,隨即他睜著驚慌的大眼。那破碎而恐懼的聲音傳來,“我怕……不要。。。。不要。。。。!鄙碜舆抖縮著。

  他好象真的很怕。

  “算了,清劍你診金照樣給,帶她下去吧!”

  “墨墨不怕哦!他們已經走了,不怕,不怕!彼痤^來,眼中閃著微微的茫然,“走。。。了?”在他自己證實之后,突然又埋到我懷里放聲大哭。

  扯著袖子為他擦淚,但他就像要把一生的淚水都一次用完似的,奔流的淚水幾乎浸透了兩人的胸前。

  終于他哭累了,歪著身體倒在她的懷里,把頭枕在我的大腿上,閉上眼睛,露出滿足的微笑。

  “想睡了嗎?”我摸了摸他的眉毛和眼皮。

  “恩!

  “那睡吧!”

  扯住我欲站起來的衣擺!澳锬锱。。墨墨。。。!

  可憐帶著渴求的眼神,我妥協了!望著他柔美的睡顏,我只有默默的為他祈禱,希望他早日康復。

  之后問了清劍他的一些事,可清劍也不清楚。只知道他之前不是這樣的。那么就是“我”造成的哩!到底什么樣的傷害會讓一個正常人變成這樣?還有他手上為什么會有一條疤,一條長約十公分的疤深深的鑲在他的皮膚上,粉紅色淡淡的傷痕?

  無意的摸著胸前的項鏈,咳!也不知道這到底是什么項鏈,在洗澡時為了要拿下它,我曾經還險些刮傷了自己的皮膚,但卻怎么都沒辦法拿下它。

  
[正文:第十一章。。。。]
天然居

  “王妃,奴才求見!

  門外響起小廝的特急的喊叫聲,讓房內正準備午睡的龍葉詫異了一下,小夜也疑惑的打開房門。

  “奴才參見王妃,王爺要王妃您現在馬上去見她!

  原本有些昏昏欲睡的臉立即一片驚喜。馬上焦急的吩咐身邊的小夜為他裝扮。

  小夜也為主子高興,王爺好象很喜歡主子的陪伴,主子終于苦盡甘來了。幸好王爺不是恩寵主子一次后就失去興致!聽多年在王府里做事的小廝說,王爺是個標準的喜新厭舊的人,一般有過一次之后,王爺就不愿意跟同樣的人發生第二次關系,更別提讓那人再出現在她面前了!但是卻有個例外,就是王爺身邊的清劍,失憶前的王爺好象對他很留戀,但是,還好現在的王爺不會了。

  天地

  待林少墨睡了,也讓清劍下去休息,自己就回房了。一個人呆在房間里無所是事。悶熱的天氣搞得人心煩意亂。一聲吩咐下去,叫龍葉過來下棋得了。怎么這家伙都不會主動來找我,每次都得請人去三催四請的。

  在我冥想時,門外響起請安聲,接著一個身影急急沖了進來,我還沒來得及有任何反應,那身影就將我擁入懷抱。

  原來是清明。納悶,我不是叫他休息一天,不要伺候了嗎?“清明你怎么來了?有什么事嗎?”

  “王爺。。沒。。。事。。我我不放心。。。所以。。。過來。。。!鼻迕鞑缓靡馑嫉恼f。一整晚沒睡,自己原本是很困的,但是沒睡多久,就醒了過來。不呆在王爺身邊,總覺得不塌實,少了點什么。所以就馬上過來了。

  最近一個個說話都打舌?這算不算?如果算的話,這病是不是會傳播?

  看清明是有精神多了,也就安心了點!扒迕,對不起,讓你擔心了!

  “沒。。。你沒事就好!”清明深情款款的表達。

  思著搖頭,努力把酸澀吞回肚里,我極力扯出個笑:“我。。。。。。。。。。。";

  在我要回答時,門外響起小廝話:“王爺,門外邪公子求見!

  誰?王府里有這個人嗎?“讓他進來!

  見一個帶著面紗的男子進來了。是他!最初自己在妓院見到的那個人。把人帶回來了,我卻忘記有他這號人物了!澳憬惺裁疵?”

  “回王爺,奴才叫邪魄!钡弥鯛敓o礙了。他在放心的同時想見上她一面。在過來的路上,不愿承認自己是戀上了她,拼命的找借口說服自己此行不具任何意義。

  “哦!你傷好了沒?”那天他衣上的血仍然讓我記憶猶新。

  愣了一下,“回王爺,奴才謝王爺的救命之恩!彼@是在關心自己嗎?不敢相信,心卻美滋滋、暖和和的。

  我拿了張紙遞給邪魄。邪魄接過來一看,連忙跪下謝道:“謝謝王爺!謝謝………”本來有許多話想說的,可是一時竟哽在喉頭說不出來,只剩嗚咽聲。

  不停對著我叩頭,捏著自己賣身契的手還在微微發抖,他終于是自由身了,淚水不斷的從他那漂亮的眼里流出來,邪魄用他那亮晶晶滿懷感激看向我!昂昧撕昧,”我扶他起來,輕輕拍拍他的肩,想拿下他的面紗幫他擦眼淚,但是念頭一轉,還是算了!深刻的記得這里比命還重要的男子貞操。

  “王爺,王妃來了!“門外的小童再次稟告,

  “若兒。你叫我來是為什。。。。。!币姺績扔腥,龍葉硬生生的打住未說完的話,改而“妾身參見王爺!

  “奴才參見王妃!狈績攘硗鈨扇水惪谕暤恼f。

  搞什么了,問來問去,做作得很。

  進來的龍葉見還有一位帶著面紗的男子,疑惑的望向我。

  哈!這讓原本有點煩的我馬上不好意思起來了。龍葉好歹是我的王妃,難道我能光明正大的對他說,這人是我在我們新婚之夜,一氣之下后想染指的人。寒!

  可是畢竟“我”什么都沒做,再說又不是我,我這是在尷尬什么?真的是自尋煩擾。

  有了這層意識后,我理直氣壯的說:“這是邪魄,那個我在妓院帶回來的!

  哦!是打傷若兒,讓若兒失憶的人。這么說來還得感謝他,讓若兒變成現在這樣了。只是他為什么要帶著面紗呢?照理說,若兒帶他回來,他就是若兒的人了,沒必要帶面紗了。難道。。。。難道他不愿意,是若兒強行帶回來的。

  若兒為什么什么人都不喜歡,偏偏喜歡上妓院里的人了。要是她帶回來一個身家清白的人,我也不會多說什么的。若兒她就這么喜歡他嗎?那她有時候為什么又要親密的叫我葉呢?清明也在暗自思考著。若兒身邊已經有很多美男了,難道她還嫌不夠?她為什么還要招惹一些紅塵中人?還有若兒失蹤的那段時間,她去哪里了?難道她在外面還有什么情人?那天還對自己說她已經痛改前非,現在又。。。。騙子!大騙子!看見龍葉哀怨的盯著我,清明也不理解的鄙視我,頭皮發麻!我這是遭誰惹誰了?明明我清白得日月可見證!

  快刀斬亂馬,不看他們兩人,轉過頭對禍首說:“那個,邪魄,既然你傷好了,那你就走吧!我會讓人給你些盤纏,你就不要再回妓院了。去找個人嫁了還是做些小生意,隨你了!

  “?”呆了!想過千萬種王爺會對待他的方式,就是沒想過王爺會讓自己走。

  一時,屋子出奇的靜,仿佛能聽見彼此的呼吸。五個人,就這么坐著,大眼瞪小眼的不說話。龍葉和清明分別在我的臉上,行了深刻的注目禮

  “我說,你可以走了!蔽曳浅S心托牡脑僬f一遍,開口打斷這寂靜的局面。

  沒等他回答,我就轉頭對同樣被我的話嚇傻的清明說:“去找清劍過來!

  清明不懂我怎么突然要見清劍,但還是去找了。待他們回來后,我發話:“好了。人都到了,你們不是想知道我失蹤的事嗎?我現在就說了!币娝麄冇幸鉄o意的一副想問卻不知道如何開口的樣,索性一次都告訴他們,免得一個個向我發問。

  他們都露出驚奇的樣。切,以你們單純的樣,什么事都寫在臉上,還不好猜!

  喝了口茶,潤了潤喉才道:“我失蹤是因為那時我碰到一個朋友了,所以我到她府上去玩了一下。就這么簡單!睘槭裁次視杳?她為什么會抱我到她那里?連我都糊涂著。為了不讓他們擔心,還是簡單化比較好,想過去也知道,要是讓他們知道事實,一定擔心得睡不好,或許還會哭著不讓我出王府一步!

  頭可斷,血可流,自由不可拋。

  當時在場的清明?
小提示:按 回車 [Enter] 鍵 返回書目,按 ←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 鍵 進入下一頁。 贊一下 添加書簽加入書架
手机网络捕鱼游戏 吉林111选五开奖结果 喜乐彩票合法吗 官方 黑龙江11选5分析 广西体彩十一选五前三 广西风采快乐双彩开奖 股票行情今天大盘新华制药 10分快3必中方法 甘肃快3投注 浙江体彩6十1中奖规则图 上海11选5开奖结果查询结果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