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爺不好當》

下載本書

添加書簽

王爺不好當- 第4部分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啊。。。哦。。是這樣的,主子,我是前來告訴你王爺她出府了,但是她只帶了她身邊的一個清明和兩個侍衛!

  “若兒。。。怎么就這樣的糊涂呢?外面亂得很,要是她再發生個什么意外的,這可叫我往后該如何是好!”驚覺自己在小夜面前,不覺把心里的想法說出來了,龍葉羞答答的小臉紅的就像天際邊剛升起的紅日般艷麗。

  這一個午后就在龍葉的焦慮和小夜的愁眉苦臉中渡過了。{{{{{{{{{{{{{{{{{{{{{{{{{{{{{{{{{{{{{{{{{{{{{{{{{{{{{{{{{{{{{{{{{{{{{{{{{{{{{{{{{{{{{{非常討厭的把丟失的文給補了上來。討厭寫兩次的感覺~~~~~~

  要瘋了~~~~

  差點想挖坑棄文而去。。。。

  。。。。。。。。
[正文:第六章。。。。]
費勁口舌勸說清明,他才勉強應許自己只帶兩個侍衛。想過去也知道,在王府里就有一大堆人在身后跟來跑去的,現在好不容易出去一趟,再帶一大批人出門招搖過世,我有病吖我!

  走在大街上,那叫一個興奮。路邊擺放著好多賣玩的、吃的看的小攤,可謂是應有盡有。街上的鋪子多是女子在經營,少數幾個會有男子在一旁幫忙。在街上走的男子也大多是面戴輕紗。

  這樣真的不熱么?疑惑的再瞧著身旁同樣裹著面紗的清明。

  “小。。。小姐,你。。。怎么這么的瞧著我?”身邊的人突然停下腳步,用她的一雙美麗的丹鳳眼直溜溜的望著自己。這讓他又羞又窘,感覺自己白皙的臉上鍍了一層紅暈。

  又瞧了他一眼,才道:“沒事,繼續!

  我想我就像是沒見過市面的‘鄉巴老’進城一樣,從這個攤逛到那個攤的,和清明是從街頭吃到了街尾。當然,看著清明每次辛苦的撩起面紗吃東西的樣,再次發出感嘆,這里的男人就像古時候封建的女人,被壓迫到沒有一點點的尊嚴,還得受‘三從四德’的束縛。當男人真不是普通的辛苦!我雖穿越了,不幸中的大幸是老天還是給了我個女子的身軀,要是投到男子身體里,這些非人的痛苦就要淪落到自己的身上了!真不敢想象那情景。。。。。。

  沉浸在自己想法的我剛開始沒發現,后來后知后覺才發現大街上看我們的眼光都很奇怪,夸張點的說回頭率是

  百分百。汗!忽略過身后兩個龐大的女侍衛,就屬清明有看頭了,但是此時他包得像粽子一樣,再怎么媚也瞧不出什么來吧!這么說是看自己了??

  幾天前,瞧過自己這面貌,不算是能讓人一看三回頭的絕色大美人,這怎么。。。。。

  果然,不一會兒我的想法就得到證實了。

  突然一個約莫十歲的小孩跑到我的面前,朝我身上吐口水,嘴里還毋狠狠的言:“臭王爺,還我哥來,把哥哥還給我。。。。。。。。!

  面對此突發狀況,大家沒料到一個小孩會突然出現,一時措手不及硬生生的讓口水吐到我身上了。先反映過來的清明馬上掏出手帕,細心的幫我擦拭。

  在摸清情況后侍衛一把捉住小孩的前襟,在張齡要給他一巴掌時,被我叫住了。

  冷冷的盯著他三秒,道;“你這話是什么意思?你怎么知道我是王爺?”

  后者顯然被我的冷漠顫抖了下,但馬上瞧不起的說:“在這條街上,誰不曉得你這個惡霸王爺,強搶民男,欺善怕惡,無惡不作,你。。你就是在這里把我的哥哥搶去了,我。。。。。。你。。。。還我哥哥來。。。。。!闭Z畢還嗚咽的哭了起來。

  敢情這又是原尊給我留下的麻煩!看來這小孩的話總算解了剛才路人莫名的眼光問題了。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剛才兇巴巴的樣現在成了個淚泥人,輕聲安慰道:“乖!別哭,告訴我是在一回事?”路人頭回見我這么的柔聲的對待一個小孩,是愣了又愣,瞧了又瞧!

  抽抽嘀嘀的訴說著。。。。。。。。

  事情是這樣發生的:一天,她的哥哥艾雪終于熬不住妹妹艾么的軟硬措施的攻克下,悄悄瞞著家人跟妹妹到街上玩玩。由于第一次上街的哥哥玩得過于興奮,以至不小心把面紗扯掉了,露出如花似玉的臉蛋。而正好被在街上晃蕩的”我“給巧見了,然后“我”就二話不說的把人給強行帶走了,完全不顧哥哥死命的掙扎和妹妹哭泣的哀求。

  第一次大膽的帶哥哥出來玩的艾美見這種情景嚇呆了。一些好心的人安慰她別太難過了。說是這個帶走自己哥哥的人是這帶有名的惡霸王爺。

  聽此的艾美馬上趕回家告訴父母這樣的信息?筛嬷,母親只是哀傷的坐在一旁,父親聞此暈了過去。

  每每在飯桌上看著屬于哥哥卻空蕩蕩的位置,和母親的落魄、父親的掩袖拭淚,小小的心思也跟這著難受。。。。

  終于一次忍不住的發問:“哥哥為什么還不回來?”母親只是失落的似自言自語:“我們只是普通百姓,而人家是王爺,能奈何?就當從沒過這個兒子吧!

  艾美不想失去一個疼她入骨的哥哥,所以常常在事發的這條街上,等待著那個害她全家不得安寧的禍首。今天終于守株待兔給她給逮到了。。。。。。。。。。。。。。。。。。

  “這是真的?”聽完她的話語,我伏到清明耳邊小聲的求證。

  “是的。小姐,她哥哥就是地牢里被你打得半死的其中一個。這事我也聽聞過!

  “我為什么要打他們?”不解的反問。

  遮遮掩掩的回復:“因為你。。。。你之前比較喜歡享受暴力的快感,所以有的人就會被分配到地牢去。。。。。!

  臉部抽搐,搞SM?這里也有這么先進的變態嗎?看來不論在哪里,人都是最邪惡的高級動物,都有著最變態的心理。

  。。。。。冥想中。。。。。。。。

  “拿命來。!币粋冷漠的聲音穿插了進來。

  “誰???”隨著身后張齡的一聲大喊,一個黑色的人影迅速向我飛來,他手中寒光閃動的劍也向我刺來。

  說是遲那時快,張齡從腰間飛快的抽出了一把軟劍,擋掉了差一毫米就刺入我咽喉的劍,而清明也立刻緊張的站到我身邊,帶我靠向路旁邊,雙手伸開把我護在他的身后。

  這樣的他是我沒有見過的,那么嚴肅,平時時不時就給我哭一把或是因為自己一點碰觸就臉紅的人,此刻卻那么英氣逼人。因為我緊貼的站在他身后,他身上特有淡淡的香味飄過來,有絲被引誘,醉了。

  在我回神后,張齡和另一個侍衛已跪在地下請罪。繞過擋在我前面的人,扶起跪在地上的人,不解:“刺客呢?”

  張齡他們一聽,又是慚愧的一跪:“屬下無能,讓刺客給跑了,屬下罪該萬死!

  “起來,你們已經做得很好!

  等兩人顫顫的起身,我才準備轉過身贊賞一下剛才不顧自己性命擋在自己身前的人。一回頭。。。。

  某人美麗的眼瞼已蒙上了一層水霧,水霧漸漸凝成眼淚,在微紅的眼眶里打轉。臉色慘白,貝齒咬著薄唇,身子還在瑟瑟顫抖。像斷翅的蝴蝶。這樣的他,讓我情不自禁有一種想把他抱在懷里好好疼惜的沖動。沒想我還未沒行動,清明已哭著飛撲到我的懷里放聲大哭了。

  “乖,不哭了,以后怕的話就不要擋在我前面了!鄙,怕成這樣還不要命的跑到前面去。

  聞言的淚人兒哭得更兇了,辯解道:“我。。。我不是怕。。。怕自己有危險,我。。。我是害怕剛才要不是侍衛及時的擋下那一劍,。。。。我就再也看不到。。?床坏叫〗隳懔。。。。你。。還那樣說人家。。。!

  聽著斷斷續續的話語,一股暖流劃過心田,無言的擁緊了懷中的人。

  過了半柱香,懷中的總算平靜下來了,勾起他的頭,看著這兔子般的樣,輕問道:“哭餓了沒?我們去找家酒樓坐坐!

  余光捕捉到路人不屑的眼光,抬頭的清明總算意識到,自己在大街上跟女子摟摟抱抱,一下子彈開了。

  知道他就那薄得透明的臉皮。不多說的拉他向前走了。突然像想到什么,停頓腳步,回頭一看,倦縮在一旁的艾美還沒從剛才的情形中恢復過來。

  “張齡,帶上她!背瘡堼g使了個眼色。微抬頭望著“豐樂樓”的招牌。

  張齡告知說這是這里最大的酒樓,出入這里絕大多數是身份高貴之人。當然,二樓的雅間品位檔次較高,更是提供給富家小姐和當朝權貴的地方,一般人都是坐在一層的廳堂中用餐。從樓上也可以很清楚的看到樓下的情況,是因為有繡花屏風的關系,所以樓下卻看不見樓上的情況。

  門口的店小二看到迎面來了個氣質高貴、衣料上等的人,馬上笑臉迎接:“客官,請到小店來。小店各種酒品,飯食一應俱全!蔽覀円恍腥顺霰姷耐獗,一進去馬上引來了店里面所有人的注視。因為此刻的清明已被我拿下了面紗,剛才面紗都給哭濕了,還戴什么!

  “小二,樓上有沒雅間?”不悅的看著眾人盯人的視線。

  “有。。有,客倌請上樓來!毙《灰娚鈦砹,積極的帶頭往樓上走去。

  “把你們這里最好的菜品上幾道!”來到了一個布置清幽的小間后,我吩咐道。

  “是,客官請慢用!”等菜都上齊了。又勸解一番才讓他們個個都小心翼翼的坐下。怎么覺得我這王爺越沒威嚴了,汗!

  看著對面的小丫頭艾美虎視耽耽的緊盯著自己,一副英勇就義、豁出去堤防的樣子。搖了搖頭,道:“你害怕?”

  “誰。。。誰說我怕你了!我才不怕你!”倔強的回答。

  見我沒回答,她又不甘愿的問:“你。。。想把我怎么樣?你想干什么?”

  “我。。。呃!我見你長得不錯,可以賣到青樓里~~~~~~~~~”惡劣細胞生起,有意的嚇唬她。

  “小姐,你別這樣唬赫這小孩了!碧焐牡厣屏嫉那迕,不忍心見一個小孩恐懼的樣子才出聲游說。

  果見人家懼怕的模樣!皬堼g,吃過飯,你先帶她回王府見她哥哥吧!”

  “屬下遵命!闭f著就要站起來,我忙伸手把她按到座位去。

  “你讓我去見我哥哥?真的?不騙我?”反映過來的艾美發出興奮的顫音。

  當我要開口回答的時候,樓下傳來了一陣吵鬧聲。本不欲理會的,但是有些時候你不得不承認,即使你不找麻煩,麻煩也會自動找上你。

  “嘭”的一聲,門被踢開了。

  看著急急忙忙跑上來,不斷哈腰道歉的小二,和一個趾高氣揚的女人,煩!

  那女人看見小二跟了上來,火道:“今天本小姐倒是想看一看,是誰這么大膽的占了我平時最喜歡的雅間!”扭頭望向我這邊?吹轿业南乱幻,臭臉立即換上了笑臉,嘻嘻哈哈熱切的說:“哈!原來是王爺您!好久不見,聽說你前段時間受傷失憶了,F在怎么樣?”

  看她一副熟悉的樣,難道是以前的“我”的狐朋狗友來著。

  見我不語,契而不舍的想要勾搭上我的肩。我馬上退了一步,敬謝不鳴的假意笑說:“我還有事,先走一步了!

  跑下樓的我忍不住長吁了一口氣。

  要命!想輕松一下都難。

  隨后下來的清明不明的問:“小姐,你怎么這么急著走,也不和人家說說話,我記得你以前跟她還蠻要好的!

  “我。。。。我痛改前非!”總不能說你眼前的王爺不是你所認識的王爺,你眼前的王爺剛才怕再深入交談的話,會露出馬腳的。一個人再怎么失憶也不會把個人本質的東西和喜好都改變了吧!

  不是怕被發現后會怎樣怎樣,只是怕麻煩!能免則免。。。

  “好了,咱們再到處走走!甭氏却蟛阶呷。

  
[正文:第七章。。。。]


  恩~~~!睜開迷茫的雙眼,打了下哈欠,揉揉僵硬的脖子。

  懵了!這是哪里?雕梁畫棟,豪奢精美的程度我看足以媲美皇宮。我怎么會在這?慢了一拍才反映過來。記憶倒帶。。。。。。。。

  記得………………匆忙跑下樓……………清明跟著出現………………郁悶的先走………………瞥見一個漂亮的珠釵…………………拼命的討價還價………………接著脖子就一陣酸疼,之后的事完全沒有印象,連自己在會在這里也不清楚,再清醒過來就是現在了。被人綁架了?

  可這地理環境實在不像是一個肉票者該有的待遇!

  納悶的打開門房,沒人看守?不知不覺得曲曲繞繞的走了好久,累得要命。誰家的院子修得忒大,搞得像喜瑪拉雅山一樣。茅坑!

  受不了的停下步伐,望著這寒竹幾叢,冷泉一彎,曲徑通幽的景象,不覺伸展著雙手擁抱清涼的晚風,想象著自己是如此的自由、不拘束。緩緩閉上眼睛感受半晚的余?
小提示:按 回車 [Enter] 鍵 返回書目,按 ←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 鍵 進入下一頁。 贊一下 添加書簽加入書架
手机网络捕鱼游戏 拓维信息股票股吧 股票配资平台体验 豪门国际注册送38网址 福彩15选5最准预测 江南化工股票最新公 贵州11选五推荐号码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2020东方心经免费资料 河北20选五开奖带和值 山东十一运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