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爺不好當》

下載本書

添加書簽

王爺不好當- 第27部分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床去了;不就什么心結都沒了!

   “我……”牧流影千言萬語輕化成一嘆,哎!如果問題有那樣好解決就好了。想她一個牧流影;黑的可以當成白的,白的可以變成黑的,只要她小姐一認定,管他是對還是錯,如果沒被奉為圣旨來執行,這就是不對?伤倪@一性格;用在她父親身上就行不通了。

  她父親是柔弱;沒主見;沒安全感且非常喜歡粘著同性;可是她知道如果她用強的;硬逼她父親;往后她父親更是避她如蛇蝎。這是她最不愿意看到的結果。所以她才忍著不去見他;給他一點時間適應她的情感。

  ";唉!算了,你個惡心女,你就算跟我處了一輩子,也學不到我十分之一的好,孺子不可教也!”重重嘆了口氣,沒內幕可探;江魚轉身又回到林少墨的身邊繼續耍白癡。

  “拜托,心情已經夠糟了,你還在一旁‘吐大氣’,配樂!”撇了一下嘴巴,白了江魚一眼,牧流影繼續發飆道:";你個白癡女!什么都不懂就請閉上你的白癡嘴。";

  果然;這兩個女人一碰到一起;就是王府沒安寧的那一刻。真是麻煩!我感嘆地暗忖道。

  刻意提高嗓門喊著道,";你們怎么在這?";

  ";若兒;你怎么在這才對?你不是忙進忙出的準備那些成親的事兒嗎?";

  ";對;若兒;你成個親真是太恐怖拉!大小事都要你煩惱;你好可憐!不過想想后天就可以把美男娶進門了;你也沒什么好抱怨的。";

  牧流影和江魚頗有默契地停住口,奇怪,怎么她們兩個費了那個多的口水在替若兒打抱不平,她小姐卻一句感激的回應都沒有?兩人默契十足的轉頭一看……

  “冷若兒——”異口同聲地對我用力一吼,天!這個死沒良心的若兒竟然捂著耳朵在看不遠處的林少墨,未免太侮辱她們兩個的口水!

  緩緩地抬起頭來,我懷疑的望向她們兩個,不悅地輕斥道:“你們兩個有毛病!叫這么大聲,不怕嚇到墨墨?”

  “我們有毛?”牧流影氣嘟嘟地把我捂住耳朵的雙手給扳了下來,惡聲惡氣地罵道:“你才有毛病呢!沒事捂著耳朵,是什么意思?”

  “沒什么意思,只是……”眼珠子賊溜溜地在她們兩個的身上來回轉了幾圈,嘆了口氣,我才接著又道:“你要知道,我旁邊有兩個大喇叭,發出來的聲音高達一百二十分貝,除了捂著耳朵,我能有什么方法隔絕噪音的騷擾?”

  “若兒,我怎么沒看到喇叭呢?”聽見我提到了喇叭,江魚就努力地東張西望,奇怪!若兒竟然說有兩個,怎么她連一個影子也沒瞧見?這里哪有若兒上次若兒形容的喇叭的樣子存在?

  天!這家伙的反應真不是普通的鈍!她都快被若兒氣瘋了,她小姐竟然反問怎么沒看到喇叭?喇叭就長在她小姐的嘴上!

  “白癡女,麻煩你清醒一點好不好?”牧流影一副敗給她了的表情。

  “我很清醒!”

  “是嗎?”伸出雙手,牧流影用力闔上江魚微開的雙唇,“這就是若兒所謂的喇叭,懂了沒?”

  “哦——”江魚一臉恍然大悟,搞了半天,指的就是這里!唉!早知道反應也不要這么快。

  “喂!這可是你們自己承認,我可沒說!蔽移睬尻P系道。不過我仍用欣賞的眼光望著影。不錯;思維夠快;懂得舉一反三。

  牧流影無奈地垮下雙肩,唉!算了,跟若兒生氣只會氣死自己,她還是省省力氣好了。真不懂若兒怎么會有這些奇奇怪怪的詞語!要不是前些日子若兒跟大伙解釋喇叭的意思;這會怕自己如那個白癡女一樣被耍得團團轉!

  
[正文:第二十七章。。。。。]
夜很濃;心很煩。

  我心情沉悶地走出小院落,在走廊上來回踱步。真不知自己是怎么了?突然煩躁起來了。

  放眼望去,但見,內芳草如茵,古音縈繞,鐘鼓陣陣,形成一派“絲柳欲拂面,鱗波映銀帆,酒旗隨風展,車轎綿如鏈”的栩栩如生的古風神韻。

  ";怎么了若兒?遇到不順心的事?";邪魄若無其事地提起我的不對勁。

  我望著他,疑惑著——為什么他明明看起來永遠是一副什么事都不放眼里的妖媚樣,既不粘人也下多事,卻往往能察覺自己細微的情緒變化?

  其實也不算是心事;只是今晚突然感覺不對勁;總覺得有什么將要發生的一樣。

  望進他那像一湖深不可測的海水的目光。";今天才發現我原來很美嗎?";我咧嘴一笑。面對那攝魂的雙眼,突然令我胸口一窒。

  ";昨天就發現了。";他忍俊不禁。

  我驚愕地張大嘴。";昨天……才發現?";不會吧!好歹,倆人也相處了好一段時間;他昨天才發現?

  ";昨天才發現,你不只外表美麗,心靈更美。";

  他倒是挺喜歡現在她這種塌實;容入這個世界的感覺。

  而他,也早已不反抗自己愛她的感覺了。我靜默了三秒鐘,突然主動抱住邪魄的腰,把臉貼在他胸膛上。

  “你真的很喜歡我呢!”我笑得眉眼彎彎。此刻的他少了一股淡淡的邪魅,多了一份從不曾在他身上出現的純真與清新!皼]有人教你,女人要含蓄一點嗎?”

  過去的他,從不敢想象她會主動擁抱他。

  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昂冒!闭f著,作勢要走,還不忘語帶黯然的道:";原來某人還沒嫁我就先厭煩我了?明天他可是要嫁我啊~~~這可怎么才好?";

  ";若兒?我沒有那意思。";氣極敗壞的某人舉起繡花拳想打人。

  “真的?”我眨眨眼;反握這著他的手。

  ";你不相信我?";

  瞧瞧現在,邪魄眼珠子瞪得大大的,連眨也沒眨一下的樣子,我面容扭曲地瞪著他,看他著急的神情;險些失笑破功。

  他的面頰抽動,眼中冒出怒火,像怪物出現似的死瞪著我!澳阍谒N?";

  我在心里嘆口氣,低頭輕吻了下他柔軟的唇。這里的男人還開不得玩笑呀!

  當一個男子像個白癡似的盯著某個女子的嘴巴猛看,然后又很不小心地被發現,那絕對是一件既尷尬又很沒面子的糗事。所以,為了維持自己美麗又妖嬈的形象,不讓若兒當他是“色狼”,邪魄很努力地將整張臉“埋”在地面上,好避免眼睛有意無意地飄向那張極具誘惑的雙唇!『龅匾幻凶淤胭樵诘,顫巍巍地報告:

  “王爺,不好了、不好了!”

  我轉過頭;氣定神閑地問:

  “怎么?瞧你慌慌張張的!

  “皇子……皇子他……他……”男仆結巴、艱難地吐出幾個字。

  我緩緩放開懷中之人,搓了搓下巴,再問:

  “發生什么事了?一口氣說完它,結結巴巴的,害我半個字也沒聽懂!

  “皇……皇子……”男仆吞咽口水。一鼓作氣地講完:“他不見了!

  “不見?!”我的明眸倏地轉為銳眼!罢f清楚!

  ";奴剛才本想想給皇子試穿新郎裝的;看還有什么地方要修改;可進去卻沒見到他的人影;連他唯一的一個貼身侍女也不見了!";渾身猛打哆嗦。

  女的也不見?聽到這里;心里有點底了!我用手按摩著發疼的太陽穴。這個該死的阿娜薩依;搞什么紙飛機?竟是給我留麻煩。

  ";這事不得宣張;聽到了沒?";我果斷的吩咐下去。

  ";是;奴告退!";呼的一道人影跟他擦肩而過。

  張齡三步并兩步氣喘吁吁的跑到我跟前道。";王爺;剛才牧流影要我告之你她明天不能參加婚宴了;說是她去追她父親了!";

  ";?";

  ";她好象有嘀咕一句像是她父親留書出走了。";

  真的是天下紅雨!那樣柔弱依賴人的男人居然會離家出走??";知道了!那沒事你先下去吧!";

  我對著邪魄像小孩子拐到糖吃般的得意洋洋的笑著。這下有好戲可看了。影;你就慢慢攻你父親那座看似龐松實者堅硬如石的山吧!哈;有趣;實在是有趣得緊!

  柔膩的嗓音在耳邊響起:";若兒;你還有心情笑別人;你說;皇子他不會是。。。逃婚吧!";

  我目光幽冷,暗自下了結論,";我想應該是吧!不然以王府鐵一樣的防護措施;人怎么可能失蹤;蛟S他突然覺得嫁我太委屈吧!所以他們兩才會私奔吧。";說不清心中個啥滋味。悶悶的。

  ";魄;你還會覺得我可怕么?剛才那人怎么還那樣怕我?";

  ";魄;你會覺得委屈嗎?我不是個專一的人;我實在不配得到你們一心一意的。。。。";我還沒說完話被邪魄的吻給吞了進去。

  心疼我落寞自棄的樣子,邪魄忙道:";永遠都不要這樣說;你很好;而我很幸福;我相信他們也是這樣的感覺!";

  這就是喜歡上一個人的心情,那么難以捉摸!看似簡單、卻又深奧,像是故意作弄人似的,彼此猜測著對方的心意……但看到我那身單薄的衣裳,邪魄不由得皺了皺眉,擔心道:“若兒你就是這么不會照顧自己,天氣這么涼,也不知道多披一件外套,萬一要是感冒,那怎么得了!

  溫柔地撫平那皺著的眉頭,我鉆進邪魄的懷里巧笑道:“放心,有你在,我絕對不會著涼,而且還會很暖和!

  “是!是很暖和,你把我摟得這么緊,不暖和才怪!”摟緊了我,邪魄調侃道。

  “討厭!明明是你把我摟得這么緊,還說是我摟你!

  把我的雙手往他自己的腰部一圈,邪魄便道:“這不就是你摟我了嗎?”

  “你……你耍賴!”瞪著雙眼,我嘟著小嘴抗議道。

  深情地看了我一眼,邪魄蜻蜓點水地吻過我的紅唇,逗趣道:“你不就是因為我會耍賴才愛上我嗎?”

  ";是;想當初就是你耍賴著留下;耍賴的留在我身邊;耍賴的讓我不知不覺的愛上了。。。。";

  情人的夜;再冷的天;也分外的甜蜜。

  ";若兒;那明天怎么辦?";

  ";什么怎么辦?";我納悶的仰望著他。

  ";少了皇子;明天怎么成親?";

  “啊——”一股難以詮釋的恐慌捏住了我的咽喉,我用力咬著下唇,覺得渾身的血液在一瞬間冰冷。

  天曉得,我是用了多少的力量玄抑制即將沖口而出的尖叫聲。

  該死!該死!

  見我一臉陰霾;邪魄頓覺心一揪;";若兒;那現在就派人去找他們吧;他們一定還沒走遠;可以追的得的。";

  我猶豫著。

  而我更沒想到的是,當我借著邪魄的建議,鼓起勇氣回頭去尋找他時,他已經像一根細針落人湖里,連一絲漣漪都沒有,便消失在人海中了。

  @@@@@@@@@@@@@@@@@@@@@@@@@@@@@@@@@@@@@@@@@@@@@@@@@@@@@@@@@@@@@@@@@@@@@@@@@@@@@@@@@@@@@@@@@@@@@@@@@@@溫候國里樓宇鱗次櫛比。城外區小橋流水,楊柳拂面;城內區煙雨樓臺,繁華濃艷。酒肆茶樓、農家小院、地攤賣藝、當鋪商城,俱是人頭涌涌,或經商或賣藝或歌舞或飲酒,好一片繁華景致!

  只見路上的行人切切私語;好不熱鬧。仔細一聽;原來今天是皇城內唯一的一位王爺要娶親了;還是一娶多個;還不分大;真的是另人唏噓!不過更讓人詫異的是連女皇也親臨現場;這讓所以仰慕女皇的人興奮不已;終于有機會見到這輩子有可能都不會見到的人。這是何等的榮幸之事。走進大門,繞過石徑,遍布色彩絢麗的菊花,紅的、黃的、紫的,白的,把開封裝點成一片花海。一朝步入大廳;賓客云云;賀喜聲連綿不絕。

  而后院的天地里;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我等得火氣愈來愈大,就算喝光了青茶也不能散去我的心頭火。

  該死的男人;該死的一切。通通該死!要是因為他一個人而害我不能娶他們;我要他碎死萬段;要他后悔選擇我。

  該死;既然選擇了我;為什么在這節骨眼給我逃婚去?

  該死的為什么!

  在我火得發狂的時候;我許久不見的義弟進來了。

  小新沖著我淡淡地揚眉一笑。我競像中了蠱似的,這……真是要命!他這是第一次笑給我看;難道這是他給我的新婚禮物?

  小新見我不語,只是盯著他瞧,他很小心、很害羞地踮起腳尖,把一條項鏈掛在我頸子上。

  我一怔,更奇怪的是,他像柔軟的水母悄然移近了,那張清麗的小臉也靠過來,他粉嫩的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偷襲了我的……唇!

  他……他竟敢吻我!我的?
小提示:按 回車 [Enter] 鍵 返回書目,按 ←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 鍵 進入下一頁。 贊一下 添加書簽加入書架
手机网络捕鱼游戏 北京11选5平台 澳洲幸运5计划软件app 佳永配资 黑龙江36选7新开奖 汇配资 北京十一选五前三 上海11选5走势图 任选基本走势 吉林体彩11选五的走势图 股票配资利息 贵州11选5直三遗漏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