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爺不好當》

下載本書

添加書簽

王爺不好當- 第26部分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阿娜薩依嫌惡的覷了我一眼。";我沒有吃醋;我也沒你風流!這點王爺你就放心吧!";咬牙切齒的道。

  “娘娘,依哥哥;你們在說什么?為什么我都聽不懂?”

  單純的林少墨并不了解他們話語里的波濤洶涌,只知道娘的眼神突然變得好駭人。

  ";剛才是依哥哥帶我來找娘娘的。所以娘娘,你別生氣好不好?”

  “乖,娘娘我沒有生氣,只是有些話得和你依哥哥談談!

  我輕拍了下墨墨的頭,感到他不再怕,才滿意的喚來下人,帶他去別處玩。

  像是嗅出了什么端倪,身邊的男人也隨著他們一起離去。

  
[正文:第二十六章。。。。。]
";阿娜薩依;你是不是存心找茬?要是你不喜歡見到我跟我男人相親相愛的畫面;麻煩你以后看見我們就繞路走;可好?我不想每次見到你都要跟你唇槍舌戰的;你很煩你知不知道!";在他們走后;我馬上劈里啪啦的飚出了一大串話。

  ";你……你………";咽了口口水后,阿娜薩依惡狠狠瞪著我,隨后又隨手拿起放在桌上杯子;氣憤的灌入了一大口酒;這是以防自己被她給活活氣死的可能。突然“砰”一聲,阿娜薩依一掌用力拍擊桌面。

  被他殺氣騰騰的目光盯得背脊一涼,有些寒意……雖如此,我依然耐著性子,見招拆招。我的目光一瞬也不瞬地直往他身上瞧去,擰眉;";你是酒鬼還是無聲鬼?";

  阿娜薩依更用力的射出眼刀,冷冷的道:";你才是色鬼!";說完,他又灌了一口酒;然后又沒好氣地撇撇嘴。此刻我是雙目噴火,神色冷肅,扯開的嘴角帶了諷刺的意味:";以你現在猛喝酒的樣子;絕對冠得上&39;酒鬼&39;的稱號;還有你每次都無聲無息的出現;無聲無息的冒出來諷刺我;難道你能否認得掉你自己象個無聲鬼么。";

  將杯子擱下,從鼻孔哼了哼氣。";我哪有象鬼一樣出現;是你自己太沉迷男色中而沒發現罷了!";阿娜薩依搖了搖頭,嗤哼一聲。哪有這種女子;講不贏人家耍賴就罷了;還硬是要&39;栽臟嫁禍&39;!

  “你是色胚”的想法清楚地映在他的臉蛋上,令我不禁莞爾一笑。算了;或許自己跟他是八字相克也說不一定!再這樣吵下去準是沒結果的。還不如回去睡覺算了。

  見我想走,阿娜薩依也不知道是為什么,出手捉住我。

  若有似無的香味充斥在鼻間,我有一些些的閃神。但還是不放棄地直嘀咕:“。。。。。你個鬼;放開我!”人家都說他是鬼了,他應該將鬼的角色發揮得更淋漓盡致才是;不是嗎?忽地一個惡作劇的念頭閃過他腦中。一個沒注意,我竟被他拽入懷里,才仰起頭,他卻也立刻把頭貼了過來,兩唇相抵。

  雖然只是個輕輕碰觸,卻也叫我差點失了魂。

  猛地推開胸前滾燙的身軀,我嚇得一口氣差點提不上來!澳恪

  “你走吧!”他也驚訝自己的舉動,竟然對一個王爺做了輕薄的動作;不過這吻沒有任何意義的;是的;沒有一丁點意義。這是懲罰她口無遮攔;誰。。誰叫她說他是鬼來著!

  被她口中的鬼吻了;哈哈。惡心死她!惡心死她!

  她杏眼含怨,滿臉怒容的樣子好美!阿娜薩依想他真是醉了。

  “哈……你別瞪了,我為剛剛逾越的舉止向你道歉,在下絕不是故意要唐突王爺你的!

  我冷哼一聲。逾越?!我看你是很愉悅吧!

  “你……去死好了!”我氣得罵他一句,甩頭就走,倩影遂消失在漆黑中。

  “哈哈……”朗朗笑聲在湖面上傳開,總算綁回一回了。以往每次都是自己被她氣得快發顛了;因而也冷落了阿麗莎;對;現在去找阿麗莎,好好陪陪她。@@@@@@@@@@@@@@@@@@@@@@@@@@@@@@@@@@@@@@@@@@@@@@@@@@@@@@@@@@@@@@@@@@“王爺,你可回來了!”

  我才一踏進門檻,就聽見里頭傳來催命的聲音。

  “有事嗎,張齡?”

  我現在最需要的就是休息,千萬不要再讓我做任何勞力事。

  “王爺不得了了;快走;再不走就來不及了!

  不等我的反應,張齡拉著我就跑。

  我差點沒被眼前的情景嚇昏掉。

  怎么……會有兩只手攀在湖岸邊?

  走近一看,才發現面容發白,身子也微微顫抖的人浸在水里。

 ;我疑惑的看著他;想探出什么蛛絲馬跡!澳恪菰谒镒鍪裁?”

  雖然時已入春,但湖水依舊寒冷,這男人發什么瘋?簡直是吃飽了沒事干,他不要命了嗎?稀松平常的口吻道:“我在練習泅水!

  有人在這種天氣泅水的嗎?我臉部表情抽搐。

  “你別胡鬧了,要是生病了,你想要你父親和影為你擔心嗎?快起來!”

  我往前跨一步,準備要拉他。

  “不。";牧流云拒絕道;又接著補充;";等一下我自己會起來,但不是現在。";

  他拒絕我的幫忙?

  我生氣了,怒視這個沒聽懂我話的笨蛋。但見了他益漸蒼白的臉色,我不免擔心起來?嚲o嗓音;“真搞不懂你腦袋里裝了些什么?”

  牧流云沒理會我滿是怒火的雙目;只是淺淺揚唇,一笑動人心。

  隨即又輕輕道了句:";放心。不過王爺可以陪我會嗎?與我隨便聊聊?";示好的柔聲。

  我不再冷著臉下&39;逐離令&39;<;就是要他離開湖里>;,眼眸閃過一絲連我自己都沒發覺的異樣,對牧流云說:";陪你;是。。?梢。不過你還沒告訴我你為什么會突然改變心意決定要嫁給我?";要不是他;我也不用受三天的冷落滋味了!我眼光復雜的看著他。

  牧流云輕抿了一下菱唇,幽幽地說:";沒什么;后來我一想;早晚都得要嫁的;何況我不討厭你;所以就。。。";

  昏了我!這就是他的理由。我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

  靜靜地凝視了他好一會,遲疑地、慢吞吞地問道:";但是也不見得你。。。喜歡我!";

  ";很多夫妻不是因為相愛而成親,而是因為需要而成親。";他的眼中溢滿濃濃的迷離,嗓音里帶著隱隱的嘆息。世上有幾個女子是真心想娶一個男人的?

  我淡淡地揚眉一笑。";也是;通常是因為傳宗接代的需要,兩家利益的需要,感恩圖報的需要,人生計畫中有新家庭的需要,企圖鯉躍龍門或麻雀變鳳凰的需要……";

  “我想上岸了,可不。。?梢詭臀依话!甭犞鯛敻锌脑;他突然覺得有一股揪心而酸澀的滋味絞痛了他的心;迫使他羞愧得無法繼續再跟她談論下去。因為他也只是她口中所訴說的某一種啊。

  待他站好后,他立刻謝絕我的攙扶,堅持一個人步行。

  望著柔弱而堅強的背影;我恍惚了!

  半餉;回過頭道:";張齡;查查這是怎么一回事?";

  ";是;屬下馬上去辦。哦;對了;我娘親托我問王爺;今天晚飯是要端進你房里還是在大廳用餐?";有時候我懶病發作;不想到大廳去吃飯;所以就會和葉他們一起擠在我房里用餐。

  ";當然在大廳吃。";今天由于魚來了;而影心情不好;所以還是盡量多陪陪她們啊。飯桌上,江魚乖乖地扒著白米飯,眼睛不敢斜視。牧流影則是一反常態,胃口大開。

  ";魚,怎么不吃菜呢?";我挾一塊魚肉。

  ";給影吃吧!";她趕緊將碗挪開。

  我將魚放進影碗內,又挾些青菜給她,心里覺得納悶。

  ";張嫂,今天的菜特別香,哈哈!";牧流影嚼得津津有味。

  張嫂在一旁有些熱淚盈眶,為王府煮了十幾年的飯,第一次被夸。

  牧流影刻意挑了一片小小肉片放到江魚碗內。";賞給你的,不用太感動。";

  ";多謝大人賞賜。";江魚咬牙切齒地說。

  古有明訓,好馬不吃回頭草,好漢不吃眼前虧,好男不跟女斗、好狗不擋路。君子報仇,三十年不晚。

  我挑眉詢問著身邊的明他們;而他們也回我一臉的莫名其妙。所以我只好來回巡視著兩人一明一暗的表情。氣氛好像變得很怪異,影怎么判若兩人?她不是很傷心嗎?

  ";影,是不是身體不舒服?吃完飯早點去休息吧!";我擔心地說。這話又讓牧流影開心地吃下一大口飯。";若兒;我沒事;只是我跟某人打賭;而某人剛好賭輸了罷了!";牧流影的嘴角露出詭譎的笑容。聽她這么說;我有種不好的預感。";你們打什么賭?";問得極緊張,身子顯得有點僵硬。

  ";也沒什么;白癡女要我讓我哥哥去湖里蹲兩個時辰,若我辦到了,她一個月之內只能吃白飯;若我做不到,我就洗一個月的如廁!焙纫灰豢诰;又興奮的道:";若兒;你不知道我是勸了我哥哥半天了;他才不情愿的答應我。慶幸他是我哥哥!。。。。";

  我能感覺我的臉都綠了一半。

  之后;連天皇老子也管不住我;我再次發顛了!把江魚和牧流影罵得狗血淋頭;人見人煩;鬼見鬼厭;車見車翻;山見山倒!

  我氣急敗壞的闖進牧流云的房間罵道:";你這個笨蛋!你怎么可以任影這樣任性。。。。。";

  話說一半;我停住了。凝視著牧流云的睡顏,咬唇,眉頭皺了起來。怎么象墨墨一樣睡覺也不安分;這么大人了還踢被子?看到這樣的情景;再大的怒火都沒了;在心里嘆了一口氣;把垂到地面上的被子重新蓋在他身上;然后坐在床沿看著他。

  她看了他好久,久到他都忍不住要睜開眼睛了,才聽到她以艱澀的聲音道——

  牧流云;你真的決定要嫁給你不愛的我了嗎?

  牧流云;你怎能如此的淡雅?到底是怎樣的環境造就現在的你?抑或是你天生就是如此的波瀾不驚?

  牧流云;我知道不是每個人都有豐沛的感情細胞。畢竟現實生活是殘酷而令人疲累的,但是我相信在成親后的日常生活中培養出感情而牽手一生的所在多有。所以我覺得能在成親后的日子里培養出的感情,那也是真的愛情!

  牧流云;我愛妖媚的魄;愛溫柔的葉;愛冷酷的劍;愛天使的雪;愛柔弱的明;在不知不覺中;我對失憶后如孩子似的墨墨也有割舍不掉的情感;現在的我很滿足;真的。阿娜薩依有他愛的女子;所以他嫁給我。。。。根本就不會委屈;而現在;我擔心抱歉的人只剩你了。

  牧流云;我希望你幸福!我們都要幸福!

  良久,我嘆息一聲,走了出去。

  床上的人兒始終沒有睜開迷蒙雙眼,淚水卻不住地滾落面頰,濕了枕巾。@@@@@@@@@@@@@@@@@@@@@@@@@@@@@@@@@@@@@@@@@@@@@@@@@@@@@@@@@@@@@@@@@@

  ";這是什么?";

  ";這一條一條的就是蚯蚓。";

  ";嗯,它們長得好惡心!";林少墨吐舌。

  ";惡心你個頭!你吃的飯菜都還得靠它們幫忙翻上才種得出來。";小孩子不懂事。

  “魚姊姊,可是它們真的長得很丑!

  “丑!苯~納悶的重復著。哪里丑了;不覺得這生物好可愛嗎?打算重新教育林少墨的江魚看見一抹熟悉的背影;邊跑邊對著走在前頭的人大叫道:";流影……牧流影……你走慢點!”

  無奈地停下腳步,哎!為什么她總是有辦法把她牧流影這么溫柔、甜美的名字,叫的這般難聽?哦!這一定是嫉妒心作崇,原諒她吧!

  “噢——”撞上了忽然停下來的牧流影,江魚一面努力搓著被撞到的鼻子,一面哇哇叫道:“討厭,停下來也不說一聲,鼻子撞扁了啦!”

  牧流影惋惜道:“嘖!真可憐的鼻子,已經夠扁了,這下又往下塌了點,哎——回家恐怕得夾個數來天的衣夾,要不然,只怕沒機會彈回來了。";

  牧——流——影——不準叫我‘扁鼻女&39;。

  聳聳肩,牧流影自覺無趣,轉身又繼續往前走去。

  “流影,”急促的拉住了牧流影,有求于人家嘛!態度當然得好點。江魚緩和了語氣,輕輕道:“你和你父親發展得怎么樣了?";

  原本心情就不怎么好的牧流影一聽到敏感的話題;臉色一下子更黯淡了。

  看到牧流影心情急轉直下的傷心樣,江魚忍不住又搬出她慣有的長篇大論道:“早就跟你說,男人就是貝哥哥,對他們好十分,他們就期負你二十分,寵不得的!像我,從來不給他們好臉色,誰敢叫我拒絕我惹火我。我建議你把你父親拖上床去了;不就什么心結都沒了!

   “我……”牧流影千言萬
小提示:按 回車 [Enter] 鍵 返回書目,按 ←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 鍵 進入下一頁。 贊一下 添加書簽加入書架
手机网络捕鱼游戏 怎么看股票k线走势 山西体彩11选5组选 期货配资股票 大盘上证指数股吧 股票查询60020 给我查一下今天的3d开奖号码结果 本期深圳风采几点开奖结果查询 pk10软件论坛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111期 北京pk赛车官网下载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