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爺不好當》

下載本書

添加書簽

王爺不好當- 第16部分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到邪魄的時候,手一頓,怎么魄也這么的激動?難道他是為他們高興?

  納悶的轉身離開,卻瞥見小新眼中一閃而過的精光,恩?我錯過了邪魄臉上的難堪和受傷的神情。

  他們都沉浸在幸福中,根本沒注意到身邊人的一舉一動,但是我的做法和邪魄臉上的受傷都一一沒入了龍葉的眼里。

  若兒怎么就獨獨沒幫魄。。。。。。。龍葉不解的暗想著。

  ”娘娘,哥哥們怎么都哭了?“睡在清明腿上的墨墨因微小的聲響醒了過來,他揉了揉眼睛,努力打起精神,不明白的問道。

  “因為他們太開心了,要嫁給你娘娘我了!

  “哦,知道了!

  “只是,嫁是什么意思?”

  這話一出,又獲得眾人一笑,但沒人理他!皩α藦堼g,什么時候舉行婚禮?”

  “明天!

  “明天?不行,我要去曲府一趟。叫那個死人妖取消婚約!蔽蚁胛椰F在目光的恨意足以摧毀地球上所有生物。

  “不行!饼埲~強悍的回絕立即沖口而出。

  真的是再軟弱的男人,也可能會站在你的面前粗聲大氣的說話。嚇了一跳,不時的看龍葉一眼!盀槭裁?”

  清劍看著我,徑自宣道:“若兒,你忘了很多事,你不知道那個琴曲桂是一個怎么樣的人,貿然去很危險的!

  “對,很危險的!饼埲~紅著臉應和著。連清明也點點頭贊同他們的話。

  “我不知道什么,現在你們就可以告訴我!

  “張齡,你說!惫室獍迤鹉槂磹旱南铝!澳莻琴曲桂是‘一霸二惡虎’中二惡虎的其中一個,不可小看的!

  ”“哦?說清楚還有一個是誰?。

  “二惡虎的另一個是江魚!眽蚋!

  “那一霸呢?”

  “是。。。是。。。。!

  “恩??”

  “是王爺您拉!”

  “耶?”我的下巴都快闔不起來了。不過一想,的確“我”也夠格!

  “所以,王爺你還是別去了。萬一有個什么,我怎么辦呢?”張齡擔憂的道。

  “我不是一霸嗎?那我還怕她什么?”過去,不理解“哭笑不得”是什么意思,現在,我終于大徹大悟。

  我沒轍的低嘆。張齡閃著迷惑的雙眸告訴我,她還沒想到。半餉,后知后覺的才搞明白了:“咦?這。。這也是啊1”

  真的是關心者亂,這淺顯的道理都忘了。

  “好了,張齡跟我去,其余的你們都留在家里等我消息!毙Φ脿N朝陽。我不讓她哭著求我,誓不罷休。

  “我要去!鼻鍎ι锨耙徊,緊抿的雙唇隱現一絲堅持。

  看著他堅定的樣子,得了,反正他會武功,去也沒什么。

  再看著同樣站出來的小新,疑惑!靶⌒,你也要去?”

  無動于衷的站著。

  “不行,你得留在家里,你是我弟弟,我可不能讓你受傷!

  后者還是無動于衷的站著。

  “我說……………不行!”翻翻白眼,目光依然堅定鎖定他。

  看兩人就這么的僵著,張齡馬上調節:

  “王爺,我會保護公子的!

  看著張齡一臉認真,也不好再說什么了。

  “我也去!”另一道聲音出現在門口。

  一瞥,昏!

  “你怎么進來的?”不悅的瞪著來人。

  “王爺,別生氣拉!上次你叫我學好,我都乖乖的學好了。最近都沒玩,都聽你話乖乖的幫我娘親打理商鋪。

  自從那一晚被我攆走之后,她就天天拜訪我,不讓她進門。她就在王府大門前大聲呼喊她要跟我一樣從新改過,再當好姐妹!

  被吵得煩的我就開口要求她改掉一切的壞習慣,要求她不能對男子施與暴行,不能再玩變態的游戲,不能再游手好閑,不能再煩我!

  當時她聽得一愣一愣的,在我煩躁轉身之際她拉住了我,嚴肅的說:除了最后一條我不能答應外,其余的我會做到的,我會讓王爺你刮目相看的。

  堅定滿滿的樣子讓我在那一瞬間,真的被她震懾住一秒。

  可后來。。。?!

  真的應證了那一句話:牛牽到北京還是牛。

  “有好好乖乖的學好?不知誰當街毆打人;不知誰在妓院跟人搶小倌;不知誰天天呆在賭場里。。。。。。

  “王爺,你怎么都知道?想不到現在你還這么關心我,我好感動!不過,就這些小事沒什么的!”江魚的臉上露出甜膩人心的嬌笑。

  “什么叫就這些小事!”磨牙之聲聲聲入耳。努力藏住冷笑,以保持自己的風度。

  “那個。。。那個我可以解釋的,王爺你不要這么的看我,我。。。。。!苯~不住地擦著額跡的冷汗,好可怕!

  
[正文:第十八章。。。。]


  “可惜我現在沒時間、也沒閑情聽你說,麻煩讓路!蔽液敛涣羟榈木芙^。

  “王爺。。。。。王爺,你就給我一點點時間拉,我會解釋很清楚的,真的。。。。。。。。!

  “讓開!睒O鄙夷地冷笑,一個危險性百分之兩百的冷笑。

  “啊。。。。哦。。。。!奔纯套兞四樕,退開了!爸髯,不好了,不好了,那個。。。那個。。。!币恍⊥艔埖呐苓M來。

  “什么事讓你慌慌張張的,倒了主子的胃口,要你好看!

  “哎喲,我倒是好期待你是如何要本王好看的!”

  “喲,是王爺啊,稀客稀客,怎么有時間都到我這來了!鼻偾鹩箲械淖谥魑簧,一點都沒有起身迎接的樣子,口里問了安,卻沒有行禮,其后頭四名侍從倒挺有模有樣地問安又行禮,不過,感覺得到這一大票人分明沒有把我放在眼里!耙娏送鯛斶不起身迎接,你好大的膽子啊曲桂!”張齡氣憤的道。

  “你家王爺都沒說什么,你有什么資格說話,這里有你說話的余地嗎?”琴曲桂身后四名一副家里沒大人樣的囂張侍從中一個頗有勢力的侍女說。我用那寒得足以凍結空氣的語氣,森冷地說:“你又是什么東西?憑什么指責我的侍從?”

  “奴婢只是幫王爺教下人應有的態度罷了,王爺!

  那名侍女分明沒把我放在眼里,那說話的語氣凈是“你奈我何”的樣子。

  江魚恨恨的說:“你個奴才怎可以用這種語氣同王爺說話?”琴曲桂大搖大擺地坐定在大躺椅上,那已經很沒有把王爺放在眼里了,更過分的是,還縱容奴才這樣無理、放肆。

  我之前那樣對她,她還為我打抱不平。感覺她也不是那么討厭了!“我說你未免管太多閑事了吧?”琴曲桂不屑的一說。

  還怕你個奴才不成,我連王爺都不放在眼里了。雖然有聽說王爺失憶性情變了,但這根本是無稽之談,骨子里的的軟弱、無能,貪生怕死,是不會變的。而且以王爺一個剛出世的毛頭小孩,你陰險得過我嗎?琴曲桂一張狡獪的嘴臉打著如意算盤。

  “王爺,我為剛才我家的狗的無理道歉!鼻偾鸩莶莸。人家是王爺,就給點面子給她吧!

  “我倒聽不出你的誠意何在!蔽乙桓毙锊氐兜臉幼。

  琴曲桂目中無人地自顧啜了口奴才端來的參茶,那副氣定神閑、持寵而驕的模樣,把堂堂的王爺………………我視若無睹般!拔矣邪,只是如果王爺你要是硬說沒有,我也沒辦法!”

  “少廢話,我們要你取消明天的婚約!苯~急性子的道。

  “你吃了熊心豹子膽了!竟敢要求咱們主子?”

  “小心你們一步這大門就遭人算計算!

  “真應該讓你見識間識得罪咱們主子是何等下場!這城里上下有誰敢違拗咱們主子的?就憑你……”

  在我那雙既冷又寒得十分犀利的眼眸注視下,最后一個大發“威脅”言論的侍從,因而硬生生地把快出口的字眼又吞回去。

  “你們給我自掌嘴巴!

  “掌嘴!”我加重語氣和音量。

  四名婢女面露惶色地望向琴曲桂。

  “你敢?”琴曲桂悻悻然地由躺椅上站起,趾高氣揚昂首地迎立在我面前,用極高傲的口吻說:“現在你站的地方可是我的地盤,你膽敢動我的狗一根汗毛,我決不會放過你!辈挪粫屵@有名無實的王爺唬住。

  我皮笑肉不笑又裝得驚懼萬分地說:“哦!好駭怕!嚇死我了……”

  一旁的江魚見景不禁那強忍地竊笑,噗哧地笑出來,她很給王爺面子,企圖止住笑。

  但,突來“啪啪”的兩記耳光火辣辣地往江魚臉上貼去。

  “你敢打我?”江魚捂著火辣辣的臉不可置信的道。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甩了琴曲桂兩記耳光后,又狂怒道:

  “你這個賤人,我要你一夜之間傾家蕩產!

  琴曲桂如驚弓之鳥地呆了一下,但,又十分不受教的道:“你以為你是誰,你有這個本事嗎?” 

  江魚憤憤地說:“連我是誰都不知道,你還配當‘一霸二惡虎’中的一個嗎?”

  “難道你是。。。。!彪m然知道這稱號,但是一直都沒見過另一個惡虎,也不屑見。傳聞說一霸身邊經常跟著一個惡虎,再看這人身上衣裳貴派華麗的樣,難道她就是。。。。。

  我無視她臉上的千變萬化,甜甜的說道:“沒錯,你打的人就是全城中的第一富豪的少主。那你想想如果她家的實力再加上我的勢力。。。。。。。。我會讓你想怎么死就怎么死。。。。。。。。。。。。。!

  “別以為你這樣一說,我就會怕你們不成!”琴曲桂虛弱地抵抗,努力不讓理智在我的摧逼下潰散。

  我悠哉地審視自己纖纖玉手,像自嘆著擁有一雙羨煞世人的巧琢玉指般。深不可測地說:“是嗎?那你就等著看明天吧!或許,我看你是嫌路太長了,不過沒事,休息休息也好,到我的陰閣去坐坐吧!”琴曲桂口氣不佳的喊:“你你你們……我要告女皇!”眼前的王爺口吻正吐露著令人無法忽視的王者氣勢,這。。。。不像是以前的。。。。。。。。。。

  “告呀!告訴你,我會在那之前作了你!看是你狠,還是我毒!”我已經火大了,先前飽受這老妖婆的欺壓的嘔氣全上來了,這令我口不擇言起來,什么話我都敢放,恨不得嚇死眼前目空一切的不死老妖,以消我心頭之恨。

  又一想,何必為這死老妖生氣,那不是降低自己的格調。

  我壞壞的淺笑著:“你以為女皇跟你親啊,她會聽你放屁!”

  啊~~~~~竟然忘記這個王爺是女皇最寵愛的侄女了。剛才還那樣對她,琴曲桂的心重重一震,她的臉完全白了。

  “王爺,人不在婚禮不就自動沒了嗎?這多簡單,用不著這么麻煩過來通知一聲的!苯~還在氣憤于那一掌,憤憤的說。

  這話一出口,琴曲桂雙眼飽含著恐懼,臉上的表情更是有如被雷擊中似的慘白,這恐懼絕不是一般人能假裝出來的?吹竭@樣,我才滿意的笑著。

  回頭對清劍和張齡示意了一下,下一秒,清劍的劍已砥在她后背上了,而一旁的侍從也被張齡三兩下給治住了。

  “王爺,江少主饒命啊,我都一把年紀了,我不能拋下我的夫郎和兒女啊,求你們就放我一條生路!”見情景扭轉,琴曲桂嚇白了臉哭道,連忙跪下猛磕頭。

  “哦?你知道你一把年紀了?你還記得自己有夫郎和兒女啊,我還以為你一見美色就把誰都忘了,也不把我這個王爺看在眼里了!”十足慵懶撫媚又帶有不可忽略的犀利。驚駭地猛搖頭,“不敢,不敢!”繼續磕著頭。

  “這才對!蔽倚θ菀琅f不變

  “挖,王爺你看,頭都流血了,這一定很疼的,不如我讓她痛快點可以讓她忘記額頭上的傷可好?”

  “恩?”

  “她不是很喜歡玩男人嗎?那就讓她玩個痛快,我們可以讓這里的每一個男人上她,這么大的府邸至少也有一百來個吧!應該可以滿足她的欲望的。上到她爽,爽到那里出血,大量的出血,然后再抹上一把鹽,不知道滋味如何!或者還可以。。。。。!

  “停!”我的笑容瞬間僵凝在臉上,受不了了,一旁的清劍和張齡和琴曲桂的侍從早已目瞪口呆了,倒是小新還死人臉一副,很佩服他的定力!

  “王爺,我這主意不好嗎?”江魚討好的道。

  我慢條斯理地道:“很好!毖劾镆嗤钢切Φ墓饷。有些人就是犯賤,不得到一點教訓,她是永遠也學不乖的!澳俏荫R上去準備,太興奮了。不知道玩女人跟玩男人的感覺會不會一樣!

  不禁莞爾,看來這女人還是一樣的變態。

  “不,不。。。我求你們放過我吧!你們說什么我都答應,我什么都答應!鼻?
小提示:按 回車 [Enter] 鍵 返回書目,按 ←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 鍵 進入下一頁。 贊一下 添加書簽加入書架
手机网络捕鱼游戏 广东11选5任八遗漏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彩控控 精确排列五预测 辽宁35选7走势图综合版 临沂期货配资 河北11选五全部开奖结果 同花顺模拟炒股打不开 时时乐玩法 快乐十分每期落号教学视频 广东11选5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