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摯愛胖妹妹》

下載本書

添加書簽

摯愛胖妹妹- 第7部分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冉現匾!    ?br />
  “你就是見到她又能怎樣?”     

  暖日的聲音讓他的腳步在一瞬間停了下來,對上她的眼,他莫名其妙地看著她,“你這話什么意思?”     

  “你不是已經有個女朋友叫什么……什么柳燕脂了嘛!你有了愛人,遲早會有自己的妻子、自己的家庭,難道你以后也天天送落星上下班嗎?還有啊,你結了婚就不能住在我們對門了,就算依然住在這里,你也不能像以前那樣照顧落星了。以后我們也不會再叫你‘老母雞’了,免得你太太聽到,引起不必要的誤會。所以依我看,落星她趁早習慣這種生活也沒什么不對啊。”     

  暖日雙手環胸地凝視著他,她希望自己的話能讓海滄浪有所頓悟。至于這頓悟是好是壞,就全憑天意     

  海滄浪沉著聲說道:“不管怎么樣,我都會一直照顧落星——這是我對她的承諾。”     

  暖日淡淡地笑了起來,“你對她的承諾?你確定人家一定希望你實現這個承諾嗎?我說的這個‘人家’不是指落星,而是指落星未來的另一半。”     

  她的話一出口,海滄浪的心“噔”的一下落了空。暖日的話說到了他的痛處,她沒有說錯。日后等落星有了自己的未來,有了自己的另一半,他還能像今天這樣照顧她嗎?那個男人能允許嗎?     

  “滄浪……”暖日從身后叫住了他。     

  回頭望著她,他已經失去了所有反應的能力。     

  揚起一個如沐暖日的笑容,她迎視著他,“放手、牽手只差一個字,選擇權在你手中。”話已至此,未來如何只能靜觀其變。     

  ***************   

  “狗狗,滄浪有女朋友了。”     

  午休時分,蹲在醫院的狗屋跟前,樊落星對著幾條打著瞌睡的老狗說起話來。     

  “她叫柳燕脂,是滄浪的中學同學。看得出來,滄浪挺喜歡她的。本來嘛!兩個人在—起六年,之后又讀同一所大學,雖然不同專業,但彼此之間一直保持非常好的關系。這樣的兩個人若是不能走到一起,也實在是太可惜了。”     

  話雖是這么說,但她和滄浪之間插入了一個柳燕脂,好像所有的一切就都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     

  “從今以后,我就不能跟滄浪再像以前那樣了。他有了女朋友,他的車要用來接送女朋友,我不能再坐他的車了,我要自己上班、下班。要是發生什么事,我也不能老是麻煩他,我得自己去解決。以后回老家,我也得一個人回去,說不定下次回家的時候,滄浪就會把燕脂帶回去了,我也算是把海媽媽交代的任務給完成了。”     

  拿出帶來的狗食,落星一一地喂了起來。“任務是完成了,可我卻怎么也高興不起來。這些話我沒有跟任何人說過,也只能對你們說說罷了。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可每次聽到滄浪和燕脂兩個人在一起,我的腦袋就一片空白。好像一瞬間什么感覺都沒有了,連思考的力量也隨之失去。我不知道該怎么辦,你們能告訴我嗎?”     

  狗當然不可能告訴她。如果狗真的能告訴她,她也不會將內心的獨白告訴這些風燭殘年的老狗。彼此矛盾,卻又互溶——人的心怕是世界上最深奧的難題了。     

  明知不會有答案,落星繼續自言自語地說下去:“我只知道我不能妨礙滄浪的幸福,他好不容易遇到一個喜歡的女孩,我得幫他……我得幫他促成這段姻緣。滄浪他從小到大為我做了那么多事,吃了那么多苦,挨了那么多打,也是該由我來為他做些什么的時候了。我想……我想我能為他做的恐怕也只有這一件了,如果連這一件我都做不好,我會恨我自己的,這輩子我都會恨我自己的。”     

  她就像一個負債人,滄浪為她付出越多,她就越覺得自己虧欠了他許多。這筆情債像一個雪團,二十二年的時間已經讓它變得無比巨大,她的心早已不堪背負這份重壓。她得還啊懷還了這筆情債,她這一生都會為它所累,一步也邁不出去,更無法找到屬于自己的天空。     

  “狗狗,我要走了,我明天再來看你們,希望明天的這個時候我已經找到我和滄浪之間的出口。也或許……或許出口就在我眼前,只是我還沒有看見。”     

  有些吃力地讓肥胖的身體站起來,落星沿著原路返回。一路走來,她忽然覺得今天的氣氛有些詭異。那幫滄浪或是駱醫生的追求者沒有像往常一樣沿路讓她帶這、帶那的,她們突然之間都消失了蹤影,難道她們知道滄浪已經名“草”有主了?即便如此,那駱醫生的追求者總不會跟著滄浪的追求者一起消失了吧?     

  落星提起心神,四下張望著,她總覺得會出什么事。究竟是什么事呢?     

  “樊落星!”鄭護士如鬼魅般的身影從一根柱子后面現出了身形,她的臉色比她突然現出的身形更像鬼。     

  落星以為她又要她將什么點心啊水果啊帶給駱醫生,她一如往常笑容可掬地迎上去問:“鄭護士,你又有東西要帶給駱醫生啊?”     

  “你會把我的心意帶給駱醫生嗎?”鄭護士冷笑地看著落星,她的身后還有曾護士等其他幾位護士,她們都是駱醫生或滄浪的追求者。     

  “你們……你們找我有什么事?”察覺出情況的不對,落星有些害怕地向后退了幾步。     

  “現在怕了?”曾護士沒好氣地盯著她,“現在怕——晚了!走!跟我們上天臺,讓我們把話說個清楚。”     

  “走——”其他的護士也向落星吆喝著,顯然大家將她當成眾矢之的了。     

  落星看了看她們,終于移動胖嘟嘟的身軀向天臺走去,步履間毫無猶豫。     

  ***************   

  走到駱上天的跟前,海滄浪定定地看著對方,他也不說話,只是拿一雙深沉的眼看著他,像是在探究什么,更像是在等待自己內心的寧靜。     

  駱上天忙著處理上午遺留下來的一些病歷,對一些還不能確診的病歷,他做著進一步的判斷。眼睛盯著病歷,他時不時地瞟海滄浪一眼。既然人家不開這個口,就由他來吧!     

  “有什么話……你就說吧!或者你更喜歡天臺這個聊天說事的好地方?”     

  丟開他的問題,海滄浪率先向天臺方向走去。駱上天跟在他的身后,慢悠悠地走上高處。     

  臨高而下,海滄浪毫不隱瞞地說出了心中的問題:“你真的是可以讓落星托付終身的人?”他的表情很認真,沒有一絲半點玩笑的樣子。     

  可就是他的認真讓駱上天輕笑出聲,“這個問題你不應該來問我,應該去問菩薩、佛、上帝或是耶穌。如果出門遇見卜卦、算命的你也可以問一問。”     

  駱上天的嬉皮笑臉惹火了海滄浪,那種找不到答案的感覺讓他很不自在。“我現在是很認真地在問你這個問題。”     

  “我也在很認真地回答你啊!”駱上天依舊是嘻嘻哈哈的,不見半點嚴肅,“我真的是落星可以托付終身的人嗎?這個問題你讓我怎么回答你?先來說說你吧,說說你心目中能讓落星托付終身的男人該是個什么樣子?”     

  這個問題海滄浪也一直在問自己,他就是找不到答案,才會如此彷徨無措。     

  “讓我來說吧!”駱上天輕快的語調揚揚地飄了起來,“首先,這個男人對落星的身材不能有歧視,不僅如此,他還要面對外界帶來的壓力,他在心理上必須做好準備,他這一生都會和一個體重超過自己的胖太太在一起生活。為了達到這個目的,他就要了解落星,他必須很了解她、了解到各個細小的方面,包括她喝什么牌子的牛奶都要一清二楚。在了解的基礎上,他要很好地照顧她——照顧她的飲食起居,照顧她的花草魚鳥,更要隨時準備她生病時候的照顧。接下來,包容、體貼等等這些愛情里的添加元素均不可少,而這所有的一切都建立在愛的基礎上。滄浪,你來告訴我,你認為這樣的條件世間有幾個男人能做到?”     

  海滄浪皺著眉頭反問他:“你的意思是你根本做不到嘍?”     

  “你先回答我,這世間真正能做到這個條件的男人有幾個?”不等他回答,駱上天再度追問,“你再回答我,就算有這樣一個男人的存在,你又舍得放手將落星完完全全地交托給他嗎?”他就是算準了海滄浪根本不會徹底地放手,才敢做這最后一搏。博弈博弈,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面對他的問題,海滄浪呆了,其實答案早就在他的心中,只是他刻意地去忽略、去漠視。他怕自己一旦正視這個問題背后的含義,他和落星之間就會發生巨大的變動,他害怕這份變動、害怕這份變動會讓他和落星永遠也走不回原點。     

  看著海滄浪變化萬千的神色,駱上天知道這個游戲是時候該結束了。微笑地看著海滄浪,他宣布了謎底:“現在我可以回答你的問題——如果我真的愛上她,我一定能做到。”     

  “你是說——你根本……就不愛她?”這個消息像一個炸彈在海滄浪的心中一下子炸了開來,“難道你在玩弄她的感情?”     

  握緊拳頭,他想將他揍倒在地。駱上天的反應比他還快,穩穩地接住他的拳頭,他仍舊是那副痞痞的樣子。“我從沒有玩弄她的感情,我甚至沒有說過我喜歡她,一切都是你在作決定。追求她的計策是你獻的,追求她的花也是你買的,這些難道你都忘了嗎?”     

  話是這么說沒錯,可海滄浪那口氣就是咽不下去。“可落星已經認為你……”     

  “她只是把我當成她的上司——駱主任,那場所謂的約會也只是一次同事間的出游。我是這么做的,她也是這么認為的。”駱上天很坦然,因為所有的一切都在他的算計之中,沒有意外,他也不允許有任何意外。     

  海滄浪大口大口地喘著氣,努力讓自己內心的洶涌澎湃平靜下來。好半晌,他一直緊握的拳頭重重地砸在天臺的石柱上。“你明明清楚地知道這一切,你為什么還要勸柳燕脂答應落星那個荒唐的要求,你為什么還要答應我去追求落星,你為什么還要說出這一切?”     

  “我什么也不知道,我什么也沒說,我什么也沒做。”駱上天笑笑地看著他,沒及時回答他的問題。游戲就該有個游戲的結局,而這個結局他希望是海滄浪自個兒琢磨出來的。     

  就在這個時候,一陣嘈雜的喧鬧聲向天臺方向涌來。兩個男人同時回過頭向聲音的來源望去——     

  “是落星!”只是一眼,海滄浪已經辨識出夾在人潮中間那個胖墩墩的身形。     

  駱上天注意到擁在落星身邊的那一大群護士,將海滄浪拉到石柱后面,他有意識地將兩個人的身體隱藏起來。隔著這么一段距離,他們可以好好地看看那幫護士想搞些什么鬼。     

  “你干嗎?我要帶落星離開。”感覺出那些護士神情不善,海滄浪想要將落星從她們身邊帶走。     

  “沒聽過一句話叫‘靜觀其變’嗎?”捂住他的嘴巴,駱上天自有安排。     

  一場戲就此在天臺上拉開了帷幕!   

         上一頁                    

第五章    駱上天的追求者鄭護士率先站到批判的位置上。“想不到啊!想不到你樊落星居然扮演起狐貍精的角色,也不拿鏡子照照自己,肥得跟豬一樣,想做狐貍精你也要有資本啊!”     

  沒等落星有所反應,躲在柱子后面的海滄浪已經受不了。要不是駱上天眼明手快地攔住他,這時候他已經沖出去,成為英勇的騎士保護落星了。     

  “我不能讓她們欺負……”他未出口的話被駱上天給捂住了。     

  刻意壓低聲音,駱上天輕聲告訴他:“你小點聲!落星就是這副身材,除非她減下三分之一的體重,否則她總是要面對人群的,難道你能每時每刻守在她身邊保護她?除非你將她和人群隔離開,否則她必須學會自己保護自己。你若是想她成為全醫院護士的公敵,你大可以現在就闖出去。”     

  他的話起了作用,海滄浪努力讓自己安靜地待在石柱后面,遠遠地觀看事情的發展。     

  面對鄭護士的指責,落星還沒來得及做出自己的辯解,曾護士又搶占了有利地形,批駁起落星的罪狀來:“我們做好吃的、送好喝的,都有你的分。沒想到你竟然胳膊肘往外拐,你是成心不拿我們當數啊!”     

  附和著鄭護士、曾護
小提示:按 回車 [Enter] 鍵 返回書目,按 ←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 鍵 進入下一頁。 贊一下 添加書簽加入書架
手机网络捕鱼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