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摯愛胖妹妹》

下載本書

添加書簽

摯愛胖妹妹- 第6部分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你到底想說什么?”海滄浪煩躁地耙了耙頭發,直覺地,他不想知道那個答案。     

  可駱上天卻不容他不聽,“如果換上任何一個男人,只要你幫忙,落星都會愛上人家。那你認為落星是真心去愛的嗎?或者說,你認為落星真正愛的那個人……是誰?”     

  海滄浪別過臉,他不知道該怎樣去面對駱上天的問題,他也不想去面對這個問題的答案——至少現在不想!     

  “走吧!落星還在等著我們一起吃午餐呢!”轉過身,他率先向樓下走去。     

  望著他的背影,駱上天突然覺得一切都已偏離了他原先的盤算。或者他該去找找柳燕脂那個惡女,看看她有什么更好的主意。     

  畢竟,這是他們四個人之間的事嘛!誰都躲不了,誰也跑不掉。   

         上一頁                    

第四章    不過是一轉眼的工夫,周末的約會時間就到了。然而這一天,不僅駱上天約了樊落星出去玩,柳燕脂也約了海滄浪在“WISH”咖啡屋見面。     

  “找我有事?”海滄浪到的時候,柳燕脂已經坐在那兒了。     

  輕啜了一口咖啡,柳燕脂笑了起來,“你好像忘了我們現在的關系,今天應該算是我們之間的約會吧!”     

  海滄浪一直以為她那天的話純粹是開玩笑,笑過了就結束了,他壓根沒放在心上。沒想到她竟認真起來,這反而讓他不知所措,“燕脂,我覺得我們倆之間還是做……”     

  不等他把話說完,柳燕脂徑自插了進來,“你知道嗎?和落星同屋的那個女孩——溫霽華喜歡上了郗總,這兩天郗總像躲什么似的躲著她,以前尊貴的氣質完全不見了蹤影,想起來就好笑。恐怕他自己也沒料到,他的人生也會變得如此精彩。”     

  海滄浪沒好氣地丟出一句:“現在我們的生活也夠精彩的。”簡直是一團糟嘛!     

  “你也這么認為?”柳燕脂裝作聽不懂他話里的意思,“我聽說丑男喜歡上落星了,是真的嗎?”     

  對于自己極力撮合的事,海滄浪怎么也不好否認,那等于打自己嘴巴,更等于對落星感情的不負責任。他灌上一大口咖啡,丟出一句:“今天是他和落星的首度約會。”     

  “原來是這樣啊!”她垂下了頭看不出什么表情,嘴里卻喃喃地說著,“一直就覺得駱上天對落星的感覺很特別,原來是愛情啊!”恐怕連她自己都沒發現,她稱呼他“駱上天”,而不是“丑男”。     

  “上天對落星的感覺很特別?”平日里海滄浪雖然有些感覺,可那感覺太模糊,讓他辨不清。     

  柳燕脂的手捏著咖啡勺,一圈一圈地劃著,劃出心的痕跡。“你不覺得嗎?他對落星很好,不是上下級間的關心,他是真的對她很好。對落星,他像是有種很特殊的情感,一種說不清的情感。”     

  經她這么一說,海滄浪也有些感觸。然而,現在這一切都不重要了,他只希望他們能好好在一起,他只希望他選中的這個男人能給他的胖妹妹帶來幸福。     

  他不知道的是,坐在他對面的柳燕脂凝望著眼前棕色調的咖啡,卻看不清駱上天的心。直覺告訴她,駱—上天對落星的感情并非愛情,可那到底是什么,又緣自于何?她竟看不分明。     

  “不知道落星和那個家伙的約會進行得怎么樣了。”她喃喃自語,卻不知道這簡簡單單的一句話會給海滄浪帶來怎樣的思緒紛擾。     

  望著咖啡屋外來來往往的行人,海滄浪的心失去了方向。     

  他們現在會在什么地方?會不會也在一家咖啡屋?不知道駱上天有沒有記住他說的那些話?落星喝咖啡的時候要加奶精,還要配上甜品,可對外人她會不好意思說。若他們走在路上,她的腳就需要充分的休息,所以最好的情況是走上一個小時就讓她坐下來休息一刻鐘。逛街的時候不要帶她去高級服飾店,她會被人嘲笑、諷刺的,雖然她看起來不在乎,但心里總是有些受傷。還有……     

  “你真的放心將落星交給駱上天那個家伙嗎?”感覺到海滄浪的失神,柳燕脂突然問出了這個問題,“你覺得他能給落星幸福嗎?”     

  是啊!他能嗎?這個問題像一把繩索般緊緊地勒著海滄浪,他掙也掙不開。     

  “如果他不能,我會毫不猶豫地將落星從他手上搶回來。”他的眼神就像他的語氣——樣堅定。他不允許任何人傷害落星,他不允許!     

  望著眼前的海滄浪,柳燕脂禁不住搖了搖頭。她就是弄不明白,眼前的男人明明很愛落星,為何還要將她推向別人的懷抱。     

  同樣的,她也不明白自己,一份感情掙扎了這么多年,為何至今仍找不到出口。     

  在愛的面前,人類的智慧、理智是不是真的不夠用?否則,他們怎會都掙不脫、逃不開呢?     

  ***************   

  當月色灑滿這個城市,樊落星和海滄浪迎著夜色紛紛走在往返的道路上。     

  停在東施公寓的門口,落星從包里拿出鑰匙準備開門,電梯在這時候打了開來,走出來的正是海滄浪。     

  “你回來了?”落星只是微瞄了他一眼,便很快地移開了目光,“怎么這么早?我以為你會和燕脂玩得很晚呢!”     

  海滄浪立在自家的門口,凝神地看著她的側臉,“你回來得也很早,是……上天送你回來的?”     

  “啊?”她先是一愣,很快便應了下來,“啊!”     

  “你和他在一起感覺怎么樣?你喜不喜歡他?”他不想問的,可話就這么脫口而出,他想攔都攔不住。     

  落星低著頭,半晌后突然點了點腦袋,“還好!”     

  對于駱醫生,她一直都認識,也很尊敬,而且他對自己那么好,她怎么會不喜歡他呢?讓她感到奇怪的是,那天駱醫生突然拿著奇怪的雞冠花送給她,神情里有著萬分不樂意的掙扎,嘴上卻說是想約她周六一起出去逛逛。     

  她原本想拒絕的,可人家都那么誠懇地做出了邀請,她又怎么好意思推拒呢?今天跟他一起出去之后她才知道,原來今天是滄浪和燕脂約會的日子,駱醫生找她出去玩,是怕她一個人在家悶吧!人家駱醫生對她都做到這一步了,她對他的感覺怎么會不好?     

  對于她的回答,海滄浪有著說不出的感覺。按理說他應該感到很高興才是,畢竟撮合他們是他作出的決定。可聽見她對駱上天的評價,他又很矛盾,這種感覺太過復雜,他只想丟到一邊。     

  “喜歡就好,喜歡就好!”他話里的意思連他自己都不太明白。     

  落星像是想起了什么,抬起頭迎上他的目光,“你呢?和燕脂在一起感覺怎么樣?”     

  “還不錯。”喝了點咖啡,然后陪她四處轉轉,聊了些閑話,隨后各自去做各自的事情。他之所以會到現在才回來,是因為在停車場撞見另一個老同學,兩個人去酒吧泡了泡。     

  對他的回答,落星沒有太多的感覺,既談不上高興,也說不上煩心,好像所有的感覺被一下子抽空了,什么也沒留給她。     

  突然間,靜默的空氣充斥著整個空間。二十二年后的這一天,他們之間竟然涌現出尷尬和陌生。難道,他們的緣分真的走到頭了?     

  不能讓氣氛就這樣凝固下去,他覺得有責任找出點話題,“你……你累不累?”     

  搖搖頭,她甚至連開口都吝嗇于給他。     

  “他有沒有哪里對你不好?”     

  他上前一步想要問個清楚,她卻不自覺地向后退了一步,集中心神從包里找出鑰匙。一邊找她一邊說著:“駱醫生對我挺好的。”在她的感覺里,同事之間結伴出游,無所謂好與不好。     

  知道駱上天對她挺好的,他似乎再沒什么可不放心的了。望著她的背影,他靜靜地開口:“你要和他好好相處,知道嗎?”轉過身,他向對面自己的家門走去,也準備進屋了。     

  打開門,她向屋里走去,身子進了房間,那張粉嘟嘟的臉卻從門縫里露了出來。凝神望著他的一舉一動,她的嘴巴張了又合、合了又張,終于吐出那句話:“你要好好對待燕脂,她是個很好的女孩,也是……也是合適的海太太人選。”     

  等他回過頭,向她的方向看回去的時候,門已然合上。他一直看、一直看,就是沒有看到那扇門再次向他敞開。它緊緊地闔著,連一絲半縷的期望也不留給他。     

  難道他們之間的那扇大門就這樣關閉了?或許,那扇門早已關閉,只是門里的人與門外的人手中都握著那把鑰匙,卻又打不開心里的門。     

  ***************   

  “落星……落星你不要怕,咱們聽醫生叔叔的話,你跟醫生叔叔去打針。等你打完這一針,你的病就會好了,到時候我帶你出去玩。”     

  正處于童年時期的小海滄浪哄著身邊的小小樊落星,可無論他怎么哄,她總是一直哭一直哭,嘴里還嚷著:“我不要打針!我不要打針!我不喜歡醫生叔叔,我不要跟他去打針……嗚嗚……”     

  “不哭不哭!”海滄浪用自己的袖口為落星抹著眼淚,嘴里還不停地發出諾言,“沒關系的,有滄浪保護落星,誰也不能欺負你。”     

  落星淚眼隙隴地緊瞅著海滄浪,一只小手擦著鼻涕,另一只手還緊緊地抓住他,“滄浪……滄浪你不能丟下落星!你要保護落星……嗚嗚……嗚嗚……”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穿著白衣服的醫生叔叔從門口走了進來,他還戴著一個很大很大的白口罩,看起來是陰森又恐怖。落星掙扎得更厲害了,她躲到海滄浪的身后怎么也不肯出來。     

  醫生叔叔摘下了口罩,那張臉……那張臉竟然是……駱上天?!     

  他伸出手將小小的落星從海滄浪的身后抓了出來,像扛沙包一樣扛在了肩頭,不理會落星的抗拒,他大踏步地向門外走去,走向那無邊的黑暗深處。     

  “滄浪……滄浪救我!救我——”     

  落星凄慘的求救聲不斷地向海滄浪襲來,他想去救她,他想將她從駱上天的身邊搶回來,他的腳剛邁出去一步,一股巨大的牽制力量絆住了他。轉過頭,他看見了……柳燕脂!她死死地抱住他的腳,說什么也不準他去救落星,他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落里被駱上天丟入無邊的漩渦,而他自己卻無能為力。那一刻,他真恨不得殺了自己。     

  落星的痛呼聲從遙遠的地方傳了過來,不停地敲打著他的神經,“不……不要……落星!”     

  海滄浪猛地從床上坐了起來——原來是噩夢一場!     

  自從那次安排落星和駱上天來個周末約會之后,他就總是心神不寧,現在更是做了這樣一個噩夢。望著窗外黎明的色彩,海滄浪揉著頻頻疼痛的太陽穴,長吁一聲。幸好這只是一個虛幻的夢啊!若它變成現實,他又該如何?     

  不行!他不能讓這種不祥之夢變成現實,他要找駱上天好好談談,他要在落星受傷害之前就將一切解決完畢。     

  可是,駱上天會給落星帶來什么傷害呢?人家可是他親自挑選出來的落星的如意郎君,而他心頭那隱隱的不安真的是因為駱上天嗎?     

  不管怎么說,還是先和駱上天談談為好。說做就做!下了床,他梳洗換衣,邊吃早餐邊看報紙,就等落星收拾好一切,兩個人一起去醫院了。     

  他左等落星也不出來,右等落星也沒動靜。眼看上班的時間就快到了,她依然沒有從東施公寓那扇大門里走出來。     

  “不知道她又在磨蹭些什么呢?”他翻了一個白眼,按下了對面東施公寓的門鈴。     

  門打了開來,露出的是暖日那張丑丑的臉,她這幾天都在家里忙著做頭骨復原的工作。看見海滄浪,她沒有太多的驚訝,隨口說了一句:“你找誰,‘老母雞’?霽華去公司,落星去醫院,家里就我一人。”     

  “她去醫院了?”海滄浪沒想到每天早上磨磨蹭蹭的落星今天已經去了醫院,“她什么時候走的?”     

  暖日看了看腕上的手表,“她已經走了十幾分鐘了,再過會兒恐怕都到醫院了。”     

  匆忙轉過身,海滄浪急著往醫院趕。她為什么會一個人去醫院,甚至連一個招呼都不打?甩甩頭,他想甩掉那一頭的紛擾。現在不是想這些事的時候,先見到她比較重
小提示:按 回車 [Enter] 鍵 返回書目,按 ←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 鍵 進入下一頁。 贊一下 添加書簽加入書架
手机网络捕鱼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