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摯愛胖妹妹》

下載本書

添加書簽

摯愛胖妹妹- 第14部分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走到小女孩的身邊,他取下了口罩,“小妹妹……小妹妹,能聽見我的聲音嗎?”     

  小女孩緩緩地睜開了眼睛,“我要虎哥哥,我要虎哥哥……”     

  落星貼近小女孩的臉,溫柔地說道:“小妹妹,你能聽見我的聲音嗎?要是能就眨眨眼睛,好不好?”     

  小女孩眨了眨眼睛,嘴里依舊喊著她的“虎哥哥”。     

  根據她的反應,海滄浪做出了進一步的判斷和行動,“把她送入觀察室,有情況隨時叫我。”拉下手術服,他腳一抬離開了急診室。     

  站在過道上,他目送著落星肥胖的身軀守著胖嘟嘟的小女孩的移動床推進了觀察室。從何時起,他只能這樣遠遠地看著她,卻再也無法走近她的心。     

  深深地吸一口氣,他想吸進一些他所熟悉的薰衣草香氣,但愿它能安定他的神經……但愿!     

  ***************   

  幾天之后,那個從高處摔下來的胖嘟嘟的小女孩被送進了普通病房,樊落星趁著午休時間去病房看她。這個時候,病房里還有另一位小男生。     

  將帶來的點心放在她的病床旁邊,落星坐了下來,“小妹妹,你還認識我嗎?”     

  “你是我剛進醫院時候看見的那個圓護士姐姐。”還好意思說人家呢!小女孩的臉、手臂、小腿,以至整個身體都是圓的。     

  落星也不介意小孩子對她的稱呼,看了看她的傷勢,她問起小女孩的名字:“圓護士姐姐叫落星,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姝姝——‘女’字旁一個朱色的‘朱’,虎哥哥說我是紅色的女孩子。”或許因為大家身材相同吧!小女孩對落星有著特殊的親近感。     

  聽見她的名字,落星先是一怔,隨即笑開了。姝姝——一個特殊、對落星而言卻有著特別意義的名字。     

  望著站在旁邊一聲不吭的小男生,落星的好奇心上來了,“你就是姝姝的虎哥哥吧?”     

  小男生點點頭,卻仍是不開口。他耷拉著腦袋,像是做了什么錯事似的立在一邊。     

  察覺出他的不對勁,落星走到他的身邊蹲了下來,“怎么了?怎么一直都不說話?”     

  小男生不開口,妹妹倒是嘰嘰咕咕地說了起來:“虎哥哥,你就不要再難過了。我不怪你,我不跟爸媽說,我也不跟干爸、干媽說。我說是我自己玩耍時,不小心跌下去的,他們不會罵我的。”     

  落星頓時明白了過來,一定是這個虎哥哥不小心讓姝姝從高處摔了下來,才會受了這場傷。姝姝不想讓虎哥哥挨罵,所以就說是自己玩耍時不小心跌下去的。虎哥哥卻很自責,所以一直站在一邊哼也不哼一聲。     

  落星將虎哥哥拉到病床的旁邊,再拉過姝姝沒受傷的那只小胖手,讓兩只小小的手牽在一起。“你們兩個是一起長大的,對不對?”     

  兩個小家伙一齊點點頭。“媽媽說,當我還只會爬的時候,就跟在虎哥哥后面了。”說這話的時候,姝姝臉上不乏得意之色。     

  撫摩著兩個孩子的頭,落星緩緩說道:“那你們一定要好好地在一起,快快樂樂地在一起。虎哥哥要照顧好姝姝,當一個稱職的虎哥哥。姝姝你也不可以只跟在虎哥哥的屁股后面,你要很努力很努力地成為一個好姝蛛,一個名副其實的姝姝。你不可以把什么事都交給你虎哥哥去完成,你要為虎哥哥分擔困難。要記住,有一天,你也可以是你虎哥哥的依靠!”     

  姝姝一張胖乎乎的小臉皺到了一處,“圓護士姐姐,你的話很難懂哦!姝姝聽不懂。”     

  “等你長大了,就會明白的。”落星拍拍她的小臉蛋,將視線轉向一旁的小男生,“姝姝很胖,你希望她胖一點,還是瘦一點?”     

  “瘦一點。”小男生憑直覺回答落星的問題,“她現在這個樣子總有小朋友說她是‘小豬’,所以我希望她瘦一點。”     

  “那你自己呢?你希望她什么樣子?”落星凝神地望著他,她甚至在他的身上看到了海滄浪小時候的影子。     

  “我?”小男生想了想,很快地搖了搖頭,“我怎么樣都可以,只要她能趕快離開醫院,可以跟我一起出去玩就好。”     

  落星拍了拍他的肩膀,“記住你今天的話!只要她能健健康康的,胖與瘦都無所謂。她永遠都是你的‘姝姝’!”     

  兩個孩子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但他們都將落星的話記了下來,終有一天他們會明白當年那個醫院的圓護士姐姐說這些話的潛在含義,只是那個時候他們之間是兄妹,是朋友,還是……情侶呢?     

  這個問題只有時間能給出答案!     

  “好了!咱們來吃點心吧!”落星將點心盒打了開來,夾了一塊送到姝姝的嘴里,“好吃嗎?”     

  “好吃!”嚼著點心,妹妹滿臉都是笑容。這個時候她仍不忘她的虎哥哥,手不能動,她用眼神叫嚷著,“虎哥哥吃!虎哥哥吃!”     

  落星夾了一塊送到小男生嘴邊,“虎哥哥吃吧!”     

  小男生只是咬了一口就推開了,“留給妹妹吧!她喜歡吃這種甜甜的點心。”     

  “她還有呢!你就吃吧!”落星將那塊點心塞進了他的嘴里。     

  久遠的記憶伴著點心的香氣重新回到了她的腦中,小的時候,每次有蛋糕,滄浪總是說他不喜歡吃這種甜甜的東西,全留給她吃。后來她才知道,他在六七歲以前也是很喜歡吃蛋糕的,可自從她開始吃蛋糕,他就變得不喜歡吃這種食品了。     

  他的習慣因她而生,因她而改。她還知道他原本是想當建筑設計師,可為了更好地照顧她,他改投了醫學專業。有時候,她甚至會想,這輩子如果沒有她,滄浪的今天會是什么樣的,會不會比現在更好一點?     

  “圓護士姐姐,你也吃……你也吃啊!”姝姝的熱情勁好像這點心是她親手做的似的。     

  落星小口小口地嚼著點心,滿臉笑容,“好!好!我也吃!”     

  病房里的三個人吃得不亦樂乎,他們絲毫沒有察覺到有一個人一直站在門外靜靜地看著他們。     

  海滄浪對這個胖乎乎的小女孩有種說不出的牽掛,趁著午休時間他來到病房想看看她的恢復情況,正巧看到落星捧著點心盒走了進去,他下意識地躲在了門外沒有進去。     

  從他們的對話中,海滄浪依稀看見了自己和落星小時候的情景,而她對姝姝和虎哥哥說的那段要求的話語他也都聽得一清二楚。     

  她為什么會說出那番話?她告訴姝姝,有一天姝姝也可以成為那個小男生的依靠——她的用意到底何在?     

  回想他們倆之間這二十二年的路程,他幾乎將所有的事都包了下來,保護她、照顧她,就是他的責任。他沒想過要她回報自己什么,他也沒想過要依靠她做些什么。一直以來,滄浪承載著落星,已經成了二十二年來惟一的流向。     

  可在這過程中,他是不是忽略了什么?在不經意間忽略了她的責任感和參與感?也讓她忽略了落星對滄浪的重要性?     

  她不知道嗎?沒有了落入海中的繁星,滄浪也只是一條平凡無奇的滄海流浪。     

  或許……或許邁出了兩只腳之后的下一個動作就是奔跑,不停地奔跑,將那顆想逃出滄浪的落星給追回來——緊緊地追回來!     

  ***************   

  “狗狗,我來給你們送午餐了。”     

  午休時分,依照每天的習慣,樊落星拎著一些狗食蹲在了醫院的狗屋跟前。幾條打著瞳睡的老狗一見她立刻活躍了起來,在它們的眼中,看見她就像看見了肉骨頭。     

  一邊將狗食放進它們的食盒里,落星一邊跟幾只老狗說起話來:“姝姝和她的虎哥哥走了,我有一點寂寞。你們覺不覺得妹妹跟她的虎哥哥有一點像我和滄浪?”     

  提起滄浪,她的神色又黯淡了下來,“這幾天,滄浪都呆呆的,好像在想什么心事,我又不好直接問他,駱醫生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么。我真的有點擔心,你們說會不會出什么事?”     

  幾條狗爭相搶食,哪還顧得上回答她的問題,它們連一個哼哼都沒時間哼給她。     

  落星也沒指望這些老狗能開口說人話,雙手撐著頭,她將胖墩墩的身體蹲在了地上。“你們說我的決定到底是對是錯?如果,我是說如果……如果暖日說的是真話,滄浪他不是把我當成妹妹,那……那我又該怎么辦?”     

  一條老狗從午餐的時間中抽出一丁點,用“外語”回了她一句——怎么辦?涼拌!     

  旁邊立刻有狗問了起來——涼拌?涼拌的肉骨頭好吃嗎?     

  另一只最老的老狗老眼昏花地甩了甩耳朵——不知道!沒吃過。     

  這些對白聽在落星的耳朵里就只能是一番狗吠,撥了撥食盒里的狗食,她仍舊陷在自己的苦思冥想中。     

  “可要真是這樣,燕脂怎么辦?她可是我推給滄浪的,若她知道了這一切,一定會恨死我了,我再沒有臉去見她!”     

  她是越想越煩,越煩越想,手一甩,她干脆站了起來。可能因為她的動作幅度太大,嚇得那些貪吃老狗向后退了好幾步,以為她要揍它們呢!     

  落星不好意思地朝老狗們笑了笑,“不好意思!打擾你們用餐了,我先走了,你們繼續!繼續!”     

  望著那個胖嘟嘟的身影漸漸遠離,老狗們這才回到了“餐盤”邊繼續享用它們的午餐。     

  一只狗踢踢另一只狗的后腿:老哥,這胖妹妹跟那個什么滄浪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被踢到的狗一邊吃著午餐一邊晃著耳朵:人類的事咱哪知道啊?差不多就是那女的喜歡那男的,那男的也喜歡那女的,那女的以為那男的不喜歡那女的,那男的以為那女的不喜歡那男的——我說的,你有沒有聽懂?     

  原先詢問的那條狗四條腿打了兩個踉蹌,暈暈乎乎地趴在地上,提前進入自己的午睡時間。沒辦法,它頭暈嘛!這人類的事啊……就是麻煩!     

  落星一點也不知道身后發生的這些個“狗事”,她依照每天中午的習慣,沿著長長的醫院走廊走回急診科的休息室。現在她不用再擔心要拿一大堆的點心盒、水果籃了。自從那次眾護土將她拉上了天臺進行大討伐之后,就再也沒有護士托她帶這、帶那了,她倒也樂得輕松自在!     

  眼看著夏季就快要來臨了,走廊兩邊花圃里的花草爭相吐艷,美不勝收。這樣美的景映著如此清澈的藍天,連帶著落星的心情都跟著好了起來。這些天的煩心事暫且就將它拋在腦后吧!     

  落星厚實的身體和腳下輕松的步子極不融洽地搭配在一起,粉色的護士服映紅了她粉撲撲的臉。     

  突然,醫院急招醫生、護士的喇叭響了起來,從那里面傳出了海滄浪的聲音和她的名字——     

  “落星,你是我的‘胖妹妹’,你也是我的‘胖姝姝’,我是真的……愛你。”這句話在喇叭里一遍遍地重復著,那聲音就像一道道的咒語,捆住了她的心。     

  一股熱流從心底涌上了她的眼眶,猛地抬起頭,她看見走廊盡頭一個捧著花的男人向她緩緩地走來。即使隔著如此遠的距離,她依然可以辨識出那熟悉的身形是屬于海滄浪的。     

  他一步一步向她走來,她終于看清了他手中的花,那是一盆蝴蟬蘭。出身花農世家的霽華曾經告訴過她,蝴蝶蘭的花語是“我、愛、你”!     

  熱熱的眼眶蒸發出了水分,在淚水模糊中她看見自己的守護神來到了她的身邊。     

  “給我機會,讓我來證明,換個身份、換個方式,我可以給你一輩子的幸福和守護。”伸出手,海滄浪大力地擦去她臉頰上的淚水,他不喜歡看到她哭的樣子,一點也不喜歡。     

  落星抽抽噎噎地止住哭泣,“可是,如果你幾天或幾個月以后就后悔了怎么辦?”     

  海滄浪立刻搖搖頭,否決了她的說法,“我不會后悔的。”這個胖妹妹都在想些什么呢?     

  “可如果你后悔呢?”她的堅持有著他難以想象的韌性,“要不然你說,你和燕脂在一起,你后不后悔?”     

  “我什么時候答應和她在一起了?那都是你和上天弄出來的亂子。”抱著蝴蝶蘭,他直想用花盆砸醒她。     

  “可你當時也沒說不同意啊!
小提示:按 回車 [Enter] 鍵 返回書目,按 ←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 鍵 進入下一頁。 贊一下 添加書簽加入書架
手机网络捕鱼游戏